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么他又該怎么辦呢?”

    蘇默掃了一下四周,他前面依然是一睹墻壁,墻壁的墻角還長有不知名的野草和五顏六色的菌菇,周圍手機照不到的地方也依然是一片漆暗,似乎依稀間還可以聽到幾縷微不可聞的風聲。

    “嗯,風聲?”蘇默突然靈光一閃,好像抓住了什么。

    “既然視覺被欺騙了,那聽覺呢?有風聲,就代表有與外面通風的口,不然又怎么會在室內聽到風聲呢!”

    蘇默突然激動起來,他感覺自己差不多找到出去的方法了,現在就要試試到底對不對。

    這次他干脆不用眼睛,背著身體倒過去走,然后仔細聽著那縷縷微不可察的風聲,朝著聲音的方向慢慢倒步。

    他不知道事情是不是真的如他料,也不知身后是否有危險。懷著緊張忐忑還有對未知黑暗的不安。

    漸漸地走了差不多一兩分鐘,耳邊的風聲越來越清晰,甚至還能感受風吹在他身上的感覺。

    咔嚓!

    蘇默猛地停下來,他感覺自己好像是踩到什么。

    “嗯!”

    轉過身,蘇默疑惑的望過去,瞳孔猛地收縮。

    “這....這是骨頭?”

    只見他踩到的東西是一節白色的枯骨,在手機的照射下說不出的森然,而最讓他驚駭的是,這些枯骨并不僅僅只是一節,同樣他還能看到很多這樣的枯骨凌亂的散布在附近,有肋骨、腿骨、臂骨甚至還有骷髏頭。

    如果沒有料錯,這是骨頭全都是人骨無疑,他此刻踩中的正是一節人的肋骨。

    “這地方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有這么多的尸骨?”蘇牧心中止不住的駭然。作為和平年代的人,他哪里會見過這些東西,更不用說去碰了。

    白森森的枯骨,空洞的骷髏頭,讓蘇默聞到一股不詳的氣息。

    咔嚓!

    咔...........!

    “什么聲音?”

    黑暗平靜的空間里,很是突兀地響起幾聲異動。

    蘇默手機循著異響照了過去,不照不知道,一照差點嚇得他魂飛魄散。

    只見原本平靜躺在地面的骨頭居然動了,那些枯骨仿佛受到某種力量的牽引飛快的組合起來,成了一幅幅完整地骨架子,看上去不下于十多具。

    咔咔!

    骷髏邁動身體,緩慢的活動起來。

    “法克!這是什么鬼,拍電影嗎?”蘇默完全失態了,眼前發生的一切明顯超出他的常識。

    那些骷髏可不管蘇默有沒有失態,隨著走動它們原本生硬的動作越來越流暢,紛紛朝著蘇默撲過來。

    “逃,必須逃,不然我會被它們殺死的。”

    眼見骷髏兵撲來,蘇默雖然驚慌,但還沒完全失去分寸?,F在他知道如果哪里還有逃命的生機,那無疑是通風口的方向,只要沖過骷髏兵的包圍,他就有活命的機會。

    一具骷髏很快撲到他身前,舉起骨手朝他抓去,呼呼氣體流動的聲音,讓蘇默臉色大變。

    盡管蘇默選擇避開這些骷髏,但還是不得不去面對朝他撲過來的骷髏兵。

    他急忙側過身避開骷髏兵的揮抓,然后矮身一滾不欲與其糾纏就越過向著前沖去。但也讓他耽誤了不少時間,其他的骷髏兵也相繼接近他的身旁,紛紛朝他抓來。

    “特么的,老子和你們拼了!”

    蘇默眼見避不過,情急之下也顧不了那么多,雙手護住自己的臉就朝著那幾具撲來的骷髏兵兇猛的相撞在一起。

    噗!

    血肉和骨頭撞擊的沉悶聲響起,令蘇默沒想到,原本很恐怖的骷髏兵居然被他輕易的撞開,有些還被他撞散撒落一地。

    蘇默愣了一下,有點不敢相信,他之前可是覺得那些怪物很可怕的,沒想到這么容易給撞散了?

    隨即升起一絲明悟,這些骷髏兵并沒有他想象的那么恐怖,只要他小心應對不要被抓傷,其實也沒那么可怕嘛。

    “要不干脆滅這般怪物,看看到底是什么回事?”蘇默剛升起這股念頭,便被他看見的一幕給澆滅。

    只見剛才被他撞散的骷髏兵,不一會兒便自動飛起來重新拼合成為一具完整的骷髏,隨即接著撲向蘇默。

    “靠,這些怪物是不死之身嗎?”蘇默咒罵一句撒腿就跑。

    這次,蘇默已經沒有之前那么害怕了,見到擋住他路的骷髏,他避開骷髏兵的撕抓,便猛地撞過去當場把其撞散。

    就這樣,蘇默連續撞散幾具骷髏兵后,他身前已經沒有阻礙,奔跑的速度就更快了。身后的骷髏兵雖然殺不死,但速度卻沒有蘇默靈活,沒多久就被蘇默遠遠給拋在身后。

    呼呼!

    蘇默氣喘吁吁,身后雖然已經不見骷髏兵的蹤跡,但他依然沒有停下來。他又跑一會兒,感覺身體實在扛不住才停下來。

    呼呼!

    此時他也已經看到風吹進來的地方,那是一道裂縫口,不是之前他進來那一道裂縫。但蘇默已經很高興了,不管是不是之前那個,只要出去他就算逃脫了。

    “特么的賊老天,把老子送來這鬼地方,也不給點提示,差點害死老子,你知不知道?”蘇默沿著裂縫出去后突然指著天就是一陣咒罵。

    剛才遇到種種怪事讓他壓抑在心底恐懼一下子爆發。對于一名二十三歲剛畢業的大學生,他能不恐懼嗎?能不怕死嗎?

    罵罵咧咧,直到罵得口干舌燥,蘇默才放棄這種無聊的宣泄。就算再怎么罵老天也不會回應他,更加不會送他回去。

    他沮喪的望一下四周,此刻的天色已經徹底暗了下來,烏云遮住半邊月色,籠罩在小鎮破敗的建筑物上,更顯陰森。

    蘇默現在是不敢再進去那些建筑物里面,誰知道又會發生什么怪事?剛才的事他還心有余悸呢。

    “這小鎮太詭異了,不能待了,必須離開。”蘇默暗道,決定離開這座小鎮。

    他歇了一會,便選了往鎮外方向走去。

    這座鎮,雖然他叫小鎮,但一點也不少。他走了一天連鎮的邊緣都沒有摸到,可見這鎮以前說不定是一座大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