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幾天過去,好消息不斷,布布通往外界的密道也挖通了。『→お℃..若宇文軒檠能跟著布布上去的話,必定會震驚萬分。這密道的出口,竟然正是不久前他停留過好長時間的鬼之丘附近!

    又是一周過去,大本營總算是搭建完成,跟之前的模樣不差分毫。算是給這里增添了幾分色彩,難得的綠色大樹拔地而起,有了植被,空氣仿佛也清新了許多。

    讓布布十分驚奇的是,這些樹木生長起來之后,這個空間內的生機瞬間就被帶動起來了,本來戈壁灘的地貌讓他挺擔心的,怕自己的能力會受到影響,植物很難適應、生存。不過現在看來,的確是受到了影響,不過卻是正面的積極影響。

    他暗自決定,要將這里打造成世外桃源!

    他的視線忽然聚焦到了農舍的方向,眼前一亮:既然農舍里面有水井,說明這里應該是有地下水源的!憑他的能力,掘出溪流,搭建水車根本不是什么大問題!一幅小橋流水人家的美好圖景在他腦海里很自然地就勾畫了起來。

    布布的偉大工程開始施工了,而另一方面,跟仁心前輩約定的日期也到了,宇文軒檠忐忑地來到了農舍里面。他沒有帶上茉莉,這幾天下來,她也被天天收納進了圣古洛核心成員之一。

    女孩子之間很容易打成一片,現在她已經跟天天一起出發去做任務了。其實這個任務也是宇文軒檠提出的,他希望天天能替他潛入北方地區,找到他們的同伴,就是不久前約定為自己先行探路的夏晴一行人。

    本來他想自己動身前去,在得知夜魔一族封鎖了所有進入北方地區的線路開始,宇文軒檠就一直十分擔心他們的安慰,奈何跟仁心前輩約定的日期在即,他不能抽身。

    不過天天倒是很爽快地主動答應了下來,事實上她也正好要出去一趟,布布搭建出來的密道雖然竣工,但外頭的情況還未探明,存在安全隱患。現在高原局勢又十分緊張,這是大本營唯一的出入口,她需要做好足夠安全的隱蔽工作,還需要制定撤離路線、日常運作線路,地區行進線路等等。

    茉莉跟著她出任務,宇文軒檠還算比較是放心的。

    他邁入了農舍,深呼吸一口,收斂了心神后才敲了敲木門。

    吱呀......

    木門輕輕地往里打開了,里面漆黑一片,看不清概況。

    宇文軒檠歪著頭試圖從門縫能否看出什么東西,突然一股莫名的吸力將他猛地拉扯了進去,旋即木門“嘭”的一聲被關上了。

    宇文軒檠撲倒在地,他撐起了身子,甩甩頭,意識瞬間恢復了清醒。

    四周的環境在此刻就像是開燈了般,全部明亮起來了,他才環視了一圈,便愣住了。

    “怎么?對這里還算熟悉的吧?”

    灰白色的世界,五行菱形構成的平臺,四周滿地插滿了銀色武器。

    這里,不正是劍靈幻境嗎!

    仁心飄身而下,站在了他的對面,似乎是看出了他的驚訝,“其實也并非真正的劍靈幻境,不過是我通過調取了你腦海中的記憶殘片,然后構建出來的虛擬世界罷了。”

    “虛擬世界?”

    “廢話我就不多做解釋了。”仁心沒有為他解答,而是徑直緩步走近,一邊道:“既然你已經成就了精靈之心,并令其完全覺醒,我想知道,你是否已經找到了「鑰匙」?”

    “鑰匙?什么鑰匙?”前者進入正題的節奏很快,宇文軒檠沒反應得過來。

    “你不知道鑰匙?”仁心微瞇著眼打量著他。

    宇文軒檠被盯得打了個寒顫,“前輩所說的鑰匙到底是何物?還請不要打啞謎......”

    “不,你應該知道的,想起來吧。”仁心突然一指,一點綠芒從他指尖朝著宇文軒檠額頭射出。

    唔!

    宇文軒檠身體被強大的靈力波動掀飛倒地,突然間腦海里一個個曾經經歷過的畫面飛速倒放了起來。

    包括在宇文古堡中的生活也被調了出來,一幕一幕,十分震撼。

    直到畫面來到他找到精靈之心封印之地,播放的速度才緩了緩。很快,便有一句話重新回蕩在了他的腦海中:安古洛斯唯一精靈乃是「那座大門的鑰匙」。畫面再次快速閃爍,來到了狼先知那里:安古洛斯唯一的精靈,可不只是字面上的意思。

    安古洛斯唯一的精靈他知道,這是靈風說過的話。他說過,他是這個世界里,唯一的精靈了。

    當初宇文軒檠還以為,這個世界的精靈已經滅絕,僅剩他一個,然后隨著故事的展開,靈風的身世,似乎并沒有那么簡單,被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意識回歸本體,宇文軒檠重新睜開眼坐起來。

    “看來你好像想起什么了。”

    宇文軒檠點點頭。

    “可有答案了?”

    宇文軒檠再次點點頭。

    “可是前輩,您知道「那座大門」在什么地方嗎?”

    仁心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才道:“時機到了,大門自然就會出現在你面前。”

    宇文軒檠不喜歡這種模棱兩可,甚至是莫須有的話,但他還是點了點頭。

    “那接下來你打算怎么做。”

    宇文軒檠抬起頭,目光中閃爍著堅毅:“把鑰匙奪回來!”

    “就憑你?”仁心不屑。

    宇文軒檠抿著嘴,不再說話,只是死死地盯著他。

    仁心輕嘆一聲,“你連自己所擁有的強大力量都控制不了,甚至連發揮出它們最大的用處都做不到,竟還能如此大言不慚。”

    “那前輩,我應該怎么做?”

    仁心余光掃了他一眼,轉身走了兩步,“修羅,不是你的力量所能掌握的存在。你不行,不代表原火離不行。你大可通過原火離的氣息,來控制修羅。”

    沒等宇文軒檠繼續追問,仁心突然轉身,碧玉扇不知何時被他馭在手中,扇子合著,卻是綠光盛放,他舉扇對著宇文軒檠一指,“就像這樣。”

    突然宇文軒檠的身體被灼熱的紅光籠罩著,火焰躁動,竟然讓他本人都感覺煩躁起來。

    火光聚焦于身前,離火彎刀出現。

    離火彎刀出現才沒到半秒,突然“轟”的一聲炸開了!

    火光化作點點星芒匯聚在宇文軒檠后背,他只覺骨頭似乎正被人用蠻力掰開般,十分痛苦,“啊啊啊!”

    他慘叫一聲,突然四周空氣變得燥熱起來,一圈火線悄然點燃,圍繞著宇文軒檠為中心,形成了一個煉獄的領域,而他的背后終于火光盛放,一雙烈焰構成的惡魔翅膀揮舞,帶著他的身軀到了半空中。

    宇文軒檠急喘著氣,滿身是汗,他的上衣已經被火焰燃成了灰燼。

    仁心滿意地看了他一點,點點頭,旋即一股青風旋起,竟是瞬間驅散了整個煉獄領域,宇文軒檠背后的翅膀也隨之消失,“啊啊啊!”從半空中摔了下來。

    他從地上爬起,雖然剛才的過程很痛苦,眼中卻是興奮:仁心前輩竟然能控制他體內的力量?雖然不知道他剛才做了什么,只是半分鐘不到,耗掉了自身幾乎一半的靈力,但那股力量無疑是十分強大的!還有那雙火焰翅膀,甚至能賦予自己的身體新的能力,御空飛行,前輩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這是原火離留給你,屬于你本身就擁有的強大力量,只不過你還不懂得運用。我剛才只不過稍稍激發了一下你的潛力,如果你用心感受的話,應該能察覺到什么。”

    宇文軒檠猛地點頭,“跟使用地魔七重石盾的時候,感覺差不多!”

    “不錯。繼武器覺醒之后,下一步你應該修**,便是武器的聚靈。”

    “聚靈?”

    仁心輕輕扇動扇子,一股柔風開始滋潤著宇文軒檠的身體,恢復著他消耗掉的靈力。

    “一些實力強大的傀儡師,其真正的恐怖之處,是從武器啟靈開始的。啟靈之后,武器會獲得靈智發生質的變化,寄宿在武器內的精靈之力被喚醒,繼而可以進行覺醒的訓練。武器覺醒,是通過喚醒精靈的靈魂之力,令武器進入擬獸型態;而聚靈,則是激發武器的更深層次力量,使其化作元素之力滋潤主人本身,你可以理解為附體型態。你有使用地魔七重石盾的經驗,對聚靈的運用技巧應該不會遜色,只需要稍加聯系,很快便能學會。”

    宇文軒檠感覺自己有點理解了,他出現了一個疑問,繼續追問道:“那聚靈往后,還有其他的武器型態變換嗎?”

    仁心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點點頭“有。聚靈之后,可以修習魂器,魂器是在聚靈的基礎上使用的,可以喚出精靈的靈魂武器。地魔七重石盾就是魂器階段的型態。有些天賦異稟的傀儡師在修煉聚靈的時候,便能把魂器召喚出來,看天賦吧,每個人都不太一樣。而繼魂器之后,便是解靈。解靈,其實很危險,你的修羅型態,跟解靈的狀態很相似。解靈可以使主人擬獸化,簡單理解的話就是將人類變作精靈獸,化身成精靈獸型態,并擁有一系列精靈獸才具備的天賦技能。解靈往后,便是最高的層次,封魔。封魔并非型態上的變化,可以說是一種攻擊手段,需要獻祭出自己的武器,獲得短暫飆升的超強戰力。封魔過后的武器,會陷入一定時期的崩壞狀態無法使用。崩壞狀態持續多久沒人知道,有可能是幾個月,幾年,甚至是終生。”

    最壞的結果是終生崩壞,那攻擊力肯定很強的吧,“封魔很強嗎?”

    仁心像是被逗笑般,哈哈笑了兩聲,才正色道:“當然,很強。當年夜魔一族進軍帝安高原,想要一舉殲滅尖耳族,盜取他們的奧秘。卻被尖耳族打了個措手不及,本來全面性的力量壓倒,眼看著夜魔一族就要全軍覆沒了,卻被夜魔一族的二把手怪面騎士祭出了他的武器,封魔之力附體后,僅僅是用了一擊,徹底便將局勢扭轉,并且順利讓夜魔一族的殘余逃離了高原,尖耳族滅亡。”

    宇文軒檠回想起沒落的尖耳族,四處逃亡的身影歷歷在目,他可以親身經歷了超長隧道,以及鬼之丘的人,尖耳族后來的悲慘遭遇,恐怕這世上除了幸存的那批夜魔一族,沒幾個人比他更加清楚了。

    滅一族之力,想不到封魔之力,竟然有如此威能,宇文軒檠心動了。

    “想學?”仁心挑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