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碰!

    光頭大漢從城樓直接躍下,如隕石天降攜帶千斤墜勢重重地砸下地面,把大地踏出一道兩米深的巨坑,炸起無數沙塵?!?rarr;お℃..

    “唔,好久沒活動了,今天便看看手藝有沒有生疏!”光頭大漢活動脖子,望著不遠處眼里的精芒乍現。

    此刻,蘇默險象頻頻還生,雖然身體每每避開尸鬼將的攻擊,但似乎已到極限,反而隨著時間身體的溫度卻越來越熾熱,他感覺自己就在熔爐里焚燒,精神承受著那如巖漿般炙烤。

    “好想就此睡死過去??!”

    “不,不,這時候怎么能睡,我還要....還要活.....!”

    蘇默視線漸漸模糊,動作變得越發遲緩。,剛避開尸鬼將一記拳頭,蘇默還沒反應過來,另一記拳頭隨之快速而來。眼看就要砸中時,一道身影猛地抓起蘇默往后就是一甩。

    “畜生,就叫我王蠻來領教你的厲害!”來人正是光頭大漢,只見他把蘇默甩在身后,便伸出拳頭毫無畏懼迎了上去。

    兩拳相撞,伴隨一陣沉悶地轟鳴,光頭大漢向后撤了幾步,力量明顯不及。

    “哈哈,果然夠勁,再來!”

    雖然被擊退,他甩了甩手卻絲毫不在意,反而哈哈大笑豪邁的再次對著尸鬼將迎上去。

    掄起手里那兩百斤的水火棍照著尸鬼頭頂重重砸下去,軌跡所過之處,空氣炸起一聲極為刺耳的音爆聲,激起狂躁的氣浪。

    碰?。?!

    尸鬼將似乎知道危險,只見它咆哮一聲試圖用手去阻擋。卻是光頭大漢那棍力量極為恐怖,當場把它所站的位置砸得凹陷崩裂。

    嗷!

    尸鬼將兩米多的身高生生被打進土里,痛苦的悲嚎起來。

    “哈哈,我這一記掄大米怎么樣?雖然我力量不及你這畜生,但老子的棍法也不是浪得虛名的!”

    “喝,再吃老子一記”剛說完,光頭大漢得勢不饒,棍勢改砸為掃,空氣再次產生更為劇烈的音爆,氣浪就像肆虐的颶風四處激蕩。

    吼吼?。?!

    瘋狂咆哮的尸鬼將,猛地從土里拔出雙腳。猛地縱身一躍避過那恐怖的一棍直撲光頭大漢而去,臉上扭曲嗜血。

    光頭大漢眼里閃過一絲意外,但他棍勢去勢還未止,想要躲避顯然是不可能了。

    只見他非但沒有慌張,反而越發的用力,棍勢隨著他手一轉生生改變運行的軌跡繞一圈對著跳撲而來的尸鬼將掄掃過去。

    嘭......!

    尸鬼將龐大的身軀猶如蓄勢待發的炮彈激射而出重重飛砸幾米外的地方,當場把所在的幾個倒霉尸鬼撞得骨肉炸裂。

    “哼,想要偷襲我,等你長點腦子再說。”光頭大漢望著尸鬼將面露冷笑。

    他知道自己這一下雖然狠,但是以那畜生銅皮鐵骨的體質想來只是輕傷,等緩過來肯定又是一番糾纏。雖然不怕,但他此行的目的可不是為殺了那畜生。

    他走去蘇默昏迷位置,抓住衣服單手把其提起走向城門,一路撲過來的尸鬼直接揮棍敲過去,紛紛爆頭沒一個能靠近,待到城門前便吼道。

    “開門!”

    城樓上眾人見到光頭大漢的神勇,早就呆若木雞了,聽到大漢渾厚聲音才如夢方醒,反應過來紛紛不可思議的議論起來。

    “這位大人居然擊敗了尸鬼將,這這......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你們就沒有聽說過城主府有那么一群人嘛!”

    “難道你是說.....傳聞中的尸魁!”

    守城上的衛士炸開鍋,有些不敢相信人類會有這么強大力量,有些則想起避難城某個傳聞。傳聞城主府里有那么一群特殊人的存在,他們強大神秘從來不視人,只聽聞這群人有一個跟尸鬼一字之差的名字,名叫尸魁。

    ...............

    城門下,隨著一聲沉重的開門聲。早就在城下候著的張正緊張的把光頭大漢迎進城里。衛兵殺退試圖撲向城門的尸鬼后便再次關上城門。

    “大人,這人您是......?”張正別蘇默一眼,陪著小心問光頭大漢,眼里愈是敬畏。

    “這不用你管了,我自會向城主交代。恩,這次你做的不錯,我會向城主稟報,屆時加食俸是不成問題的。”光頭大漢似乎不想在此再待下去,勉勵張正幾句便提著蘇默往城內走去。

    “隊正,你說這位大人是不是傳聞中的尸魁呢?”跟在張正背后的李泗水見光頭大漢走后,便問道。

    “是啊,能對抗尸鬼將那些怪物,肯定不是普通人。”跟在背后的王大也附和道。

    “可能吧,那人能得大人的相救,恐怕也沒那么簡單。”張正望著光頭大漢消失在街道上的身影才收回目光。

    ..............

    內城。

    一座極為莊嚴恢弘的府邸里,光頭大漢一路暢通無阻走進里面,不知道走了多久,便來到一棟閣樓里。那閣樓占地極廣,大堂是用六根成人粗的圓柱撐天支地,上面還點了不知名的油燈,把周圍都照得通亮,清晰可見地面的秀金獸毛毯。

    “石羅軒,出來吧!我知道你在這里!”

    光頭大漢站在原地,甕聲道。

    “我的隱身術果然是瞞不過你,王蠻!”樓閣某個角落,虛空一扭,顯出一具身影出來。

    “哼,廢話少說,我要見城主,帶路吧!”王蠻冷哼道。

    “等等,你手里提這人是誰?”一身黑衣的石羅軒指著蘇默說道。

    “見了城主,你自然會知道。”

    “王蠻,你知道地煞閣的規矩吧,普通人是不可踏入。”

    “自然知道,帶路吧!”王蠻此刻已有些不耐。他最討厭羅里吧嗦的人,跟個娘們似,要不是顧及此人是城主的看門狗,照他脾性早就打死了。

    似乎知道眼前這位不耐煩了,那石羅軒識趣閉嘴,打開大堂一扇木門,伸手一請。

    “請吧!”

    “哼!”提著還在昏迷的蘇默。王蠻極為熟練沿著石梯口往下面走去,那是一個地下長廊,蜿蜒曲折也不知走了多久,才來到一座闊然開朗地下大廳。

    “喲,王蠻回來了,怎么,外面事情解決了?咦,你手里提的這人是誰?”大廳迎面走來一個作師爺打扮的人,那人看見王蠻打了個招呼,然后看見他手里的蘇默,臉上驚異。

    “李師爺,城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