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

    啊!

    伴隨著極強烈的生存眷念,蘇默幾乎是下意識駭叫了一聲,然后猛地睜開了雙眼,瞳孔瞪得滾圓。

    呼呼!

    因恐懼額頭上汗珠不斷的冒出,坐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只差一點,就只差一點,腐尸那沾滿膿液的猙獰之口就咬斷他的脖子,多虧那道聲音。

    嗯,聲音?

    對了,他記得奪門而出逃出農莊后,就慌不擇路的逃跑,腐尸在后面追他,雖然很多次都避開腐尸的追殺,但逃到差不多天亮時,也精疲力盡,最終逃到某片樹林后被腐尸追上撲倒在地,對著他的脖子咬下去。

    他原本幾近絕望了,忍不住的閉上眼睛等死。卻在那時候腦海突然響起一道冰冷冷地聲音。

    好像是“什么時間結束,新人通過詭域體驗,返回。”。然后一睜開眼,自己就從噩夢中蘇醒了。

    蘇默回過神,望著周圍的環境,有點不敢相信。自己回到現實,他大學的宿舍。

    沒錯,這里確實是他大學的宿舍,四個床位上床下桌,他此刻正坐在床上,下面正中間拼著幾張桌子,還可以看見昨晚留下的垃圾,空啤酒瓶、撕開的食品包裝袋、花生殼......

    他又看了一下其他床位,幾個舍友依然在呼嚕的睡個天荒地暗,他那一聲蘇醒的大吼都沒有吵醒他們。

    這是怎么回事?

    摸了一把冷汗,蘇默掀開被子下了床。走出陽臺打開水龍頭洗了一把冷水臉,讓自己情緒冷靜下來。

    “134138號試煉者,恭喜你通過詭域初體驗,有什么疑問可以咨詢我。”一道聲音很是詭異的響起。

    “誰?”蘇默悚然一驚,朝四處望去,卻沒人。

    “不用驚慌,你已經離開詭域暫時沒有危險。我現在是在你意識里和你說活,只要心里默念著就可以直接跟我對話。”

    “我意識里?你到底是什么人?”蘇默經過一番驚慌后鎮定下來,沉聲道。

    “你可以叫我指引者。”

    “指引者?什么鬼玩意。還有啊,我之前經歷的那些詭異的事情也是你安排的?”

    “先不要急,你還記得前天晚上在街道遇上的那個人?”

    “前天.....遇到的那個人?等等,你是說我前天在江濱路遇到的那個問我討要錢的乞丐。”

    “沒錯,它曾經是輪回系統選定的試煉者,當然現在已經死了。”

    “那這些和我有什么關系?”蘇默依然不理解。

    “試煉者,要不斷接受輪回系統頒布的試煉任務,在詭域世界里面完成任務并且活下去,反之,沒有完成試煉任務或者生存點不夠者則被系統徹底抹除。”

    “而你前天遇到那人是經歷過許多次試煉任務活下來的資深試煉者,他積蓄足夠的生存點,參加“晉升超脫者”的試煉任務,可惜沒有完成,就在前天他死了,作為被他選定的繼承人,你將取代他編號成為新一任試煉者。”

    “輪回系統規定,參加晉升超脫者試煉任務的試煉者要在試煉之前找一位繼承人,而你就是被他選中的。所以,你明白了嗎?”

    蘇默蒙了,雖然不是很明白那所謂輪回系統是什么,但他卻明白一點,那就是他被那乞丐給坑了。

    那天,因為去實習公司辦理畢業蓋章就回校晚了,走在江濱路上一個乞丐突然攔住了他,伸出一張印有微信二維碼的紙張問他討要錢,知道是騙人他當然沒有理會,但那乞丐卻一直糾纏不讓他走,不給錢不行的樣子,當時他也火了,如果是一般乞丐問路人討要錢,人家沒給也不會繼續糾纏下去,可這乞丐卻一直糾纏他不放,那時他記得好像是推了一把乞丐然后然后.......奇怪了為什么記不起后面那段,他是怎么走回學校的?

    “嘿嘿,你一定不會相信吧?但我作為過來人,還是勸你接受現實,你之前經歷過的那些試煉,只不過是一場體驗,是系統給新人適應的開胃菜罷了,真正試煉任務就不是這種程度。”

    蘇默也沒有繼續糾結那段模糊的記憶,不過聽完聲音的話,又想起之前經歷過的種種怪事,還是忍不住心悸。但那聲音卻說只是體驗,不是真正的試煉?如果是真正的試煉,那該有多恐怖!

    聲音似乎知道蘇默正在消化那股信息,也沒有打擾他。

    “輪回系統是什么,詭域是什么?指引者又是什么?”蘇默沉默許久,連續問出幾個不解的問題。

    “呵呵!”聲音雖然笑,卻給人說不出森然。

    “輪回系統?我們也不知道,你姑且把它當做是規則,又或者是神明。詭域嘛,要知道這世界并沒有普通人看見的那么簡單,地球事實上存在許多大小不一的詭域,里面有什么,存在著什么,沒有人知道。至于指引者,顧名思義就是指引新手盡快了解情況的引路人。”

    “就一個體驗就這么恐怖了,那么試煉者參加試煉任務,又憑什么有能力完成任務?”蘇默大概了解后,問出最關鍵的一點。

    “你很聰明,確實,系統是不會頒布必死的試煉任務。說到這里就要說一下生存點,每當試煉者完成試煉任務,系統都會對試煉者表現進行打分獎勵,生存點就是報酬,它可以說是錢是命也不為過,它可以兌換一切你想要的東西,無論是提高身體的屬性、兌換輔助道具又或者買命。”

    “等等,你所說的提高身體的屬性是指力量嗎?輔助的道具又是指什么.........”

    “力量?你太小瞧輪回系統的能力了,只要你給足夠的生存點,成為神都不是夢。呵呵,輔助道具我就不細細說了,你自己可以查看胸口的詭紋,只要將念頭探進去就行。”

    “詭紋?”蘇默驚道。

    他匆匆扒開衣服,果真看見一道詭異的圖紋不知何時烙在左胸心口上,初看起來很是普通,但看久了就覺得詭紋好像活了過來,只覺得意識一下子被拉了進去。

    “看見中間那塊藍色透明面板了嗎,那里就是兌換菜單,只要有生存點里面的東西隨便你兌換。”

    蘇默此刻出現在一座祭臺上,祭臺周圍則是一片黑暗,但祭臺中間卻有一塊懸浮的藍色透明面板,他順著神秘聲音的指引,望向祭臺中心的面板。

    可以看見上面閃耀的數據,上面分四大區域,分別寫著普通類、靈具類、符咒類以及技能類四大類。

    “回歸吧!現在你還沒有資本兌換這些。”

    蘇默粗略看了一下,意識一下子被聲音拉回到現實。

    “以上的你了解的也差不多,接下來就說試煉任務。你既然成為試煉者,輪回系統就會對你頒布試煉任務,短則幾天長則一個月,當你胸口的詭紋刺痛之時,里面的面板會顯示任務的內容,到時你是不是情愿,輪回系統也會在一個小時之后強制將你傳送進詭域.....所以,你明白了?”聲音頓了頓,頗有幾分警告的意味。

    “明白!”

    蘇默也搞不懂自己為什么這么容易淡定就接受神秘聲音的話,也可能是之前經歷的詭域又或者是聲音那詭異的出現方式。雖然不是很想去當那勞什子試煉者,但事實擺在面前他也只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