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確實有情況?!?rarr;お℃..

    那邊婉婉已經和郭凱武真娘見面。

    武真娘在發了會呆后就問出了一連串的問題。

    “你今年多大,什么時候生日,你是父母親生的嗎?”

    這話當然把婉婉問愣。

    而談話之后就引出了讓婉婉無法相信的隱秘。

    武真娘是大華集團如今的總經理。

    大華集團是本市數一數二的企業。

    武辰在家里排行老大,被人叫做武大郎。

    武大郎長得其貌不揚,并且早年傷了身,已經不能人事,這輩子身邊女人不少,卻沒一個能給他生孩子的。

    所以在三十七歲那年,武大郎收養了三個孩子,老大武真人,老二武真娘,老三武真真。

    兄妹三人相差幾歲,小時候入家門,感情非常好,尤其是真娘和真真,兩姐妹處的比親生有血緣的姐妹還親,真娘從小就照顧真真,那不單單是姐姐,簡直如母。

    真真是在孤兒院帶回來的,那邊提供了真真的詳細資料。

    父母是一對年輕人,還沒畢業就生下了雙胞胎。

    其中之一沒幾天就丟了,父母自己還是孩子,不知道要如何養活剩下的一個,也不敢跟各自家里人說。

    于是他們把剩下的一女孩放到了福利院門前,留下了這個故事,消失無蹤。

    武真娘一直都知道妹妹的這些事,原本也沒在意。

    可就在前段時間,無意間看到了郭凱的公司合照,發現其中一個女孩子竟然跟妹妹武真真長得一模一樣,這才讓郭凱安排婉婉過來相見。

    婉婉聽武真娘說了這些事,也是激動。

    因為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世,并不是父母親生,是襁褓里被杜大海撿到的。

    這事在杜家誰都知道,只是沒人提罷了。

    杜家人同樣完全把婉婉捧上了天,杜壯壯這個親生的都沒有杜婉婉受到的寵愛多。

    杜壯壯也不嫉妒,對這個妹妹完全的疼愛。

    如此看來,杜婉婉與武真著很可能就是真的雙胞胎姐妹了,并且都遇到了好家庭,都非常幸運。

    用武真娘的話來說,武真真與杜婉婉,就是完全一樣,如同一個模子刻出來。

    故事就這樣了,楊牧覺得無趣,讓悠悠自己等待,他就先回家。

    這事很快發酵。

    武大郎在武真娘的陪同下首先親自來到杜家看了杜婉婉。

    沒幾天后武大郎又帶著從國外趕回來的武真真=和杜婉婉見面,兩姐妹一看就都哭了。

    之后為了不搞烏龍,她們還去做了親子鑒定,證明就是雙生姐妹。

    姐妹是姐妹,各自的父母還是各自的父母,不過老杜家從此就與老武家成為親屬一樣的關系。

    楊牧作為邊緣人偷偷了解這事情的各種變化。

    婉婉經常要去和武真真在一起了。

    雖然是同歲,但武真真明顯成熟許多,見識也相對廣,所以做了姐姐。

    在婉婉著急與姐姐多相處建立情誼的時候,悠悠開始頻繁的靠近楊牧。

    以前也就是洗洗外衣,現在連內褲都給洗,一天三頓飯基本都要經她手,扮演了賢妻的角色。

    楊牧看在眼里當然會提醒她,告訴她不需要太盡心盡力。

    “我不找對象,也不結婚,悠悠,給你做大哥和大叔還行,你要是想找丈夫,那就

    多把注意力放在外面。”

    楊牧說的很明白,可被楊牧調戲過的悠悠如同著了魔,依然我行我素,盡職盡責的照顧楊牧。

    楊牧只能嘆氣。

    “唉,人太帥,我也沒辦法嘍,你要迷戀那就迷戀去吧,只是真的別愛我,根本沒結果,除非花手搖過我。”

    悠悠當時就只是笑,還一副羞澀模樣。

    楊牧就知道悠悠有好妻子的潛質,愛上了別人,那就是如同老黃牛一樣任勞任怨。

    這樣的女人必須要找一個疼愛她的男人,要不然她會在家庭里被累死。

    畢竟生活與愛情一點關系也沒有。

    秋去冬來,春到夏至。

    楊牧轉眼間在這里又住了快一年的時間。

    今年夏天天氣特別熱,房間里如果不開空調那真的待不住。

    可這里的地理位置算是北方,在北方許多人家都是不裝空調的。

    為了對付屋子里的悶熱,大家都會出來到院子里乘涼。

    第一次,武家三兄妹一起出現在了這個院子里。

    杜壯壯拿出了圓盤大桌,讓眾人坐,可以一邊嗑瓜子吃花生,一邊飲茶暢談。

    已經快一年時間,武家二小姐終于發現這個家中還有一神秘的帥哥。

    “妹妹,這誰???康伯伯家到女婿?”

    武真娘看著楊牧問出聲。

    “二姐,不是的,他是個乞丐,我撿回來的。”

    婉婉笑著代替楊牧說話。

    楊牧打了個哈氣,婉婉了解楊牧的脾氣,他高冷的時候,皇帝老子到了身邊他都懶得看一眼。

    武真娘的社會地位在漢都這座城市很高的。

    婉婉怕真娘下不來臺,所以才趕緊回應。

    “???被你撿回來的?怎么回事?”

    婉婉娓娓道來,把楊牧從頭到尾的故事講了一遍。

    武家三兄妹全都傻眼。

    然后都用看精神病的眼神看著婉婉,覺得太不可思議,竟然還有這種事情,從外面撿回來一個乞丐啊。

    而且已經三年。

    看看這乞丐,穿著短褲背心拖鞋,慵懶的坐在椅子上,喝著茶水,嗑著瓜子,優哉游哉。

    雖然婉婉沒有說明,但從她的講述中武家兄妹也是聽懂了。

    這乞丐三年來沒上過班,吃喝全靠杜康兩家人。

    所以說,有病的不止是婉婉自己,而是這兩家都有病。

    養了個乞丐,都不如養一條好狗。

    當然,這種話不會當面說出來,但三人就是這樣想的。

    楊牧始終和武家兄妹零交流。

    他們是好人,但他們也有富人的高傲。

    楊牧看得出來他們看不起自己,以為自己是個沒用的小白臉。

    這種情緒很正常,他確實懶到連動都不想動,經常在家里一趟就是一天的,不但毫無作為,而且一身懶癌已經讓他看上去如同是病入膏肓。

    做客是相互的。

    這個周末,武家發來邀請,他們搞了個親屬之間的聚會,希望杜康兩家人能全都到場。

    楊牧是不想去的,沒什么鳥事不如在家睡覺。

    可所有人都讓他去,楊牧拒絕不了,就在婉婉悠悠劉美鳳三個女人的服侍下穿衣服。

    杜壯壯當然是有些嫉妒,一個勁說自己媳婦是花癡。

    就這樣兩家

    人出門,坐上武家派來的幾輛專車,一直開到了武家的西山別墅莊園。

    這里很大,周圍有兩米圍墻,里面有各種建筑,小廣場什么的都有,南北長度差不多千米,院子里是有代步車的。

    楊牧他們繞來繞去終于進入會場,竟足足有四百多人。

    原來不單單是家族的親屬,還有很多生意上的伙伴,而今天,竟是武真真的生日!

    武真真打扮的那么那么漂亮,讓婉婉看得雙眼都直了,或許不單單是因為武真真的美,還有心中激動的情緒。

    武真真站在舞臺上,拿著麥克對著下面講話。

    “我是被父母送去福利院的,有出生的準確日期。妹妹當年被人抱走,不知道什么原因又丟棄,養父母并不知她到底是什么時候出生的,因此我妹妹其實從沒有遇到過真正的生日,今天,我的生日會,更應該是我妹妹的生日會,她才是主角!”

    武真真說完,一束光線照射過去,落到了婉婉的身上。

    婉婉激動喜極而泣,抬起雙手捂住了嘴巴。

    現場全是祝福聲,此起彼伏,很是熱鬧。

    楊牧一個人在舞臺的后面。

    今晚的吃食是自助,到處都有自助托盤,并且各種食物都有。

    楊牧對海鮮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就坐在自助轉盤桌前,一邊吃著香噴噴的水煮蝦,一邊讓大師傅給他烤魷魚。

    那大師傅臉色一點也不好,雙眉緊鎖,不時的用大眼睛瞪楊牧。

    楊牧絲毫不介意大師傅的表現,只要他還為自己服務就行。

    “不夠辣不夠辣,禿子,這次烤的給我多放辣椒,燒烤怎么能辣不夠?沒有辣味一點也不好吃。”

    燒烤大師傅確實沒了頭發,但這么多年還從沒有人對他這樣不尊重,直接叫禿子???

    他真的很想把自己手中的一把魷魚砸在楊牧的臉上。

    就在這時,一很溫柔磁性的女音在楊牧身后響起。

    “向師傅從二十歲就在我家上班,到今天為止已經二十五年,我希望你能對他尊重點。”

    楊牧剛剛將一蝦蛻皮,抬手把蝦肉放到嘴里,然后用舌頭添了下手指,這才回頭看向說話的人。

    武真娘。

    “,二小姐,蝦不錯。”

    真娘一臉嫌棄的看著楊牧。

    “楊先生,我可不是婉婉妹妹,你在杜康兩家白吃白住了這么多年,人要懂得感恩,還要懂得謙遜,我不想議論你在人家做寄生蟲的行為,但是到了我家,我希望你能注意下形象,我剛才一直看著你,你都吃了二十幾只烤魷魚了吧?兩盤子大蝦,其他海鮮若干,難道真的不怕撐死?

    真娘顯然是很生氣,說出一番話的目的簡單,就是要羞辱楊牧。

    楊牧這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聽不出來。

    他微微一笑,用舌頭添了下占著油漬的嘴唇。

    真娘退后一步,用更加厭惡的眼光看楊牧。

    她覺得楊牧是在誘惑她。

    她才不會被誘惑,她喜歡雄壯方正的男人,而不是這種奶油小生。

    楊牧開口說話。

    “杜康兩家人對我真不錯,只是我并不滿足,我已經單身許多年,杜康兩家里除了老娘們就是小姑娘,實在不適合我。二小姐,你怎么樣?要不要跟我做幾天露水夫妻,我對你這種老女人還是很有興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