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秦姑娘放心,我一定會幫你找到你滿意的院子。”男人說完轉身離開。

    “……”鳳弦月。

    她是讓這個男人幫她找院子,她要在這里住下來?

    秦知畫抬頭看向鳳弦月,這張自己日思夜想的臉,現在這么近距離的就在面前。

    可是只能看,卻不能碰。

    因為他心里是怨她的。

    “你不和你的相親繼續約會了?”秦知畫笑意盈盈的說。

    鳳弦月揚著下巴,神情高傲,“我約不約會關你什么事。”

    “當然不關我的事,我還有事,先走了。”秦知畫說完轉身直接離開,一點也沒有要跟他多說話的意思。

    鳳弦月瞪直眼睛,她就這樣走了!!!

    下一秒。

    他立刻跟了上去。

    “你讓人在找院子,你是想在這里長期住下來?”鳳弦月開口問道。

    “是的。”

    “你為什么要在這里長期住?”

    “因為這里什么都方便,又熱鬧,很適合人居住,你放心,我可不是因為你才住這里的,昨天我們談的不愉快,我不會纏著你。”秦知畫笑悠悠的說。

    鳳弦月聽著這話,只覺得心里特別的堵。

    他還以為她是因為他,才長住在這里。

    “你最好不要纏著我,就算你纏著我,我也不會選擇你。”鳳弦月挑眉冷冷哼道。

    秦知畫突然停下步伐,抬頭笑看著他,“你真的不會選擇我?”

    鳳弦月對上她的眼睛,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說。

    “你會選擇我嗎?我只問這一次。”秦知畫精致的臉上是優雅的笑容。

    鳳弦月臉色越來越冷,“當初你做了那樣的決定,你讓我怎么選擇你,當時我對你的心,你不是不知道!”

    說到后面,他語氣里充滿了怨氣和憤怒。

    明明是她的錯,現在弄的他好像不選她,反而是他的錯似的。

    “對不起。”秦知畫看著他說道。

    鳳弦月自嘲的笑了起來,“一句對不起,你覺得能彌補你當初做的事,你知不知道我當時有多痛苦,這么多年我想忘記你,但卻忘不掉,每次想起你就會痛苦。”

    秦知畫看著他的樣子,心疼的不行。

    突然,她朝他懷里撲去,雙手將他緊緊抱著,心里是說不出的歉意。

    雖然她當時做那樣的決定是為了他好,但還是傷害了他,她不知道他會這么的痛苦。

    下一秒。

    鳳弦月用力將她推開,然后大步離開,頭也不回。

    秦知畫看著他的背影,眼睛通紅,心痛的難以呼吸。

    弦月……

    她不會這樣放棄的,等找好了住的院子,她會將他追回來的,只要他心里還有她。

    鳳弦月直接回了家。

    南宮淺他們都在前廳,所以鳳弦月回來后,他們都看到了。

    “弦月,你們聊得怎樣。”古雨沁走上前關心的問道。

    鳳弦月收起情緒,淡淡道,“不合適。”

    古雨沁嘆氣,然后說道,“沒事的,肯定還會有別的姑娘來,你再多看幾個。”

    “臭小子,你也不要那么快立刻拒絕,可以相處一兩天看看。”鳳元修黑著臉說道,這才出去多久啊,能了解清楚么。

    說不定一開始不喜歡,但相處相處就有感覺了呢。

    “現在沒感覺,還有什么好相處的,要是你,你肯定也不會吧。”鳳弦月說道。

    “你……”鳳元修怒瞪著他。

    南宮淺一看他臉上的表情,便感覺事情不簡單。

    想必他出去肯定碰到了秦知畫,而且還交流過。

    他今天特意和祝萱出去走,是為了看能不能碰到秦知畫嗎?

    這么看的話,他心里應該是還有秦知畫的。

    本來還覺得溫晴會是他的另一半……

    “我去休息了。”鳳弦月說完往外面走去。

    頓時,大廳里的人面面相覷。

    “他這是怎么了,感覺有點不對勁啊。”古雨沁皺著眉頭說道,自己的兒子她還是有些了解的。

    “還真的感覺有點不像他平常的樣子。”鳳元修若有所思的說。

    鳳紅鸞抿了抿唇,隨即說道,“是不是出去遇到什么事了?”

    “外公外婆,娘親,我和無極去看看。”南宮淺笑道,然后拉著戰無極離開。

    鳳弦月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

    溫晴正好在喂魚,看到他回來了后,立刻迎了上去,“你跟祝小姐聊得怎么樣啊?”

    “不怎樣,我拒絕了她。”鳳弦月說道,他一開始就沒看上祝萱,只是故意叫她出去走走的。

    他是想出去看看能不能遇到秦知畫,然后告訴她,他還會有其它相親對象的。

    最后真的遇到了。

    但她的態度是他完全沒想到的,她竟然對他那么不在意。

    “沒事,你肯定會遇到更好的。”溫晴輕笑道,畢竟他這么優秀。

    “嗯。”鳳弦月點點頭。

    溫晴盯著他看,“你是不是不高興?是遇到什么事了嗎?”

    “你看出我不高興了?”

    “你的表情看起來像是有心事,也不是很開心。”溫晴如實說道。

    “我今天出去碰到了秦知畫。”

    溫晴眨眨眼,“你們好好聊過了嗎?”

    “沒有,她看到我和祝萱在一起,并沒有表現出在乎的樣子。”鳳弦月說這話時,心里更是堵的不行。

    他以為她會在乎,但她一點也沒有。

    要是她表現出在乎,他也不會像現在這樣郁悶生氣。

    溫晴皺著眉頭,這會兒她也不太懂了。

    要是秦姑娘喜歡鳳弦月,按理說看到那樣的一幕,應該會做些什么。

    “我覺得你們還是應該坐下來心平氣和的好好談談,要是她真的對你沒有想法,你也應該早些放下。”溫晴想了想只能這樣安慰他。

    不然她也不知道該說什么,畢竟她從來沒有談過感情。

    鳳弦月聽著這話皺著眉頭,片刻過后,他點點頭,“你說得也對,是應該心平氣和好好談談。”

    他想知道她當初為什么做那樣的選擇,想知道這些年她在哪里,為什么現在會一個人出現在他面前。

    她找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溫晴聽他這樣說,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你一定會很幸福的。”

    鳳弦月看著她,笑道,“你也會的。”

    “我打算過幾天離開鳳家。”溫晴想了想說道,她不能再繼續待在這里。

    “為什么?你在這里不習慣?”

    “看來我大伯因為鳳家不敢來找我,我可以悄悄離開,以后四處去游玩。”溫晴臉上露出憧憬的光芒。

    畢竟這是她一直想要做的事!

    終于要實現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