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蘇默一直在想。

    地球華夏是不可能有這么大的荒廢縣鎮,而且這座鎮被人遺棄的時間起碼有數十年之久,不然也不會這么荒涼,植被叢生。

    唯一可以解釋就是他可能已經不在地球上,或者說他穿越了。

    穿越?

    蘇默苦笑,這種爛大街的小說劇情居然發生在他身上,委實匪夷所思。

    當然,這也是他猜測,至于是不是真的,他相信以后總會知道。

    隨著往外走,小鎮的建筑物也漸漸低矮,稀疏了不少。但植被卻異常茂密,覆蓋在道路上讓他行走起來顯得非常的困難,所以走得并沒有多快。

    蘇默停下來檫了一下額頭,不時警惕周圍的動靜,經歷過之前的事,他多了幾分危機感和警惕之心。

    “嗯,這是.......”

    這時蘇默突然愣住了,有些不敢相信,在他視線前方他居然透過植被看到一縷光芒,那光芒暈黃,猶如夜間的螢火蟲,就離他不遠。

    “是燈光!”

    蘇默確信那不是螢火蟲,那是一道燈光。

    “太好了,那里有人。”蘇默激動道。燈光是人類文明的特征,除了人他想不出還會有誰。

    走了一天,他本就不指望能找到人跡,現在卻真實的出現他眼前。

    疲憊的身體一時間仿佛重新注入了力量,他迫不及待的撥開攔住他視線的植被趕過去。走了兩三里就看見了一座農莊,農莊被植被包圍著,燈光就是從里面傳出來的。

    “請問,有人在嗎?”

    蘇默走到農莊的門前,敲了敲門。

    “請問,有人在嗎?”

    ............

    “奇怪了,難道里面沒人。”蘇默見敲了這么久都沒有人應,疑惑。

    “請......”

    咯吱!

    蘇默還想再次敲門時,農莊的木門突然一下打開,露出一張千溝萬壑的臉孔出來。

    淬不及防蘇默當場被嚇得后退幾步,直到看清楚是一位老人后才恢復內心的鎮定。

    “這位老人家,我叫蘇默,迷了路,請問可以在你這里休息嗎?”見老人一直盯著他沒有說話,蘇默只好先介紹自己以及想在這里歇腳的意思。

    這老人看起來年紀很大了,歲月在她臉上留下無數道刮痕,千溝萬壑,看起來有點嚇人,蘇默剛才也差點被嚇的不輕。

    老人并沒有回答蘇默的話只是盯著蘇默,直到把蘇默看得發毛才點了點頭,請蘇默進來。

    “謝謝,老人家!”

    蘇默道了聲謝后,跟著老人進去里面。

    屋里的空間不大,正中央有一張四方木桌,幾個瘸了腳的椅子,左邊靠墻的地方是床位和衣柜,右邊則是灶頭煮飯的地方,還有一些農具擺放在墻邊角落。

    咕嚕!

    蘇默的肚子卻在此時響了。

    他尷尬望了一下老人,不好意思道。

    “老人家,不知...你這里還有沒有吃的,我走了一天,一直沒有吃東西,所以.......。”怪不好意思的,剛進人家家里就問人要吃的,饒是蘇默有幾分厚臉皮,也覺得過意不去。

    老人抬頭卻對蘇默點點頭,微微看了他一眼,隨后走去灶頭哪里。

    “謝謝!”蘇默感激萬分,一時間突然有種想哭的感覺。

    一個人莫名其妙的被丟在荒無人跡的小鎮,面對未知,饑餓以及種種詭異的事情,沒有崩潰算他意志夠堅定了。

    此刻來到這里,遇到好心收容他的老奶奶,而且還給吃的,他就仿佛看到自己父母,在電話里噓寒問暖。

    很快,老人便端了一個白瓷碗放在四方桌面上,示意蘇默去吃。

    蘇默再次對老人感激后,便迫不及待的坐在有點瘸腳的椅子上,正準備抓起筷子就吃時,臉色突然僵住了,冷汗一點點他從額頭冒出。

    只見那白瓷碗裝的東西不是白米飯,不是面條,更加不是肉菜,而是一條條活生生的蛆蟲,密密麻麻地在碗里蠕動糾纏。

    蘇默艱難的轉過頭,望著老人卻渾身冰冷。

    老人此刻已經是面目全非,完全不是一個正常人類該有的模樣,滿是皺紋的臉取而代之的是一張腐爛上面長有蛆蟲的臉孔,蛆蟲在腐爛的肉里蠕動,綠色的汁液就像膿瘡在嘴里不斷的滴落。

    嘔!

    蘇默只覺得肚子里一陣反胃,不用說了,那碗里的蛆蟲說不定就是從它扣下來身上的。

    那老人站在一旁,裂開膿液的嘴示意蘇默去吃。

    但蘇默又這么去吃這么惡心東西。

    “草!”

    蘇默苦比的爆了句粗,猛地抓起白瓷碗朝腐尸砸過去轉身就跑。

    腐尸見蘇默居然不領情,反而把它精心準備的食物給砸了,臉上突然猙獰起來,就朝著他撲了過去。

    蘇默駭然,身體往右側身一讓險險避開腐尸那雙腐爛卻又尖銳的指甲。

    砰!

    而他所坐的位置,桌子就沒有這么好遠氣了,當場被抓碎一角。

    那腐尸見沒有抓到蘇默,顯得非常的憤怒,尖叫的再次朝蘇默攻來。

    蘇默驚魂未定,見腐尸再沖過來時,趕緊抓起身邊最近的東西椅子,就劈頭蓋臉的朝它狂砸過去,希望借此能拖延一點時間,好讓他能跑到木門位置打開逃出生天。

    可腐尸會如蘇默所愿嗎?

    只見椅子雖是砸在腐尸頭上,但卻對腐尸一點事都沒有,反而激起它的狂性。

    只見它尖叫掀飛攔在它面前的桌子,兩三步就對著逃到大門前的蘇默后背拍了過去,把其拍砸在墻面上。

    撲通!

    蘇默身體狠狠地撞在墻上隨即滾落地面,整個人摔得頭昏目眩,五臟六腑劇痛無比。

    “特么的,大意了!”

    蘇默也沒想到這腐尸這么恐怖,幾乎把他拍得差點吐血。

    呀!

    眼見腐尸尖叫的再次朝他撲來,顧不上身體的疼痛,他奮力扭身滾過一邊避過它的攻擊,然后掙扎的站了起來,匆忙抓起墻邊一根木棍轉過身狠狠揮過去。

    空氣阻礙摩擦的氣流聲,顯示這一棍蘇默是用盡了全力。

    砰!

    腐尸的臉頰瞬間被擊中,腐肉四處濺飛,但棍的一節也應聲而斷。

    蘇默忍住虎口的震痛,頭也不回飛快的跑去大門打開門栓就逃出去。

    腐尸狂怒,把半掩著門板拍飛,就追著蘇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