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夏至的黃昏,老式居民樓里飄著飯香,一個短發女生坐在自家的餐桌前喝湯。【 .】,

    女孩側頭看到自己的弟弟,小男孩拿著小板凳,直接坐在了彩電前,聚精會神地聽著新聞報道,她只瞧見了他圓圓的后腦勺。

    小孩子被電視吸引她可以理解,但身為姐姐的她必須進行“教育”,所以女孩挑眉,夸張說道:“蘭天,如果你再這樣看,小心變成瞎子!快吃飯!”

    “哪有那么夸張!”聽到自己姐姐的話,小男孩年齡也不小,怎么可能會被嚇到,他連頭都沒有轉,象征性地用筷子扒了幾口飯,繼續看……

    有人站在一旁看著,傍晚的微暖的光線反射在姐弟兩人的臉上,他們的面容卻漸漸朦朧起來,她觸碰著那道光,意識也逐漸清醒。

    雙眼睜開,肖嵐側身蜷縮在冰面上,周圍四散著她的異能波動,體內的紊亂能量在沸騰,似乎要把她的意識給吞噬進去。

    半坐起身,視野從模糊變得清晰起來。

    暴風雨已經過去,被大雨洗滌過后一切都變得格外得透凈,幾抹薄紗狀的條云點綴,一片亮橙色的天空,柔和而溫暖的光線撫平了一切的波瀾,平靜來得如此不可思議。

    地面的血腥與殘肢,空中漂浮著的腐臭味,也告訴旁觀者,剛才經歷了一場惡戰。

    以一人之力敵百萬喪尸大軍,成功活了下來,這是前人所未有的經歷。

    “醒了?”沉浸在半輪紅日之中,身后傳來了聲音。

    肖嵐側身便看到了江敏,一身狼狽全是污物,兩人的狀態大概相差無幾,飛濺的污血沾染在衣物上留下一陣惡臭,根本來不及清洗,僅是片刻的平靜就足以讓人沉淪。

    “尸潮過去了,我就過來了。”

    肖嵐點頭,隨即問道:“我昏了多久?”聲音沙啞并帶著疲倦。

    “不清楚,我來了也不久。”江敏說著,話語之中也無法分清楚謊言還是真實,

    短暫沉默過后,她又再次開口:“你的異能……維持不了多久了吧?”眉眼低垂,情緒不明。

    這樣的疑問,肖嵐自然是不會給她答案,只能回避,就像沒有聽懂一般。

    “算了,我把他帶來了,相對于看見我,你應該是比較想見到他吧。”好在江敏早就預料到對方并不會回答,心底暗自嘆了口氣,就此揭過。

    江敏打開了自己的空間裝置,將里面放著的冷藏箱搬了出來,攜帶著這么大一個箱子,步行過程只會增添困難。她在棄車之后,就把蘭天放進了空間裝置里面,空間勉強足夠。

    看到了冷藏箱,肖嵐原本回避的態度也就消失不見了。

    回憶這次的尸潮,面對近前往的喪尸大軍,真正迎面而來的也不過幾百萬,被肖嵐身上獨特的異能氣息所吸引來的中級喪尸多達三個,所幸并未出現高級。

    僅是三個中級加上百萬大軍,她的身體已經受到了巨大的摧殘,更不用提高級喪尸。

    體內紊亂的能量不斷的沖撞,似乎是想要把她吞噬掉、撕裂掉,原本跟本能一般的異能開始反噬,肖嵐知道這是強行融合“核心生物”的后遺癥。

    “戰利品”完好無損,三顆冷凍的頭顱被安穩地鑲嵌在了冰面之下。

    肖嵐解凍了蘭天之后,將第一顆頭顱喂養了進去,蘭天的意識便活躍了起來,可以明顯的感受到屬于喪尸應有的“生機”。

    估計著它的吞噬程度,肖嵐又拿出了冷凍肢體,那是原本屬于蘭天的,被迫分裂出來的四肢。冷凍具有保鮮功能,解凍后的肢體肌膚呈現泡發的狀態,泛白而充滿水分。

    掌控水的能力,奇妙之處就在于冰凍之中可以完好的保存好先前的細胞結構,后期的銜接也變得容易起來,從胳膊到腿部,被四分五裂的人棍就這樣被重新拼湊起來。

    還需要更進一步。

    肖嵐又將第二個頭顱喂養了進去,原本四肢的銜接處開始生長出心的肢體組織,從切口處蔓延開來又封閉起來。皮膚表面變化為完全的蒼白,表皮本就稀疏的毛發快速脫落,柔軟的肌膚化為光滑而逐漸硬化,手指甲也開始變異稱為鋒利的骨爪。

    變成了中級喪尸的蘭天,肢體得到重組,能力得到了極大的增強。恢復了行動力,它第一時間便是揚起爪子向肖嵐的臉龐抓去。

    獸性和原始的*顯然還沒有褪去。

    “小心!”

    出手擋住蘭天那一爪的是江敏。

    在打掉了蘭天的攻擊之后,她又掐住了蘭天的脖子,發出了異能的威懾。讓原本充滿攻擊力的猛獸靜止下來,停滯片刻后又低下了頭顱,臣服在了江敏的威懾之下。

    “可以了。”肖嵐只是看著而沒有制止,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最后一顆頭顱沒有解剖,直接扔到了蘭天面前,活死人的本能足以教會它如何“進食”,江敏帶著獵奇的心態,左瞧又看了蘭天很久。

    “接下來我們要去哪?”

    肖嵐低頭擦干凈了自己的匕首,輕聲說道:“南宿……”

    三個中級殘留的能力,讓蘭天的能力穩穩地落在了中級之上,吞噬進化地過程都被江敏記在了腦子,她也不得不接受肖嵐之前的觀點——活死人和異能者是“同源異體”。

    很難接受這個事實的,除了江敏,還有一部分剛知曉這個結果的人。

    肖嵐從第九避難區之中逃脫,面對實驗室人員手下留情的原因也正在此――關于喪尸與異能者之間的聯系,這個早期就已經開啟的項目研究卻出現了很長一段的停滯期,直到“核心生物”的出現,讓他們收集到的實踐數據曾幾何倍增長,演算結果的出現也只是早晚問題。

    “……以上,由諸多共同的特性走向的演算結果,我們進行了更為嚴謹的實驗。”

    “在此也感謝為研究所獻身的志愿者。”

    “我們得出的最終結果如下:喪尸和異能者之間的發展刺激源頭屬于同一類,是同源而不同狀態體現,至于兩者為何發展如此各異?發展的最終形態如何?都會成為接下來項目的主要集中點……”

    整個秘密的會議室,因為這幾句話出現了死一般的寂靜。

    有人脫下了眼鏡,死掐住自己的鼻梁,最終還是嘆了口氣,接受了事實。也有人靠在椅背,來回翻閱著手中的資料,希望可以找出什么突破點來欺騙自己,最后卻也無濟于事。

    全場中最冷靜的的莫過于“高啟”,他平靜地坐在椅子上,身形挺拔,情緒之中不見任何的震驚,似乎是早有預知。

    不只為何,他突然想起來,肖嵐很早之前無意脫口而出的話,在那句話中蘊含著許多的不明緒……

    “這之間其實沒有什么不同。”

    “和誰?”

    “和它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