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魏雨田聽陳國錄說起抗日游擊總隊的遭遇后,差點沒氣出血?!?rarr;お℃..

    抗日游擊總隊如果是與*游擊隊交火,損失慘重也就罷了。

    可他們被日軍消滅,這是典型的偷雞不著蝕把米嘛。

    魏雨田氣憤地說:“要不是你,我肯定還被蒙在鼓里。”

    他只知道,昨天晚上抗日游擊總隊與*游擊隊“激戰”,還準備給宋啟舟請功。

    幸好還沒回去,否則丟臉丟到外婆家了。

    陳國錄安慰著說:“也未必全部壞事,至少,徐國臣不會再懷疑抗日游擊總隊的態度。”

    魏雨田冷冷地說:“近段時間,宋啟舟都不會再回三塘鎮。”

    陳國錄詫異地說:“為什么?”

    魏雨田嗤之以鼻地說:“抗日游擊總隊只剩下五個人了,還回來干什么?丟人現眼嗎?”

    陳國錄說:“五個人也好啊,正好打理小酒館。”

    魏雨田搖了搖頭:“他們暫時在茶沖村休養。以后,主要靠你了。”

    抗日游擊總隊歸根到底,還是一群土匪,他們的戰斗力本就不高,再遇到日軍,沒被全殲已是萬幸。

    昨天晚上,如果盛賢勇不拉著宋啟舟及時逃跑,他們說不定就回不來了。

    陳國錄詫異地說:“靠我?”

    魏雨田點了點頭:“對,你的檔案,我已經交給第8師政訓處主任彭太守。上峰決定,在三塘鎮成立直屬第8師之雙棠別動隊,由你擔任少校隊長,我擔任你的聯絡員。”

    *之別動隊,相當于*之游擊隊。

    老蔣曾經親自給了這兩者的定義:凡由地方政府機關和當地人士集合本地武裝民眾編成隊伍來發動自衛的力量,遂行一種別動任務的,叫做別動隊。凡正式建制部隊,紀律森嚴,運動輕捷,富有攻擊精神,而由正式指揮官統率,奉令擔任游擊戰斗的,叫做游擊隊。但是要知道,游擊戰亦就是正規戰。

    別動隊的主要任務:擾亂敵人后方,破壞敵人交通和兵站、倉庫。

    陳國錄猶豫著說:“雙棠別動隊?我才剛到鎮自衛團,要成軍恐怕還需要一段時間。”

    魏雨田微笑著說:“先把番號拿到手,隊員再慢慢發展嘛。你是少校隊長,每個月實發一百三十五法幣。到手的錢,難道不要?”

    “好吧。”

    魏雨田叮囑道:“另外,彭太守這幾天可能會來一趟,你要作好準備,讓他看到我們成立雙棠別動隊的決心。”

    陳國錄回去后,馬上向張曉儒報告,他現在是鎮自衛團團副,要跟張曉儒,直接去他辦公室就是。

    張曉儒聽了報告后,笑瞇瞇地說:“少校?不錯嘛,*就是有錢。雙棠別動隊每個隊員,都有軍餉嗎?”

    陳國錄沒有細在:“應該是的。”

    張曉儒正色地說:“涉及到錢的問題,一定要問題清楚。雙棠別動隊的規??梢远啻??每名隊員的軍餉如何?他們后勤供應如何解決?如果自行解決,每個月的經費又是多少?”

    陳國錄不以為然地說:“不就是個掩護身份么?有什么好問的?”

    張曉儒嘆了口氣:“我的同志唉,不當家不知道柴米油鹽貴!如果雙棠別動隊每個月,能從*弄筆經費,能省多少錢?同志們每天都能吃頓肉。”

    陳國錄說道:“我馬上去問。”

    張曉儒搖了搖頭:“不急于這一刻,彭太守不是要來么?到時你好好準備一下,讓他知道雙棠別動隊的真正實力。”

    陳國錄問:“連長,你覺得雙棠別動隊報多少人合適?”

    張曉儒問:“鎮自衛團現在有多少人?”

    陳國錄說:“花名冊上是一百六十二人,實際九十五人。”

    多出來的六十七人,不是被吃了空餉,就是只掛名,人不到的。

    張曉儒隨口說:“先報五十五人吧。”

    陳國錄驚訝地說:“先報五十五人?”

    他才到鎮自衛團,雖然有張曉儒的全力支持,但蔣洪泉的勢力也根深蒂固。

    張曉儒嘆了口氣:“你才剛到鎮自衛團,要報九十五人,也得再過一段時間。”

    陳國錄一臉吃驚,他本來只想報十個人,都覺得多了,不敢說出口。

    晚上,張曉儒家里來了兩個神秘客人。

    張曉儒驚詫地說:“宋書計,你怎么來了?”

    宋長路笑吟吟地說:“你現在可是三塘鎮的大員,我來找你更方便。”

    張曉儒命令:“陳國錄,到前面警戒。”

    宋長路到里面的房間后,嚴肅地說:“這次來,主要是代表組織跟你談話。”

    張曉儒說道:“宋書計,成立三塘支部我很支持。我建議,讓李國新同志擔任支部書計,我擔任普通黨員就行。”

    宋長路沉吟著說:“上級決定,不再成立三塘支部。”

    張曉儒詫異地說:“不再成立三塘支部?”

    宋長路說:“上級認為,成立三塘支部不利于今后的工作,也不便于隱蔽。上級決定:成立七零五支部,你擔任支部書計,李國新同志擔任副書計,原淘沙村支部和三塘支部黨員的組織關系,全部轉到七零五支部。之所以用代號,既是為了保密,也是為了方便大家開展工作。”

    張曉儒苦笑著說:“我擔任支部書計,很多組織活動,沒辦法參與啊。”

    宋長路語重心長地說:“七零五支部本就是一個特別單位,日常組織活動,可以讓李國新同志代替。七零五支部將采用你之前的提議,黨員實行單線聯系,相互之間不發生橫向聯系。作為核心,你必須掌握全部情況,才能作出最正確的舉動。”

    張曉儒點了點:“好吧。”

    既然是上級的決定,他自然不能反對,作為一名黨員,必須堅決服從上級命令。

    宋長路突然問:“你上次匯報,近期是不是要去太原訓練?”

    張曉儒說:“是的。我現在是臨時雇員,想要成為正式雇員,必須到省總會事務部訓練處訓練。別人一般要三個月,我估計不會這么久,長則一個月,短則半個月。”

    宋長路問:“去太原時,能不能帶一位同志進城?”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