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小師兄,人家一看書就頭疼,你一定要幫幫人家嘛!”

    “小師弟,我和涂剛是哥們兒,幫個忙吧!”

    ……

    有套近乎的,有撒嬌賣萌的,一波還未平息,一波又來侵襲,面對這些求助,唐銳只覺得頭大,他可以在這里適當的裝一下十三,可是給這么多人挑選功法,他可沒有這時間。ω δwww..co

    更何況,我憑什么有求必應呢?

    正當唐銳準備胡亂敷衍一下的時候,突然有人道:“小師弟,你幫我找一下,我給你一個積分!”

    一個積分!

    在第一武院,積分可是好東西,一個積分那可是十塊一級獸晶!唐銳聽到這喝聲,眼睛登時亮了。

    積分還可以這么掙!

    “既然這位師兄如此慷慨,那我就卻之不恭了!”唐銳輕輕抱拳,瀟灑無比的道。

    正拂首弄姿的幾個女弟子,頓時撅起了嘴,這小師弟是什么情況?難道看不出我們貌美如花嗎!

    看到唐銳要收一個積分,其他人都停了下來。

    一個積分對他們來說并不算太多,但是每一分都很珍貴,他們得看看唐銳是不是靠譜。

    “以師兄的情況,我覺得適合你的有三種法門,就看師兄你準備怎么發展了!”唐銳對第一個要給積分的師兄,很有誠意。

    “烈火燎原槍、開山焚天斧還有火王劍!”

    “這三種各有優劣,而且在師兄將這三種修成之后,它們還有后續的晉級功法,三千無名火、開天印和赤帝之手!”

    唐銳的一番話,讓那位師兄非常激動,當即按照唐銳的說法找到了三本法門,覺得這三種都非常適合自己。

    “多謝師弟指點,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此話果然不假!哈哈哈,這三種我都借走,好好揣摩一下自己學哪種。”

    第一個提出給唐銳付費的師兄,隨即就轉給了唐銳一個積分,滿滿的土豪風。

    那管理員對唐銳的話,聽的一清二楚。在唐銳說出三種功法的時候,就開始頻頻點頭。

    而當唐銳說出后續功法的時候,老者只有一種想法:這個年輕人不得了,和我真的是英雄所見略同呀!

    “師弟,給你一個積分,幫我看看!”看到了效果,立馬有人直接跟進。

    一個積分雖然讓人心疼,但是收獲頗佳。更何況第一武院能花出一個積分的人,并不少。

    唐銳看著圍在自己身邊的二三百人,心里樂開了花兒:這買賣做的,這可是二三百積分??!

    其實,唐銳的預估還是太保守了。一上午的時間,他掙的可不止這二三百積分,而是足足掙到了一千積分。

    點燃一盞燈,照亮一大片。那些找到了適合自己技能和書籍的師兄們,很是幫唐銳積極宣傳了一把,于是,一些急需找到適合自己書籍的學長,都迫不及待的找了過來。

    一千積分,一個上午,真是有點累??!

    “年輕人,你是怎么做到的?”那老者在眾人歡天喜地的離開后,朝著唐銳道。

    心里對于這位一點戰斗力都沒有的藏經閣看守者的鄙視,已經隨著一千積分,灰飛煙滅。

    知識就是力量??!

    “我看書多了,而且記憶力特別好。”唐銳無比優雅的給老者行禮道。

    “同學,你的表現,讓我覺得你真的很適合在這里工作,怎么樣?加入第一武院的藏經閣如何?這里很安全。”

    老者一副熱切期待的模樣,他很惜才,特別是像唐銳這種,讓他惺惺相惜的人。

    當藏經閣的管理員,自己確實有希望成為掃地僧,可是看今天的情形,像今天這種狂賺一千積分的情況,以后是很難有了。

    “多謝老師,只是我的志向,是驅逐兇獸,重歸地面!”唐銳的話,說的慷慨激昂!

    老者對于唐銳這樣的人才,自然是有些舍不得,但是看看這少年,他又覺得自己不該阻礙這少年的志愿。

    “好,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地方,盡管來找我。”

    在說出這句話,老者又突然想到,這年輕人對藏經閣的了解,好像不比自己少,臉上的笑容,頓時有些尷尬。

    唐銳不知道老頭子在想什么,不過對于這老者,他還是很欽佩的,別的不說,單說老者淵博的知識,就不是他能比擬的。

    對老者一番感謝后,唐銳離開了藏經閣,回到了住處。

    看著通訊手表上的兩千積分,唐銳心里冒出來一個念頭:這手表,是不是該換換了?

    一個月十個積分,自己不是用不起,可是十個積分就是一百塊一級獸晶,六七千的能量,換成二級沾沾卡,足足有六七張,如果換了好心痛。

    還是將就著用吧。

    雖然拿回來了開脈的書,唐銳卻并不準備用,他隨手將那書籍扔到一邊,然后開始思索明王不動身。

    第六重的明王不動身,基本上可以硬抗登王六品強者的攻擊,可惜,明王不動身從第四重開始,使用的就是靈血所衍生的罡氣。

    先把前三重練成算了!

    唐銳對明王不動身的研究,此時比羅老虎還要深,他知道自己現在的境界,可以將明王不動身直接修煉到第三重。

    畢竟,他已經將明王不動身的精髓吃透,而且還有一如湖水般的血氣之力支撐。修煉前三重的明王不動身,不是什么問題。

    但是在唐銳準備修煉的時候,他卻停了下來。

    他丹田里面的血氣是不少,而且一旦使用完了,更可以用能量進行轉換,可是明王不動身講究的是引動血氣鍛真身,在靈血室修煉明王不動身,不但速度快,而且凝結在體外的不動明王像吸收的能量也更多,修煉出的明王不動身第一重也比在外面修煉的強大。

    按照唐銳估計,自己在外面修煉明王不動身,最少需要十天,才能夠成就第一重。

    而在二級靈血室,十個小時的時間,就可以讓他的明王不動身踏上第三重的境界。

    只是,這二級靈血室一個小時,可是要一百積分。

    怪不得那么多的師兄弟都窮,他們也是被學院給逼的,很多功法雖然一樣修煉,但是在靈血室和外面普通環境中修煉的威力,都有差距。

    這找誰說理去!

    雖然一千多積分,用起來很肉疼,但是不動明王身,可是在關鍵的時候能保命。

    不就是一千個積分嘛,就當哥們兒今天在藏金閣中什么也沒有掙到吧!

    唐銳輕車熟路的來到二級靈血室,就見林如海正陰沉著臉坐在那里,雖然看到了唐銳,也只是冷冷的哼了一聲。

    我好像沒有欺負他家豆豆??!

    “林老師,我要修煉。”唐銳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那林如海哼了一聲道:“你老師的令牌不好使,趕緊給我滾一邊!”

    這家伙不是吃槍藥了吧!

    心中不爽之下,正好已經將韓勝男給的二級獸晶全部吸納的唐銳,當下就給了林如海一張三級沾沾卡。

    一萬一張又怎么樣?哥們兒不差錢!

    不知道是不是林如海這一次的怨氣夠大,唐銳的沾沾卡,在林如海的身上啥也沒有粘到。

    總共也就是六七萬能量,一下子耗費了一萬,唐銳越發對林如海不爽,你就是丹田如湖又怎么樣?我再給你來一張!

    第二張沾沾卡瞬間化成了二十多個選項,出現在了唐銳的心頭,對于這些什么都不知道的選項,唐銳只能閉著眼睛選。

    離水血脈高級!

    高級的離水血脈,猶如湖水一般大的丹田,唐銳看著林如海,此時心中無盡的怨念。

    這人比人,真的能比死人。

    “開二級靈血室十個小時,現付積分,趕緊的!”怒喝一聲,唐銳伸出了自己的傻黑大手表。

    贏臻斐的住處,這幾天氣氛很壓抑。

    幾個伺候贏臻斐的仆從,此時更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雖然心里知道,喜怒無常的贏老大再怎么不高興,也不至于把他們給殺了,但是暴打一頓發泄發泄,實在是太正常了!

    “唐銳!”撫摸著空蕩蕩的手指,贏臻斐的聲音充滿了怨念,他手指上的儲物戒指沒有了。

    用慣了儲物戒指的人再用儲物背包,真的是用不慣??!

    “贏師兄,您要的消息,我替您打聽到了。”一個滿臉肥肉的家伙,笑嘻嘻的走了過來。

    看見這油膩膩的胖子,贏臻斐就覺得牙疼。倒不是說這胖子多面目可憎,而是每每看到這家伙,都會讓他一陣肉疼。

    “胖子,把消息拿過來,少不了你的好處!”

    并不是這胖子讓他多么的爽利,而是他需要胖子手里的東西。

    “師兄你看看,這是不是你需要的東西!”

    接過一沓紙,贏臻斐臉上閃過一抹笑意。

    “沒想到,唐銳居然是吃軟飯的慫貨,靠著自己的老婆進入了第一武院,呵呵,一個體壯如虎的未婚妻,一個覺醒了巨靈血脈的未婚妻,不錯嘛!”

    那胖子嘻嘻一笑道:“為了這些材料,我可是費了不少力氣??!不過唐銳那個未婚妻,可是被一位真王帶走的。”

    “師兄你家祖上雖然有真王,但是能不得罪,還是不要得罪的好。”

    贏臻斐笑了笑道:“和一個真王作對,我當然不會,甚至唐銳那個未婚妻,我也不會得罪。”

    “這種東西,絕對不會從我這里流傳出去,但是我相信,明天這些材料里面的東西,就會成為同學們的談資,師弟你覺得呢?”

    胖子哈哈一笑道:“這本來就不是什么秘密,被人知道了,不是很正常嘛!”

    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哈哈大笑起來。

    你一個新來乍到的小字輩,竟敢惹老子不爽,必須得讓你名聲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