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趕緊走啊,你還站在這里做什么?”帝修見夏清歡不走,忍不住厲聲催促著。. .

    夏清歡瞪著他,“你一個人應付得了嗎?”

    “當然,你以為我那么差勁?”帝修高高挑眉說道,他才不怕這些人,夏清歡和孩子在這里,他會有些擔心她們。

    夏清歡看了看四周虎視眈眈的人,又看了看懷里的寶寶,最后抬頭看著帝修,“你小心些,我很快過來。”

    語落,她釋放強勁的力量,抱著寶寶迅速離開。

    帝修立刻跟在她身后,為她抵擋攻擊她的人。

    在看到夏清歡走遠后,帝修臉色黑了黑,招式更加的兇猛,這些人大白天竟然敢殺夏清歡,看他們的樣子似乎準備挺久的。

    夏清歡抱著孩子離開沒多遠,便看到溫子煜朝她急急跑來。

    “清歡,你和寶寶沒事吧?”溫子煜滿臉擔憂,剛剛買完茶,他便遠遠看到了涼亭的狀況,沒有拿茶,他直接跑了過來。

    夏清歡將寶寶遞給他,“你帶寶寶去找淺淺,我去幫帝修。”

    話落,不等溫子煜說什么,她迅速原路跑回。

    溫子煜雖然著急,但還是立刻抱著寶寶去找南宮淺。

    畢竟涼亭里敵人數目挺多的。

    南宮淺和戰無極得知有人要刺殺夏清歡后,兩人拋下溫子煜,用力量以最快的速度到了涼亭。

    他們到時,帝修和夏清歡在對戰,空氣里洋溢著濃郁刺鼻的血腥味。

    戰無極臉色沉了沉,右手揮出。

    剎那間,氣勢磅礴的力量猶如怒龍,瞬間便將刺殺的人全部掀飛,一個個砸在地上痛苦的翻滾哀嚎。

    帝修嘴角抽抽,看向戰無極,“你也太強了吧。”

    他和夏清歡打那么久,他右手一揮就輕松解決了這些人。

    “二叔,他是神。”南宮淺提醒他,所以無極這么簡單解決那些人是正常的,畢竟他們的力量已經不是斗氣的力量。

    斗者在他們面前根本不算什么。

    “聽你這樣說,我心里平衡了。”帝修笑道,隨即看向身側的夏清歡,“趕緊叫你的人把他們綁回去,到時候好好審審,說不定還有同黨。”

    夏清歡抿了抿唇,大步朝地上的人走去,面無表情冷冷道,“你們為什么要刺殺我?”

    看樣子,他們盯了她很久很久,否則又怎么會知道她今天會來這里。

    今天她出行正好沒有帶侍衛。

    畢竟有淺淺和無極在,再加上這些年她從來沒有遇到過刺殺,自然沒有那么防備。

    哪知道這次正好遇到危險。

    “你不配當我們的族長,濫殺無辜,所以我們要殺了你。”一名女人咬牙切齒的恨恨道。

    夏清歡聽得一頭霧水,“我濫殺無辜,我怎么不知道?”

    “知道回水村嗎?我們的村子因為你的命令已經被毀了,我們的家人都死在那場大火里。”女人憤恨又悲哀的吼道。

    夏清歡更是茫然不解,“我沒有做過那樣的事。”

    “你當然不會承認,他們都說了是因為你的命令,他們才敢那樣做的。”女子滿臉鄙夷的嘲諷道。

    他們當時不在家,正好躲過一劫。

    之后他們聚在一起,計劃了這么久,就是為了殺了夏清歡為村民們報仇。

    “回水村?他們為什么要毀了你們村子?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我可以對天發誓,如果是我的命令,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夏清歡身姿挺直舉著右手發誓道。

    地上的人均看著夏清歡,她都敢對天發誓,難道真的不是她的命令?

    “一年前,突然來了軍隊到我們村,之后兩天他們讓我們全部搬離村子,那是我們祖祖輩輩生活的地方,是我們的家,我們怎么舍得離開。

    我們不走,他們就開始動用武力,但我們回水村的村民團結,他們沒能趕我們走,之后某天他們說是族長的命令,我們必須搬走。

    但我們依然不愿意,他們便在某晚半夜放了火,大火包圍村子,在村子里的人全部被活生生燒死,我們因為不在才躲過一劫。”

    夏清歡皺了皺眉頭,“我可以很肯定的跟你們說,這件事我沒有做。”

    “你當然不會承認,哪有人做了壞事承認的。”一名中年男人憤怒的說,他的妻子孩子全部死在那場大火里。

    夏清歡臉色沉了沉,坦蕩的說,“我不會傷害你們,你們告訴我,那支軍隊是哪里的,你們可以找出當初的人來跟我對證。”

    大家聽后均是蹙眉,她真的敢跟那支軍隊當眾對證。

    “我看你們是被那支軍隊騙了,夏清歡當了羅剎族這么久的族長,平定內外亂,大家對她的評價都很好,她怎么可能無緣無故安排軍隊去毀你們一個小村子,不覺得很不正常嗎?”南宮淺淡淡道。

    最可惡的是那支軍隊,竟然活生生的燒死了那么多人。

    他們應該下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你真的敢跟他們對證?”女人目光冰冷的看著夏清歡。

    “我敢當所有人的面跟他們對證,這件事我沒做過就是沒做過。”夏清歡揚著下巴毫不所懼的傲聲道。

    她倒要看看是什么人那么大膽,竟然以她的命令去做惡!

    好好的游玩因為刺殺結束了。

    夏清歡一行人快速回了宮殿。

    那些村民跟他們一起走的。

    回到宮殿后,夏清歡立刻安排下屬配合村民查出那支軍隊。

    晚上的時候有了結果。

    夏清歡聽著下屬的稟報,一張臉氣得鐵青,雙眸里滿是怒火。

    一個該死的小鎮長,竟然敢利用她的名義做喪盡天良的事。

    夏清歡雷厲風行,很快派人去把鎮長叫了過來。

    “族長,你找我。”程良恭敬的看著夏清歡,心里卻是直打鼓。

    畢竟是大半夜,她便派了人急急找他來。

    這是出什么事了?

    夏清歡目光冰冷的看著他,沉聲道,“你知道自己犯什么錯了嗎?”

    程良茫然,“我,我不知道,還請族長明示。”

    夏清歡冷笑,看向旁邊的下屬,下屬點點頭,迅速往宮殿外面走去。

    程良見夏清歡不說話,自然也不說。

    須臾。

    回水村的村民走了進來。

    “當時他在嗎?”夏清歡看著村民們問道。

    大家均點頭,看程良的眼神似要吃人。

    他們得知是族長下的命令后,也就沒有找程良,便一直醞釀著殺了夏清歡。

    “他們是……”程良一頭霧水,現在到底是什么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