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是夜,山村中就顯得格外的寧靜。 ̄︶︺sんцつ

    在一座峽谷中,峽谷中有一塊遼闊草地。

    此刻,在草地上,借助著天上的月光,只隱約見得有兩個身影在相互對立的站著。

    “師尊!”李今頓時對著前面那一個黑衣人恭敬。

    在他面前,這個黑衣人正是他的師尊。

    “不錯,經歷了這一戰,你體內的力量也變得渾厚了一分。加上我教你的那套拳法,在二段修為中,也可以算得上是中上水平了。”黑衣人微微點了下頭,那黑色布下發出了一個渾厚的聲音。

    “師尊可否告訴我這套拳法叫什么名字?”李今終于忍不住開口問道。

    這是他學習的第一套拳法,而且他覺得這套拳法的若能夠完全學會的話,那定然會使他的實力更上一個層次。只是因為上次太匆忙沒來得及問,而他師傅也沒有告訴他。

    “這套拳法……”

    黑衣人喃喃說著,眼中閃過一道微不可查的精芒,然而還沒等他說完。一股詭異的風便忽然吹了過來,整個草叢都不由微微彎下了腰。

    黑衣人猛地一轉身,而看到黑衣人這樣的舉動,在前方的李今也猛地一驚,順著黑衣人目光看了去。

    “碎石拳。沒想到在這里竟然會遇到元城三大派中之人,說吧,你是誰?”

    人還未至,但那道渾厚的聲音卻已經傳到了黑衣人與李今的耳中。

    李今臉色一變,似乎被嚇到了。而他對面的那個黑衣人眼中去閃爍著一道道懾人的精茫。

    就在兩人的目光中,只見遠處有一個人影緩緩邁步而來,雖看似緩慢實則自在眨眼間的時間。

    下一刻,當他看到來人的真容面貌之時,李今卻不由大吃一驚,眼中充滿了震驚與難以置信。

    “父親?!”李今瞪大了眼睛,看著在自己身旁這一個身穿布衣的中年男子喃喃說道。

    原來這個布衣中年男子不是別人,正是李天!

    李今眼中閃過一道道精茫,驚駭又有些難以置信,因為此刻李天給他的感覺比他對面這個師傅還要恐怖。而且從剛才李天從遠處一瞬間便來到兩人身旁的速度來看,李天實則是一個深藏不露的絕世高手!

    “真的是自己的那個父親嗎?”李今心中暗暗道。

    “今兒,你不是一直想要尋找殺害你母親的兇手嗎?”李天看著李今忽然說道。

    李今一愣,而后當即點了下頭,一聽到自己的母親被害,他的眼中便也閃過一道濃烈的殺氣。他之所以這么拼命的修煉,為的就是有朝一日他有能力找出殺害自己母親的兇手,為母親報仇!

    “殺你母親的兇手就在你面前!”李天說著,一雙閃爍著殺氣的雙眼直直盯著對面那一個黑衣人。

    “什么!”

    李今聞之,臉色猛地一變,不由驚呼一聲,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之色。

    “怎么,敢做不敢當?還要我一一說出來么!”這時,李天并沒有看李今,目光一直盯著對面那一個黑衣人。

    “不,這怎么可能!”李今這時卻有些難以置信,不斷的搖頭,眼中閃爍著一道道復雜的光芒。

    “嘿嘿,果然沒錯,你就是古云!”黑衣人發出一道陰冷的笑聲,答非所問的說了句,一雙目光也直直的看著李天。

    “什么古云,我是李天。”李天眼中閃過一絲微不可查的光茫,卻很平靜堅定的說道。

    這時,李今終于微微緩過了神,但對于兩人的對話卻一絲也聽不懂。唯一能聽懂的是,兩人似乎有什么秘密在隱瞞著自己,而且這個秘密絕不一般。

    “還不承認嗎!剛才你你已經將你的實力暴露了出來,沒達到五段修為,你能夠運氣而來?”黑衣人繼而又道,語氣中充滿了肯定。

    “不管你說什么,你就是殺害我妻子的兇手,今日,你逃不掉了。”已經忽然說道,一股氣息瞬間從他體內釋放了出來,四周的草叢以及旁邊的李會都感覺被一股強風將他往外推。

    李今眼中正在不斷發生著變化,但更多的是驚駭。此刻由不得他不承認,自己的父親竟真的是一個隱世的高手!而對面那黑衣人口中的古云想必也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但對于這個名字,他可從來沒有聽過,或許只是因為他沒有出去過罷!

    “師,師傅,我父親說的可是真的?你,你真的是殺害我母親的兇手?!”

    李今頓時對著對面那個黑衣人,大喝一聲,眼中都布了一道道血絲。

    聽到李今的喝問,對面那個黑衣人眼中閃過一道微不可察的殺意。頓了下,竟想都不想的直接道了句,“不錯。誰叫她不給我找出混元一氣訣的秘笈,無奈之下,我就只好自己親自動手了。”

    “你……”

    噗!李今說著,突然怒火攻心,忍不住的便噴出了一口鮮血。臉色剎那間變得慘白無比,但是他還是堅強的讓自己絕不能倒下,暈闕過去。

    他怎么也想不到,教了自己這么多年的師傅,竟然就是他做夢都想要殺的仇人!

    “你,該死!”李天凝聲說道,臉色已經陰沉到了極點。

    隨后只見他一步邁出,對面那個黑衣人微微一驚,他沒想到李天竟然這么快就對他出手了。

    “哼,其實你知道我并不是真正的兇手。殺死你妻子的也不是別人,正是你自己!”

    感受到李天那強大氣息撲面而來,黑衣人頓時大喝一聲,語氣中沒有一絲恐懼,反了帶有著一絲戲謔之意。

    轟!

    說話間,黑衣人也爆發出了自己的氣勢,那一襲黑衣竟如風吹一般“啪啪!”飛揚了起來。

    面對著向自己撲來的李天,就是伸手一拳,空氣中都響起了一陣啪啪之聲。

    面對著黑衣人這一拳,李天臉色平靜,只是剛才那句話卻讓他身心猛的一顫,就感覺什么被觸動一般。

    “你以為就只有你達到五段,我……”

    黑衣人說著,可還沒等他說完,只見一道耀眼的白光一閃,照得他眼睛不由瞇了下。

    只聽見“噗!”地一聲悶響,黑衣人頓時瞪大了眼睛,眼中充滿了難以置信還有驚恐。

    黑夜中一道血光濺過,伴隨著還有一條手臂也拋擲了空中。

    “怎么可能,你……”

    還沒等黑衣人說完,只見得李天已并指抵在了黑衣人的額頭處。“我本忘記了一切,是你們步步緊逼,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殺了我最愛的妻子??v使你是受人所雇。”

    噗!黑衣人值到死都沒有閉上眼睛,帶著驚恐死去。

    而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間。

    在一旁的李今早已經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巴。

    且不說事情的發展已然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這對于他來說就是想都不能想的事。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他根本都沒有反應過來。

    剛才他只覺得一陣狂風大作,而后便見李天已并指定在了黑衣人的額頭處。一道耀眼的白光閃過,瞬間便貫穿了黑衣人的頭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