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134章 下跪道歉?

    南宮淺高貴冷艷的笑了笑,姿態狂傲又囂張道,“本姑娘現在根本不屑當太子妃,誰愛當就去當唄。”

    她要去找戰無極,并不想和戰霓裳在這里大動干戈。

    不過對方要是不依不僥,她可不會客氣。

    北晴雪愣了愣,雖然她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卻是支持南宮淺的。

    她很瞧不起戰臨淵那種男人,很沒有風度。

    就算他不喜歡南宮淺,也不應該羞辱她。

    戰霓裳面容憤怒而扭曲,這個廢物竟然說不屑當太子妃,也不知道當初是誰死皮賴臉的纏著皇兄。

    “南宮淺,你站住!”

    見她要走,戰霓裳聲音憤怒又尖銳的大吼。

    關于南宮淺寫退婚書的事,她已經聽南宮玉說了。

    她這是在羞辱皇兄。

    今天她要替皇兄好好教訓她。

    她一個廢物有什么資格寫退婚書,真是好笑!

    南宮淺看著怒氣沖沖的戰霓裳,嘴角不動聲色的微揚,心里笑得異常歡樂。

    她就是想借戰霓裳的手好好教訓南宮淺!

    戰霓裳可是皇上最疼愛的公主。

    她就不相信南宮淺敢動。

    南宮淺根本不搭理戰霓裳,繼續前行。

    她現在心里全是戰無極,哪有心思跟戰霓裳羅嗦。

    戰霓裳見南宮淺還走,氣得瞪圓眼睛,周身洋溢著一股強勁的斗氣。

    “公主,南宮淺她現在已經不是廢物,你要小心。”南宮玉低聲提醒著戰霓裳。

    她不提醒還好,這一提醒,簡直就是火上澆油。

    戰霓裳心里的怒火熊熊燃燒,滿臉的譏諷。

    就算南宮淺有斗氣又怎樣,難道她還怕她不成?

    她可是龍騰帝國最受寵的公主,就不相信南宮淺敢動她。

    感受到身后的力量,南宮淺嘴角勾勒起一抹絕美的弧度,同時轉身,一掌狠狠打了出去。

    紅色的斗氣如流星劃過。

    狠,準,快!

    啪啪啪!

    戰霓裳還沒反應過來,硬生生的挨了幾巴掌,一臉懵逼的呆在原地。

    只見她雪白嬌嫩的臉上是紅通通的巴掌印。

    “戰霓裳,別招惹我,本姑娘現在沒心情跟你玩。”南宮淺眸光森冷,說話的語氣更是冰冷懾人。

    身上更有一股令人無法忽視的威嚴和強勢。

    戰霓裳許久才反應過來,自己被打了。

    還是被南宮淺打的!

    “你這個小賤人,竟敢打本公主!”戰霓裳氣急敗壞的吼出聲,雙眸里是屈辱的狠毒光芒。

    她身為皇家的公主,被一個廢物打。

    這是恥辱!

    天大的恥辱!

    今天若不好好教訓下南宮淺,她就不叫戰霓裳。

    “打的就是你!”南宮淺霸氣道。

    想到曾經被欺負的日子,她連殺戰霓裳的心都有了。

    但現在,還不能……

    戰霓裳氣得雙眸瞪得老圓,她萬萬想不到曾經懦弱膽小的南宮淺敢在她面前如此囂張的說話。

    難怪南宮玉說她變了!

    南宮玉嘴角的笑意快速隱下去,嚴肅的望著南宮淺,輕聲細語的說道,“南宮淺,你怎么可以欺負公主,還不快些向她下跪道歉。”

    下跪道歉?

    南宮淺冷笑,她的字典里沒有下跪道歉這四個字。

    她哪里不知道南宮玉的心思,不過是在火上澆油,希望她和戰霓裳之間的戰火更加上升。

    這樣她倒可以看場戲。

    “都說長姐如母,淺淺還有重要的事辦,下跪道歉的事就麻煩堂姐了。”南宮淺甜美乖巧的笑說。

    演戲誰不會啊。

    南宮玉的臉色瞬間異常的難看,咬牙切齒恨恨的瞪著南宮淺的背影。

    她竟然叫她代替她下跪!

    戰霓裳氣得全身顫抖,她剛想沖上去,手腕被人拉住了。

    “皇兄。”

    在看到來人后,戰霓裳雙眸里含著委屈的淚水,滿臉的楚楚可憐。

    戰臨淵目光深邃的看著南宮淺離去的背影,他找了她很久,一直沒有下落,沒想到她也來了萬獸山。

    “你不該招惹她。”

    “皇兄,你怎么幫著她說話,你不知道她剛剛有多囂張。”戰霓裳氣得直跺腳,微腫的臉上滿是殺氣。

    她沒有想到南宮淺真的敢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打她。

    今天的恥辱,她記下了!

    “以后別靠近她。”

    “皇兄,你……”

    “我的話也不聽了。”戰臨淵目光陰沉的望著她。

    戰霓裳第一次看到戰臨淵在她面前發火,一臉的不可置信,雙眸里的淚光涌動,氣憤道,“皇兄,我討厭你!”

    語落,她轉就跑。

    戰臨淵迅速拉住她,無奈道,“霓裳,你太不懂事了,南宮淺已經不是曾經懦弱的南宮淺,你去招惹她,只會被欺負,皇兄是怕你受傷。”

    戰霓裳聽他這樣說,心里才好受些。

    “可是我也不能讓她白白欺負啊。”

    今天的事,她無論如何都不會就這樣算了的。

    “公主,太子說得對,你要對付她不在于這一時。”南宮玉淺淺的笑。

    戰霓裳冷哼,目光帶著狠毒。

    戰臨淵目光冷冽的看向南宮玉,她竟然慫恿霓裳對付南宮淺!

    南宮玉對上戰臨淵的目光,身子微微僵了僵,背后陣陣發涼。

    總感覺他的目光帶著濃濃的警告。

    似想到什么,她心里咯噔一響。

    太子在護南宮淺!

    曾幾何時,戰臨淵從來不屑給南宮淺一個眼神,現在竟然護著她。

    該死的!

    肯定是因為上次皇上壽宴,南宮淺拔出了飛天匕首,得到了人中鳳女的稱號。

    不然太子怎么會護著那個小賤人!

    南宮玉氣得在心里咬牙癢癢,真是什么好便宜都給南宮淺占了。

    先是無緣無故達到了斗王的境界,后來又得到人中鳳女的稱號,現在對她不屑一顧的太子竟然也有心護她。

    ……

    南宮淺離開時,嘴角是冷笑,她之所以直接離開,是因為她看到了戰臨淵。

    要說她最不想見的人,非他莫屬。

    也知道他定會攔住戰霓裳,她才會放心走的。

    戰霓裳個蠢貨,自己被南宮玉利用了都不知道。

    “淺淺,你真霸氣。”北晴雪想到剛剛的事,只能對戰霓裳深表同情。

    “必須的。”南宮淺冷哼。

    今天的事只是開始而已,戰霓裳和南宮玉都是初云學院的學生,想必她進學院后,生活會非常的有趣。

    一個上午,南宮淺和北晴雪遇到了其它人,就是不見戰無極。

    南宮淺滿臉擔憂,他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