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這小姑娘粉粉嫩嫩的,倒是長得可愛,一雙眼睛清澈如水,即使面對著如此多的人,都沒有露出絲毫的膽怯。.『.

    倒是討人喜歡。

    唐隱的心臟一緊,將夏夏護在懷中,目光中盛滿了警惕:“我不會把夏夏給你們。”

    她不知道這些人找夏夏的目的是什么,她只知道,夏夏是整個天涯府所有人的命,她不可能讓夏夏被這群人帶走!

    “姑娘,我們真的不想動手,你別逼我們,你放心,這位小姑娘我們會好好照顧,絕對比她在將軍府呆的更好,也能受到更好的栽培。”

    唐隱用力的抱著夏夏,她的身子都在顫抖。

    天涯不在府內。

    小傾和狗男人又剛走,這群人就找上門來。

    若是……

    她沒能保護好夏夏,這輩子也就沒有再見小傾的資格。

    “夏夏,你怕嗎?”

    唐隱低下眸子,輕聲問道。

    夏夏搖頭,一雙明亮有神的目光看著唐隱:“夏夏不怕。”

    “好,”唐隱笑了,露出可愛的小虎牙,“我會保護好你的,夏夏不用怕。”

    她緩緩的抬起了頭,一張可愛的臉上滿是堅定。

    “我不管你們有什么目的,我不會把夏夏交給你們,你們這群該死的人販子死了這條心吧!”

    所有的人販子,全部該死!

    青衣女子愣了一下,有些錯愕。

    人販子?

    說的是她?

    “姑娘,我們當真沒有任何惡意,如若你不同意,那我們也只能動手了……”她緩緩的抬起了手,再緩慢的落了下來……

    頃刻間,所有人都拔出了武器,劍上帶著冰冷的光,也讓唐隱顫抖的心逐漸平復了下來。

    與此同時……

    容奇等人匆忙趕了過來,一眼就看到了將唐隱與夏夏包圍在中間的眾人。

    青衣女子亦是看到了容奇,眸光微閃。

    南家的人為何會在此?

    還好她易了容,這人認不出她的身份來。

    不然……

    雖說九門不怕天涯,但終歸他找上門來還是會有些麻煩。

    還有邱慧尊者幫襯著天涯,到時候就更麻煩了……

    “你們是誰,敢來天涯府搗亂?”

    容奇大怒,帶著身后的那群武帝迅疾而來。

    青衣女子并無懼色,輕笑一聲:“我們只是來帶走這個小姑娘罷了,你們想要阻止,恐怕也沒有如此容易,我們想要帶走的人,是不可能會留下。”

    聞言,容奇沒有再多話,他快速拔出武器,向著青衣女子而去。

    其他人也有了動作……

    一時間,整個將軍府內,氣氛都劍跋扈張,這倒是讓青衣女子蹙眉。

    尊者說過,只要帶走小姑娘就行了,不能傷害天涯府的人。

    可……這群南家的人卻來阻止了她。

    難不成……南家也想要帶走小姑娘?

    青衣女子的面容沉了下來,想到這里,她也不打算和容奇客氣,身形如風就已經到了容奇的面前……

    武帝強者的戰斗,不是普通人能插手的。

    更何況,青衣女子這邊還人多勢眾。

    唐隱緊緊的抱著夏夏,目光警惕的望著在這刀光劍影下的人,她的唇微微抿起,目光突然瞥見了從不遠處慌張跑來的千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