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好痛!”

    一裂牙,朱天蓬險些沒有被迫解除周天變化術。『→お℃..

    無他!

    實在是那籠罩著九層寶塔的光輝太詭異了,其中還蘊含著可怕的精神襲擊,如果不是帝眸足夠強大的話,朱天蓬這雙眼睛只怕是要被毀了。

    收起帝眸,朱天蓬強忍著雙眸的脹痛看向九層寶塔之外的區域,內心暗道:“如果真是被關押在其中的話,那事情可就大條了!”

    “這九層寶塔之內必定存在著無數的危機,我都沒有太大的把握成功,甚至進入其中都是一個困難。”

    的確!

    在剛剛的查看之下,雖然受傷了,但朱天蓬卻也不是一無所獲。

    所以他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這其中蘊含著的門道,整個九層寶塔幾乎是渾然一體,想要進入其中幾乎是沒有任何可能性的。

    唯一進入其中的入口就是在塔底的哪一處大門,可想要進入其中不僅僅要通過無數巡邏小隊所在,最關鍵的是在那大門門口的區域,有著一頭看上去和普通犬類沒有區別的三頭犬。

    從這三頭犬的身上,朱天蓬能夠清楚的感覺到一股死亡的威脅,而這種威脅他現在即便是在道尊級強者身上也感覺不到,唯一能夠有的至少都是半步道帝層次的存在。

    也就是說,想要進入其中,可謂困難重重,稍有不慎就會將自己搭進去。

    關鍵是他現在還不能暴露自身,一旦暴露的行跡的話勢必會再度遭遇到王家修士的圍剿,雖然已經干掉了道尊級強者,但他還是忌憚那暗黑結界的存在。

    最關鍵的是,王家之內還有一尊道帝境強者坐鎮,那可是貨真價實的道帝境強者,如果真的將其引來了的話,那可以說這次的行動可以直接宣告失敗了。

    “呼~”

    重重吐了口氣,朱天蓬神色一時間有些變幻不定間,腦海中思索著到底該如何才能夠進入其中。

    可無論他如何的思索,最終得出的結論卻也是都是不可能,除非他能夠悄無聲息的干掉在場所有人包括那頭給他帶來生命危險氣息的三頭犬。

    可這怎么可能?

    如果沒有道帝境強者的存在還好。

    但有道帝境強者的存在,哪怕是他以鴻蒙大陣籠罩這片區域也會被瞬間察覺到,甚至散發出的波動之強大很可能會提前驚喜那道帝境強者抵達。

    “這可如何是好!”

    內心淬罵,朱天蓬悄無聲息的退回到了一處巨大的巖石后方。

    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他必須要找出破綻,不然的話,不可能進入到那九層寶塔之內救人。

    “對了!”

    突然,朱天蓬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有些喜悅道:“我身上不是有妖尊給我的令牌嗎?有此物的存在,那黑暗獸說不定……”

    一念至此,朱天蓬直接就取出了當日妖尊給自己的令牌,打量的看了一眼之后,直接就將其所小掛在了自己的身上。

    做完這一切之后,他也不在遲疑什么,拍打著翅膀徑直朝著九層寶塔所在的區域飛去。

    沒辦法!

    在別無他法的情況下,他現在必須要冒險了。

    如果三頭犬被令牌的氣息左右而不攻擊自己的話,那他就能夠成功的進入其中。

    但如果失敗了的話,那他就只能選擇死磕,第一時間封鎖這座仙島且將其中的全部人斬殺殆盡。

    如此情況下,朱天蓬所化的蚊子緊貼著地面飛馳,速度不急不緩,配合著四周的景色前進,并沒有被那些道王境的巡邏小隊發現。

    很快的,朱天蓬就隨之抵達了九層寶塔塔下的區域。

    看著那大門口趴著的三頭犬,朱天蓬內心凝重的同時,卻也沒有遲疑什么,放開了令牌的氣息之后,徑直貼了過去。

    不出意外!

    隨著朱天蓬的接近,那三頭犬已經隨之察覺到了,只見其身軀從地面上站起身,一雙眸子之內嗜血的氣息彌漫間,一副隨時要動手的架勢。

    “被鎖定了!”

    第一時間,朱天蓬就感覺到了自身被三頭犬鎖定,且那股強烈的危險感覺不斷提醒著他離開此地。

    可朱天蓬很清楚自己現在不能離開,無論成敗都得試試。

    想到這里,朱天蓬也不繼續拍打著翅膀上前,而那三頭犬亦是隨之邁動腳步走了上來,目光死死盯著化身蚊子的朱天蓬,齜牙咧嘴的同時卻出人意料的沒有動手。

    “有戲!”

    感覺到三頭犬沒有動手的意思,朱天蓬內心大喜過望。

    他知道,妖尊給自己的這個令牌起作用了,至少它不會主動襲擊自己,這就是一個機會!

    想到這里,朱天蓬內心大定,當即繼續朝著大門所在的區域飛馳而去。

    不出意外,那三頭犬并沒有對他動手,環繞著朱天蓬來回走動間,卻也沒有絲毫動作,反而是憑借著它體型的掩護,化身蚊子的朱天蓬成功的抵達了大門所在。

    然而,在抵達了大門所在之地后,朱天蓬的臉色又一次的難看起來了。

    無他!

    實在是這大門本身跟九層寶塔也是渾然天成一體而構,甚至連一道縫隙都沒有,根本不給他朱天蓬進入其中的機會和可能性。

    如果僅僅是如此也就罷了,偏偏朱天蓬在大門上看到了一個小孔,那明顯就是鑰匙孔,也就是說想要開啟這個大門的話需要打開鑰匙。

    可一旦用鑰匙開啟的話,動靜勢必會引起在場王家巡邏小隊的注意,那他的存在豈不是暴露了?

    “這還真是難辦啊!”

    內心苦笑一聲,朱天蓬知道自己此刻再度陷入一個艱難抉擇。

    如果僅僅是場內的王家巡邏隊的話,他有把握在第一時間用扭曲現實之力將其全部抹殺,可關鍵是這開啟大門的鑰匙又在哪兒呢?

    叮鈴鈴——

    突然,一道清脆的聲音響徹在朱天蓬的耳畔。

    循聲望去,只見那三頭犬此刻一臉無趣的趴在了地面上,在中間腦袋的脖頸之上,可以清楚的看到一根黑色的繩索之上懸掛著一把小巧玲瓏的青銅鑰匙。

    “這是……”

    瞳孔一縮,朱天蓬眼底露出難以置信之色,他還真沒想到這山窮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鑰匙居然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