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

    隨著蘇默越往外走,地勢越來越開闊,逐漸出現了人類活動的蹤跡和村落。他也走得更加的小心了,前不久陸續撞見幾波尸鬼,少的有兩三只,多的話有十幾二十只,要不是他謹慎連忙躲起來還真的被發現。

    嗬...!

    “嗯,有情況。”聽到尸鬼特有吼叫聲,蘇默極為熟練閃身跳進一間草屋里,小心透過窗戶邊角看到村落街邊某個拐角處走出一只尸鬼。

    那尸鬼是名男性,一身古代百姓常穿的灰色麻布衣,上面沾有早就干涸的血跡,長長的頭發散開遮住那雙猩紅地眼睛,雙手有意識沒意識的在前面空氣中虛抓。

    蘇默移動了一下位置,朝著窗口兩邊觀測了幾下,發現附近沒有其他尸鬼,心里發狠便下定某種決心。

    只見他移動到門口邊上握緊水果刀,待那尸鬼從他所在草屋門口走過后,他以極快的速度躥在尸鬼身后,用盡全力對著尸鬼后腦勺狠狠就是一扎,一氣呵成,等尸鬼反應過來,水果刀早就刺穿大腦,隨之“撲通”了一聲倒地。

    呼!

    蘇默掃了一下四周,如釋重負松了口氣。這可是他第一次主動出手,幸好沒有失手,尸鬼反應也來不及,不然也沒這么輕易給他殺死。

    算起來加上之前在樹林殺的那只女尸鬼,他第二個任務也算完成了五分之一。剩下的他剛才就想好了,決定在此處殺夠十只尸鬼。這里的條件不錯,建筑物障礙可以為他提供隱蔽的地方。

    這村落雖小,不過二十戶,但尸鬼數目除去幸存逃出去的百姓,怎么應該也有小半游蕩在這一帶,他完全可以挑一些落單的尸鬼逐一殺死,然后再去石溪城也不遲,不然進去城里只怕沒尸鬼可給他殺。

    拔出尸鬼腦勺的水果刀,蘇默眉頭皺了皺在尸鬼的衣服抹去上面的血跡和腦髓。雖然不會像第一那樣嘔吐,但他還是習慣不了那股腥臊味。

    環顧周圍一圈,他便在街邊選定一間草屋躲進里面,繼續守株待兔等候落單的尸鬼。

    趁此,從口袋掏出一塊巧克力撕開含進嘴里,早上一頓嘔吐走到現在,肚子早就饑腸轆轆,加上全神貫注警備周圍尸鬼,精神也是疲憊不堪。

    巧克力是高熱量食品,可以很快緩解饑餓感,隨著進入肚子身體總算漸漸開始恢復一絲力氣。

    就在此時,街邊傳來幾聲“嗬”聲。蘇默立刻蹲起,側耳附在在窗口墻壁下面靜聽,是尸鬼無疑,但聽腳步聲應該不下三只,顯然不是他能對付的。

    蘇默屏住呼吸,選擇靜靜等待這幫尸鬼走過。不過令他奇怪,已經差不多兩三分鐘了,這幫尸鬼依然沒走,反而聲音越叫越大。

    蘇默不解,緩緩站起弓著身體在窗口偷瞄幾眼,只見他殺死那只尸鬼的地方,有五只尸鬼圍趴在死去尸鬼身上。

    “這是......它們在吃同類。”

    他殺死那只尸鬼身體已經被咬得稀巴爛,暗紅色的血、肉渣子以及腎臟腸子灑滿一地。那五只尸鬼開合咀嚼的怪嘴里可以清晰看見血淋淋夾帶著肉沫的利牙??赡茏o食緣故,彼此嗬叫不甘示弱,跟野獸搶食發出的威脅吼叫沒什么差別。

    這讓蘇默詫異,也對尸鬼有進一步的了解。大概十多分鐘過去,整具尸體已被咬得只剩下連著肉絲的骨架后,五只尸鬼才心滿意足游蕩開。

    蘇默摸了一下額頭,才發覺出了一身冷汗。委實被這些怪物食欲嚇到,一個成人的尸體就這樣吃得只剩骨頭,不敢想象被逮到,恐怕自殺都比這好,這也讓他更加的緊迫進入避難城,野外實在太危險了。

    終于,在五只尸鬼走后不久,一只落單的女性尸鬼晃晃蕩蕩闖進這條街。舔了一下舌頭,早就躲在一邊的蘇默蓄勢待發,等其走過門口之時,瞬間奔出在后面勒住其脖子,狠狠對著后腦一扎,沒有意外一擊斃命。比第一次下手狠決了很多,快狠準尸鬼連反應都沒有就被殺死。

    不過吸取之前的教訓,他沒有回到之前的草屋,而是快速轉移場地。

    這些尸鬼既然連同類都吃,他殺死尸鬼留下的尸體難保不引來更多的尸鬼,再躲在草屋明顯不安全了,為了保險起見轉移是很必要的。

    來到另外一條街道后,躲進居民草屋里依法炮制,有看見落單的尸鬼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干掉,然后就轉移到下一處。如果兩只以上就躲起來,縮在草屋不動聲色等其走開。

    四只...五只.....八只...!

    隨著時間推移,他殺死尸鬼數目逐漸增多,手法也越發的純熟,就算此刻不用偷襲,正面對上他也自信做到自身毫發無傷就可以干掉一只尸鬼。

    尸鬼雖看起來恐怖,但蘇默卻發現這些尸鬼并沒有想象那么難殺,首先尸鬼移動速度就不及他,二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三是尸鬼目前看不出有什么智商,剩下也只有進食的野獸本能。

    蘇默看了一眼腳邊的被他干掉的尸鬼,深吸了一口氣,這已經是第八只了,如無意外再殺兩只就湊夠十只完成任務。

    “繼續吧!再殺兩只就可以啟程去石溪避難城了。”經過幾次的殺戮,蘇默柔和的面孔,也變得有幾分堅毅。

    其實他并討厭這些種戮,確確相反,適應后反而產生一種說不出道不明的快慰感,連蘇默都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變態,居然會對這種東西心里產生快感。

    甩了甩頭,把這些無意義的拋在腦后,繼續干活。接下來跟前幾次一樣,轉移去其他地方狩獵。

    瞄著身子沿著村落草屋的墻邊走,待到巷子轉角的路口,聽有沒有動靜,然后再伸出頭憋了幾眼,見沒有尸鬼就大膽走過去。

    不一會兒就來到這村落一棟特別的建筑前,當然,相對其他草屋,這間屋子在村里確實挺特別的,白色墻壁灰色磚瓦,門前裁有兩棵柳樹,跟其它屋子對比,顯得有幾分鶴立雞群,想是地主鄉紳的房子。

    蘇默便有幾分意動,他還沒見過古代地主的屋子,現在有這個機會,便想進去查看個究竟。

    這白墻磚瓦屋子的大門是一對黑漆厚木板門,當然他此刻見到的是已經破敗塌裂倒在一邊的景象。

    蘇默小心踏進里面來到一個露天周圍都種有植株的石地板空地,對面則可以看見一前堂大廳。

    蘇默原想踏進去時卻頓住。

    “不對勁,這里怎么會這么安靜?”

    他才想起,一路走來在房子的附近都沒有發現一只尸鬼,他原本以為是殺死那些尸鬼的尸體可能把其他尸鬼給引走。

    現在想想卻有點說不過,首先就算有尸鬼給引過去,也不可能是全部,起碼有那么幾只不知道的。再次就是這間房子的大門,有點不像是人為破壞的,反而被某種恐怖的力量撞裂開的,其次就是他心里那一股不安感。

    “走,這里....”

    嘩啦......!

    蘇默還沒說完,只聽見嘩啦一身巨響,前堂大廳奔出一道巨大的身影,墻壁窗欞被撞的粉碎,大地震顫。

    吼...!

    蘇默臉色駭然。

    只見一具身高兩米多的獠牙巨人,以巨象踐地之態朝他奔來。

    “逃!”蘇默腦海只剩一個字,那就是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