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138章 一定要搶過來

    “就是她!”喬雪茵惱的幾乎咬碎銀牙,沒想到會在萬獸山再次遇到她。

    她竟然沒有和鬼王在一起。

    真是太好了,這樣正好可以收拾她。

    只是想到上次迷霧森林里強大霸氣的鬼王,她還是有些膽顫驚心。

    剛剛聽說她在找銀色瞳孔的男子,這么說,鬼王也在這里?

    “小師妹,她現在就那么幾個人,我們過去殺了她,還有她手里的那根短蕭,似乎是什么神物,竟然能控制魔獸群。”羅思成眼里快速閃過一抹貪婪。

    喬雪茵并沒有馬上答話,如果鬼王不在這里,她肯定會迅速行動。

    但是鬼王在這里,他們就得掂量掂量,絕對不能魯莽行事。

    上次回到四方宗,她跟爹爹說了惹上戰無極的事,被狠狠訓斥了一頓。

    說實話,對戰無極,她還是有些后怕的。

    “你難道沒聽到她說在找銀瞳男子嗎?鬼王在這里,你打得贏他嗎?”喬雪茵瞪他一眼嘲諷道。

    羅思成想到上次大殺四方的男子,背后陣陣發涼。

    被那么多強者圍攻,竟然還沒有死。

    心里既是嫉妒,又是憤恨!

    “小師妹,我們就這樣算了嗎?”羅思成在心里詛咒著戰無極,是他搶走了很多年輕一代人的風頭。

    明明是一個被毒纏身快死的病秧子!

    上天真是太眷顧他,讓他擁有尊貴的皇子身份,和令人羨慕嫉妒的修煉天賦。

    喬雪茵低頭想了會,冷笑,“當然不,你們兩個去通知我爹和其它師叔伯們,我們幾個先跟著她。”

    那根短蕭既然可能是神器,一定要搶過來!

    要是她能控制魔獸,到時候還不在大陸出盡風關,到處讓人崇拜!

    不遠處山脈的草叢里,到處站著三三兩兩的人。

    剛剛他們都圍觀了南宮淺控制魔獸群的事。

    此時,他們都打起了碧玉蕭的主意。

    要知道在玄天修煉,就算斗氣修煉到再高的境界,也是不能馭獸的。

    要是擁有那根短蕭,便可以馭獸,得多拉風!

    ……

    “戰臨淵一直跟著我們哎。”北晴雪撇撇嘴,在心里非常瞧不起對方。

    “不管他。”南宮淺冷哼。

    “你最好以后都不要再理他,不然我會鄙視你的。”北晴雪傲聲道。

    南宮淺笑了,她是腦袋抽了才會理他。

    要不是戰臨淵粘上來,她保證這輩子都不會再跟他說一句話。

    南宮淺一路朝原本中年男人說的方向奔去,碧玉蕭可以馭獸,讓她多了一絲信心。

    要是戰無極遇到魔獸群,至少她可以用碧玉蕭控制一部分低級魔獸。

    “還有其它人跟著我們。”北晴雪眉宇間突然浮現一抹清冷,眸光也冷了幾分。

    南宮淺微微勾起紅唇,嘴角是譏諷的笑,從她離開山谷,她就感覺到了。

    要是她沒有猜錯,那些跟著她們的人,絕對是因為碧玉蕭。

    “一些心懷不軌的人。”南宮淺很無奈。

    碧玉蕭是娘親留給她的寶物,有可能還是她找娘親的重要線索。

    誰也休想從她手里搶走!

    北晴雪猛然反應過來,憤憤不平的怒道,“他們想搶你的短蕭?”

    “應該吧。”

    “真是討厭,這些人還要不要臉啊。”北晴雪打抱不平的罵道。

    欺負南宮淺一個小姑娘嗎?

    南宮淺覺得很苦逼。

    尋找戰無極的同時,還得防著身后那群狼!

    一路上,北晴雪都感覺有人緊緊跟著她們。

    “小姑娘,交出短蕭。”

    臨近傍晚的時候,終于有人按捺不住了。

    說話的人語氣狂妄十足,大有一副南宮淺要是敢不殺,他就立刻殺死她。

    看著遠處的人群,南宮淺嘴角是冷冽的冷笑,他們這是打算強搶嗎?

    “不可能!”南宮淺不想跟他們羅嗦。

    碧玉蕭是無論如何都不會交出去的。

    “小姑娘,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識時務者為俊杰,這個道理你懂吧?”中年男人陰森森的笑,狹長的眼里帶著勢在必得的貪婪。

    南宮淺看著漸漸圍過來的人群,眉頭微微蹙起。

    這些人肯定是玄天大陸各大家族,還有其它勢力的人。

    沒想到他們都打上了碧玉蕭的主意。

    “晴雪,你先走。”南宮淺冷聲道。

    北晴雪臉色一沉,怒不可遏道,“南宮淺,你把我北晴雪當什么人了,我可不是貪生怕死之人,怎么可能丟下朋友先走。”

    她是真的憤怒。

    不管南宮淺有沒有把她當朋友,她都是她的救命恩人。

    她這人有恩報恩,絕對不會拋下她走的!

    南宮淺看著她幽怨十足又憤怒的小模樣,突然笑了,她沒有看錯人。

    “你怕不怕死?”

    “怕,我還沒有追到我心愛的男人。”北晴雪撇嘴認真的說。

    南宮淺噴笑出聲,這個活寶!

    紅玉撲哧笑,果然是一類人,兩個情竇初開的小姑娘。

    “我也還沒有追到我心愛的男人,所以我也不能死。”南宮淺笑眼瞇瞇的說。

    北晴雪張了張嘴,或許過后,吃驚的說,“你在追鬼王?不是兩情相悅?”

    在看到南宮淺點頭時,她嘴角狠狠抽了抽。

    這丫頭真有勇氣!

    竟然敢去追鬼王!

    難道她不知道鬼王這個名號的由來嗎?

    聽說他娶了很多王妃,每個王妃新婚夜都會死。

    她想死嗎?

    “你們倆個在羅嗦什么,交出短蕭,你們一起活,不交出短蕭,就一起進地獄!”尖嘴猴腮的中年男人陰冷道。

    南宮淺黑溜溜的眸子轉來轉去,對方那么多人,如果硬碰硬,她和北晴雪不會有勝算。

    雖然有墨白三人,還有北晴雪的五名侍衛。

    再加上小龍龍,小白……

    “誰敢動她試試看。”戰臨淵突然走了出去,直接擋在南宮淺面前,一身的蕭殺之氣。

    “小子,別多管閑事。”

    “她是本太子的未婚妻,這是閑事嗎?”戰臨淵面目陰沉的瞪著說話之人。

    曾經他虧欠著南宮淺,以后他會保護她。

    四周的人聞聲,均是一怔,沒想到對方竟然是帝國的太子。

    “淺淺,你快走。”戰臨淵轉身目光柔和的輕笑。

    南宮淺緊緊繃著俏臉,目光冷凝,一字字冷硬道,“戰臨淵,就算你這樣做,我也不會領情。”

    戰臨淵壓下心里的酸澀,輕輕笑了笑,“不管你領不領情,我只是想補償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