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2071章 番外:老婆,我錯了

    劉清柔聞聲,連連搖頭道,“你們不用客氣,我是這里的院長,進來的孩子我都得負責,是我應該做的,而且戰總給了孤兒院很多幫助,我現在感激不盡。『→お℃..”

    南宮絕和鳳紅鸞看向戰無極,沒想到他已經感謝過了孤兒院。

    “爸媽,無極很好的。”南宮淺揚著紅唇驕傲的說。

    鳳紅鸞微微笑,這會兒對戰無極更加的滿意,再加上昨晚回來看了會那本書,她對他們倆個算是有了些解。

    如果真有前世今生,那就是他們特別的緣份,他們做父母的自然不會阻止。

    南宮絕輕哼一聲,對戰無極始終有點意見,畢竟是要搶走女兒的男人!

    就這樣把女兒給他,他心里還真的有點不平衡。

    “是我應該做的。”戰無極臉上是溫柔的笑容。

    如果院長是個不好的人,恐怕淺淺這一世會過得很不好。

    既然院長對她好,他自然會加倍對孤兒院好。

    “你們趕緊坐,我去給你們泡茶。”劉清柔反應過來后說道。

    “院長,不用這么麻煩,我們想到處走走,看看淺淺這些年生活的地方。”鳳紅鸞溫柔的輕笑。

    “好,我帶你們去。”劉清柔笑道。

    南宮淺眨眨眼,“爸媽,你們跟院長去看,我和無極去看看孩子們。”

    南宮絕和鳳紅鸞點點頭,隨即兩人跟著院長走了。

    “我們去看孩子們吧。”南宮淺抱著戰無極的手臂笑容明媚的說道。

    戰無極伸手摸摸她的腦袋,拉著她往外面走去。

    孩子們在看到南宮淺和戰無極時,非常高興的圍了上去,因為他們心里知道,他們現在過的好日子是他們給的。

    院長都告訴了他們,讓他們要學會感恩。

    南宮淺和戰無極陪著孩子們玩了一會游戲,便讓他們自己去玩了,隨即兩人手牽手在孤兒院逛了起來。

    “嘭——”

    突然,遠處傳來一道東西砸碎的聲音。

    南宮淺和戰無極立刻跑了過去,頓時便看到兩個小孩子在打架,而且打得很兇。

    “住手!”

    南宮淺大聲喊道,同時沖了過去。

    兩個小男孩聽到南宮淺的聲音,依然打在一起。

    南宮淺皺眉,最后只得用力量強行將他們拉開。

    “你們為什么打架?”南宮淺冷著臉嚴肅的問。

    “他欺負我。”左邊的白衣小男孩指著黑衣小男孩憤怒道。

    “我才沒有欺負你。”黑衣小男孩揚著下巴高傲的說。

    南宮淺按了按額頭,“你們給我好好說說,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罵我,說我是沒人要的,我才不是。”白衣小男孩憤怒的說。

    黑衣小男孩翻了翻白眼,“本來就是沒人要啊,要是有人要,你能待在孤兒院。”

    “你,我不是,我不是……”白衣小男孩大聲反駁。

    “……”南宮淺。

    “吵什么吵,你說他是沒人要的,難道你是有人要的?”戰無極眼神兇兇的瞪著黑衣小男孩。

    黑衣小男孩被他一瞪,嚇得縮了縮身子,下意識的往后倒退一步。

    “不管你們有沒有人要你們,孤兒院都會要你們,你們不應該為了這個爭執打架,那是愚蠢的做法,聰明的小孩會積極樂觀的過好每一天。”戰無極面無表情淡淡的說。

    兩個小男孩聽后沉默。

    “小哥哥說得對,你們不應該為了這件事吵架,不管有沒有人要你們,孤兒院都會要你們,你們要好好學習讓自己變優秀。”南宮淺溫柔的笑道。

    “我知道了。”白衣小男孩低垂著頭說道。

    “我也知道了。”黑衣小男孩小聲道。

    南宮淺伸手摸摸他們的頭,笑道,“去和其它同伴玩吧,記住,以后不可以打架!”

    兩人乖巧的紛紛點頭,隨即跑開了。

    南宮淺看著白衣小男孩的背影,就好像看到曾經小時候的自己,她當時也是很不喜歡別人說她是沒人要的。

    突然間,她很心疼孤兒院的這些孩子。

    “要是能給他們一個家就好了。”南宮淺淡淡的嘆氣道。

    她有想過給這些孩子們找領養的家庭,但最后想想,萬一去了不好的家庭,恐怕會比在孤兒院要受苦,所以這件事她一直沒跟院長提。

    “以后這里就是他們的家,我看孤兒院工作人員有些少,我會找些可靠的人過來,讓他們享受家的溫暖。”戰無極握著南宮淺的手說道。

    南宮淺眼睛亮了亮,“這樣行嗎?”

    “主要還是工作人員,如果她們對孩子們好,他們是能感受到的。”戰無極想了想說道。

    “無極,謝謝你。”南宮淺笑眼瞇瞇的看著他。

    他始終比她想得周到一些。

    戰無極搖頭,“我們之間不能說謝謝,但你可以親我一下。”

    南宮淺嘴角抽抽,隨即踮起腳尖朝他唇上親去。

    戰無極伸手摟著她的腰,加深了吻。

    “臭小子,大白天的你在做什么!”

    突然,一道暴怒的聲音在遠處響起。

    南宮淺囧,立刻去推戰無極,戰無極只得放開她,抬頭間便看到岳父岳母和院長站在遠處。

    南宮絕臉色鐵青,一雙眼睛兇的似要吃人。

    鳳紅鸞和院長滿臉的笑容。

    “爸媽,院長,剛剛有點情不自禁。”戰無極神情坦蕩的說。

    南宮絕氣呼呼的沖過去,嚴肅道,“這里是孤兒院,大白天,你們倆個就在這里親,影響很不好。”

    “爸,沒有那么嚴重,這里又沒其它小孩子。”南宮淺嘴角抽抽無奈的說。

    “老絕,你的話就是多,他們都已經成年,還不知道分寸么。”鳳紅鸞走上前鄙視道。

    院長笑容滿面的,看著南宮淺和戰無極那么好,她又找到父母,她真心為她感到高興。

    “我不是怕他們不知道分寸嘛。”南宮絕說道。

    鳳紅鸞白他一眼,笑容無害的說,“你年輕時,好像也沒有特別有分寸,我記得可清楚了。”

    南宮絕滿頭黑線,尷尬的笑道,“是這樣嗎?我記不太清楚了。”

    “哎喲,我們才多少年啊,你竟然不記得我們當初的事了,好啊,你很好。”鳳紅鸞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老婆,我錯了。”南宮絕一看她的表情,求生欲特別強的立刻認錯。

    “你沒錯,是我錯了,不應該記得我們當初的事。”鳳紅鸞故意繃著臉冷哼。

    南宮絕心里暗叫壞了,老婆生氣可是很難哄的。

    “老婆,你沒錯沒錯,是我的錯。”南宮絕臉上堆滿笑容認著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