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唐銳要成立神庭!”月皇看著自己手中的消息,仰天大笑了起來,對于他而言,現在唐銳的選擇,簡直就是好笑。 ̄︶︺sんцつWw%W.%kaNshUge.

    五大圣地只是五個宗門,但是神庭,那可是鎮壓天地的勢力。上古的神庭,更是征討四方,不知道誅殺了多少頂級強者!

    現而今,唐銳再建神庭,在很多人看來,這簡直就是一種挑釁!

    一種對上古眾神魔,對那些復蘇的太古神魔的挑釁!

    “他這是要找死!”月皇冷冷一笑道:“別說原始之主不愿意看到他成立神庭,那些覺醒的上古強者,同樣不愿意看到神庭再現。”

    “他以為他那至理一劍,真的就是無敵了嗎?”

    站在月皇旁邊的,是一個鷹首人身的男子,一對金色的羽翼,每一根羽毛,都好似隱含著無窮的玄奧。

    他沉聲的道:“唐銳能夠使用至理一劍,這恐怕會讓不少強者心存顧忌。”

    說到顧忌兩個字,這鷹首人身男子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絲的凝重。

    以天地至理凝聚在一劍之間,唐銳已經憑借著這一劍,斬殺了太多的對手。

    在這種情況下,他可不敢和唐銳硬撼!

    月皇冷冷一笑道:“咱們這些人,自然不敢出頭。可是這世間,有的是出頭的人物。”

    說到這里,他朝著那鷹首人身的男子道:“比如原始之主,比如你那位同族!”

    同族兩個字聽到那鷹首人身男子的耳中,男子的臉上露出憤恨、恐懼混合的神色。

    最終,他冷冷的朝著月皇看了一眼道:“你到時可以請我的那位同族去一趟。”

    月皇哈哈一笑道:“你放心,不論是我和你哪位同族達成什么樣的協議,我是永遠站在你這邊的。”

    “誰讓我和你哪位同族,沒有太多的交情呢?”

    兩個人說話間,月皇的身影就猶如電光一般,橫跨虛空而去,他已經做了決定,自然不會看著唐銳將神庭建成。

    在表面上月皇雖然準備自立門戶,但是在面對原始之主的時候,他依舊保持了足夠的尊重。

    他非常清楚,自己和原始之主間,存在著巨大的差距,原始之主不對付自己也就罷了,一旦自己惹怒了原始之主,那就是死路一條。

    “見過原始之主大人!”月皇輕車熟路的來到原始之主的宮殿,恭敬的行禮道。

    原始之主的身軀,比之以往顯得更加的凝實,可是他身上的氣勢,卻好似比之以往減弱了很多。

    月皇可不機會認為原始之主修為大減,他非常清楚,自己和原始之主相比,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原始之主淡漠的道:“你這些天,可是很少來我這里了。”

    對于這句話,月皇從心中感到發冷,他強行一笑道:“大人,這不是我在修煉的關鍵時候,所以才拜見您少了一些。”

    “請大人放心,屬下以后一定多多來拜見大人。”

    原始之主對于月皇的保證,并沒有太多的理會。或者他本來就沒有將月皇這個下屬太放在眼中。

    “你來我這里干什么?”原始之主淡淡的看著月皇,好似隨意的道。

    “大人,唐銳要重建神庭,我覺得他這樣做,就是對大人您,最大的不敬。”

    月黃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絲義憤填膺的道:“這神庭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夠建的,他唐銳憑什么建立神庭。”

    “他這就是向大人您的挑釁。”

    月皇的話說完,就小心的打量著原始之主,準備看一下這位原始之主有什么反應。

    原始之主淡淡的道:“他不是在像我挑釁,他挑釁的是我們這些復蘇之人。”

    月皇的心一緊,原始之主的反應太過平淡,讓他感到自己的計劃要落空。

    可是就在月皇心中念頭涌動的時候,就聽原始之主接著道:“成立神庭,這種事情我是不能讓他如愿的。”

    說到這里,他看向月皇道:“不過這倒也是一個不錯的時機,我等正好趁機,一舉將這些后世之人的力量,直接鎮壓。”

    “讓他們知道,他們的一切,都已經過去了。”

    月皇的眼眸中,閃動著一絲絲的狂喜,他本來以為自己所圖的已經夠多,卻沒有想到,原始之主竟然準備讓五大圣地直接出局。

    “大人就是大人,您的見識,不是我這種小人物能夠比擬的。”說到這里,月皇的聲音中充滿了激動的道:“只要是大人您出手,五大圣地在劫難逃。”

    “覆滅五大圣地的事情,我們不能自己單獨做,一定要好請那些上古強者,甚至是那些太古強者參與。”

    原始之主看著月皇道:“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

    “我一定不會辜負大人您的期望,我一定會以最快的速度,完成這個任務。”

    月皇在保證了之后,就興沖沖的跑了出去,對他而言,這一次的事情,真的是讓他充滿了斗志。

    原始之主看著離去的月皇,輕輕的搖了搖頭,這個下屬的表現,他有些失望。

    不過對他,該廢物利用,就廢物利用!

    現在他的修為恢復了不少,已經該是讓這些玄天的后進,知道這一切,都該是屬于誰。

    他本來就準備做這件事情,現在唐銳成立神庭,讓他感到自己不用在麻煩了。

    雖然原始之主看不起月皇,但是月皇在一些事情上,還是非常有能力的。

    也就是幾天的功夫,月皇就已經請到了十多位掌握著天地至理的上古強者,而且這個數字,還在繼續的增加。

    五大圣地在玄天扎根多年,對于玄天的一切,可以說都非常的清楚。

    雖然月皇鼓動的都是上古神魔中的強者,但是五大圣地還是第一時間得到了消息。

    其中得到消息最快的,是神府圣地!

    玄孺龍現而今依舊是神府圣地的二府主,但是這十年來,他的面容一直無比的陰冷,難以歡快起來。

    “原始之主準備出手,焚空之主準備出手,還有神藤之主也準備出手……”

    玄孺龍看著自己手中的資料,聲音中全部都是埋怨的道:“唐銳他都這種時候了,還折騰什么,他這不是在找死嗎?”

    “我們和上古那些復蘇者的差距,實在是太大。現在建立神庭,這就是癡心妄想。”

    站在玄孺龍身邊的巨頭,此時鄭重的朝著玄孺龍道:“那二府主我們該怎么辦?”

    “怎么辦?還能夠怎么辦!”玄孺龍重重的擺手道“自然是退出唐銳一廂情愿的神庭,我們神府圣地不參加,讓他自己折騰去吧。”

    那十年前晉級的巨頭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猶豫,但是最終,他還是朝著玄孺龍道:“這樣不好吧,畢竟唐銳重建神庭,也是為了我們。”

    “為了我們,他為了他自己還差不多,我給你們說,這件事情,就要聽我的。”

    “他建立神庭,是他萬劍圣地自己的事情,我們不參與。”玄孺龍的神色中的,帶著一絲氣急敗壞的朝著那說話的強者道:“怎么,你對我的決定不服氣嗎?”

    雖然心中真的是有些不服氣,但是那巨頭還是沉聲的道:“我自然不敢對二府主您的決定不服氣,實在是……”

    “好了,我既然已經決定了,你就不用理會這件事情了。”玄孺龍哼了一聲道:“別以為成為了巨頭,就覺得自己的翅膀硬了,要不是府主,你能夠成為巨頭嗎?”

    那巨頭強者雖然心中不爽,卻也知道自己這個時候得罪不起玄孺龍。最終他也只能將怨氣壓在心中。

    “玄孺龍,你告訴唐銳,神庭建立之日,我將帶領所有神府圣地的不滅,加入神庭。”月輪回的聲音,突然在虛空中響起。

    這聲音平靜而堅決,聽到這聲音的瞬間,玄孺龍甚至有一種想要咆哮的感覺。

    這聲音的響起,就好似一個巴掌,重重的打在了他的臉上,讓他感到自己有些顏面無存。

    可是面對月輪回的決定,他能夠做的,只有建議。

    “府主,這一次危險無比,按照我們得到的消息,不但原始之主不允許神庭建立,還有那些上古頂級強者……”

    玄孺龍的話說了一半,月輪回就不容置疑的道:“我知道你所想的是什么,可是你難道不知道,唇亡齒寒!”

    “一旦唐銳失敗的話,那么接下來就是我們五大圣地退出這大爭之世的時候。”

    “我們已經沒有任何退路了!”

    月輪回那本來平靜無比的聲音,在說出退路兩個字的時候,卻帶著一絲絲的悵然。

    這是一種無可奈何的悵然!

    玄孺龍想要說話,但是最終,他什么也沒有說出來,不是他不想說,而是他感到,自己沒有什么說。

    月輪回也沒有繼續說話,但是按照月輪回在整個宗門之中的地位,他的話,基本上沒有人敢于違抗。

    百日時光,轉瞬而逝!

    在一輪烈日再次照耀在萬劍圣地的時候,整個萬劍圣地的氛圍顯得無比的凝重。

    因為,這一日,不但是唐銳正式登上萬劍圣地劍主之位的日子,更是神庭宣布成立的日子。

    雖然萬劍圣地的大多數山門,此時都是張燈結彩,但是幾乎所有的萬劍圣地弟子,都已經感到了一種五行的壓力,正在朝著他們壓來。

    這種壓力下,不少萬劍圣地的弟子,都變得無比的沉默。

    劍主立于虛空之中,靜靜的看著那烈日照耀下的萬劍圣地,他知道,等待萬劍圣地的,要么是光芒萬丈,要么就是分崩離析!

    現在的萬劍圣地,已經沒有第三條路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