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聽著這聲爺爺,帝云天激動的熱淚盈眶,這一生他已經無憾,畢竟一直以來他最不放心的就是帝修。

    如今他有了媳婦,還有一個乖巧可愛的女兒。

    “寶貝真乖,你叫什么名字呀?”帝云天笑容慈祥的問。

    “我的小名叫寶寶,娘親還沒給我娶大名。”寶寶眨巴著眼睛說道。

    夏清歡看著帝云天,笑道,“父親,不如你幫寶寶取個大名。”

    當初之所以沒有給寶寶取大名,她是打算等她有了爹后再給她取,如今她和帝修成親,應該讓父親來取。

    “這樣啊,那我得好好想想。”帝云天笑容滿面的說,突然有了個孫女,名字當然不能隨便,一定要取個好聽有意義的。

    “老頭,你一定要給我女兒想個好聽的名字,否則我可不答應。”帝修嚴肅的說,他女兒的名字必須好聽。

    帝云天沒氣的瞪他一眼,冷哼道,“我比你有文化,取的名字肯定比你取的好聽。”

    “……”帝修,為什么非要損他一下呢。

    南宮淺看著大家,臉上是燦爛的笑容,“爺爺,我們可能要離開修羅族了。”

    “這么快?”帝云天皺眉,就好像才和他們剛相見似的。

    “嗯,我們還要去些其它地方。”南宮淺笑道。

    帝云天嘆氣道,“唉,下次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見。”

    “不會太久的,我和無極會經常回來看你們。”南宮淺笑意盈盈道,反正她現在和無極可以來去自由。

    帝云天聽她這樣說,心里有了些安慰,“既然這樣,不如等帝修和清歡成親后再走,他終于娶妻,我們帝家應該好好弄弄。”

    “二叔的婚禮我們必須參加。”南宮淺笑道。

    “我立刻安排人準備。”帝云天有點激動。

    畢竟這些年,一些人總是在背后對帝修議論紛紛,同時也沒少笑他,如今終于可以揚眉吐氣,一定要好好辦!

    帝云天雷厲風行,立刻著手安排人準備帝修和夏清歡的婚事,南宮淺和戰無極也幫忙著一起準備。

    因為人多,很快便準備好了一切。

    “再次拜堂成親,有什么感想?”帝修幫夏清歡梳著頭發笑問。

    夏清歡挑眉,“嫁給同一個人能有什么感想,嫁給其它人才有感想。”

    “那你沒機會了。”

    “誰說的,你要是以后對我不好,我就休了你改嫁他人。”夏清歡傲聲霸氣道。

    帝修笑了笑,語氣自信的說,“你不會有那個機會。”

    他怎么可能讓她嫁給別人!

    這輩子她永永遠遠只能是他的女人!

    “那你可得好好愛我。”夏清歡笑眼瞇瞇的說。

    帝修放下手里的梳子,低頭在她紅唇上吻了下,“此生必定會好好獨愛你一人。”

    “這還差不多。”夏清歡笑得甜蜜。

    找到對的人,每一天都是幸福的。

    帝修成親在修羅族引起很大的轟動,跟帝家交情好的不好的,幾乎都安排了人過來參加。

    在在場所有人的見證下,夏清歡和帝修再次按照禮儀拜堂成親。

    帝云天看著拜完堂的兩人,眼睛有些濕潤,這個臭小子終于不再需要他操心。

    “淺淺啊,這次幸虧你提議去羅剎族看清歡,否則這臭小子肯定不會去,也就不會有現在。”帝云天感激的看向南宮淺。

    想到當初自己不接受她和無極在一起,那時候真是有眼無珠。

    慶幸的是,最后他被她打動。

    不然的話,帝家要錯過很多很多。

    南宮淺微微笑,“是二叔和二嬸的緣份,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會成親。”

    她還是相信緣份,也相信注定這個說法。

    注定在一起的人,不管分開多遠多久,他們最終會走到一起。

    不是注定的人,就算天天待在一起,最后也會分道揚鑣。

    帝云天笑了笑,看著遠處的帝修和夏清歡,這輩子他再也沒了遺憾。

    一直鬧到很晚,賓客們才一一離開帝家。

    “叔公今天真帥,叔婆真美。”小月亮雙手托著下巴看著均是喜服的帝修和夏清歡。

    “等你嫁人時,也會這么好看。”小太陽說道。

    小月亮眨眨眼,“我才不要嫁人,我要和哥哥爹娘一直待在一起。”

    小太陽嘴抽,正色道,“希望你長大后還是這樣想的,而不是被別的男孩子勾走了。”

    小月亮坐直身子,傲聲道,“我才不是那么容易被勾走的!”

    “你們在說什么啊?”寶寶歪著腦袋不解的看著他們。

    小月亮笑嘻嘻的說,“等你長大后,你就會知道啦,現在不用知道。”

    “哦。”寶寶淡淡的哦了一聲。

    三天后。

    南宮淺和戰無極打算離開帝家,帝云天雖然舍不得,但也知道他們遲早會走,畢竟他們不屬于這里。

    “爺爺,我們很快會過來,然后帶二叔和二嬸他們去另一個世界,到時候你和我們一起去。”南宮淺笑意盈盈道。

    反正二叔他們要去,不如把他一起帶上。

    帝云天眼睛亮了亮,“真的?可以帶我?”

    南宮淺笑著點頭,當然可以帶上他,她還要帶上爺爺也一起去。

    “好好好,我等你們過來。”帝云天瞬間笑容滿面。

    “老頭,我們趕緊把修羅界的事處理好,不然你放心離開么。”帝修開口道,上次的仇還沒報。

    帝云天臉色沉了沉,“你說得沒錯,上次的賬是時候好好算了。”

    南宮淺看著他們,“你們注意安全,不要太著急,我們可能要一個月后才能過來。”

    “你不用擔心,我們會沒事的。”帝修爽朗的笑道,上次是因為皇甫家,這次他們再也不會中計。

    南宮淺聽他這樣說也就放了心。

    一行人沒有多待,直接離開了修羅族。

    ……

    凰族。

    鳳家。

    “臭小子,你再不娶妻,就給我滾出去不要回來了。”

    一道怒喝聲從鳳家的大廳里傳出。

    鳳弦月嘴角抽抽,吊兒郎當的笑道,“老頭,你這句話我聽的耳朵都快要起繭。”

    “你現在立刻滾出去,看到就礙眼。”鳳元修滿臉嫌棄的瞪著他怒聲道。

    鳳弦月撇了撇嘴,隨即從椅子上站起,不以然的笑說,“走就走,我巴不得出去瀟灑呢。”

    語落,他轉身就走。

    鳳元修瞪眼,怒看著他的背影,沉聲道,“你趕緊滾回來,我給你約了明家的小姐,明天你和她見一面。”

    “相親?我不去。”鳳弦月想也沒想直接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