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151章 生死不離

    老婦人聞聲,臉色沒有任何一絲一毫的變化,她只是靜靜的看著南宮淺,淡漠道,“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對我來說都不重要,畢竟我們以后再也不會有交集。”

    看著她淡然的模樣,南宮淺莫名覺得心里有些難受。

    不是她敏感,而是她覺得老婦人和戰無極之間肯定有著什么關系。

    不然她怎么會冒險幫他?

    “你和他有什么關系?”南宮淺還是問了出來。

    “姑娘,你的話有些多,你要知道你們的命還在我手上,我能幫你們,也能立刻殺了你們。”老婦人神情狠厲,說著威脅的話。

    南宮淺輕輕的笑,她目光淡然,自信滿滿的說,“我相信你絕對不會傷害我們,而且還會安全的護送我們出去,要是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是龍騰帝國的人,而且和龍騰皇家有著關系。”

    她明顯是護戰無極的。

    所以才會知道她是太子未婚妻后,會有那么大的反應,甚至要殺她。

    她擔心她是戰臨淵的人,對戰無極不利。

    “我不是龍騰帝國的人。”老婦人目光坦蕩語氣很肯定。

    南宮淺蹙眉,她不是龍騰帝國的,難道是青蓮帝國?

    如果真是青蓮帝國的人,又怎么會跟戰無極有關系。

    這會兒她腦子也有點亂。

    “那你和皇室……”

    “去看看他醒了沒,早些離開這里。”老婦人說著,拄著拐杖離開,很明顯她不愿意再跟南宮淺多說話。

    南宮淺抿了抿唇,朝茅草屋的方向看一眼,咬了咬牙,邁步跟上了老婦人。

    “無極他很想他的母后。”南宮淺突然開口道。

    老婦人的身子聽到這里,明顯的僵了下,“沒有兒子不想娘的。”

    “你……是無極母后嗎?”南宮淺試探的問道。

    “姑娘,你在胡說什么!”老婦人突然轉身目光凌厲的瞪著南宮淺。

    南宮淺毫不懼怕的對上老婦人逼人的眸光,一字字說道,“我知道你并不是天生的侏儒人,雖然你頭發白,臉上皮膚被毀,聲音蒼老,但我知道你其實挺年輕的。”

    前世她醫圣的名號不是白來的。

    老婦人神情微怔,沒想到她會說出這種話。

    “小姑娘,年紀輕輕不要自以為是。”老婦人譏諷又鄙夷的冷笑。

    “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么不跟無極相認,但我知道你肯定很愛他,他真的很想你,他……”

    老婦人手里的拐杖狠狠打向南宮淺的手臂,面色陰沉的冷冷道,“我讓你胡說,我不是他的母后,你閉嘴。”

    南宮淺咬牙忍著痛,眼睛有些發紅,繼續說道,“有次他睡著后,一直說著別走、別離開他這樣的夢話,當時的他看起來很痛苦,很落寂,我知道他應該在乞求他的母后別走。”

    “外人只知道鬼王冷血無情,身份尊貴,其實他也會有脆弱無助的時候。”

    老婦人再次揮起的拐杖,最后終究沒有落在南宮淺身上。

    “你什么都不知道。”老婦人面色痛苦的呢喃道。

    南宮淺咬了咬紅唇,低聲道,“你是不想讓他看到你這副面貌嗎?身為兒子,哪里會嫌棄娘親的。”

    老婦人搖搖頭,深邃的目光里噙滿水霧。

    許久過后,她才出聲。

    “我的確是無極的母親,但我不能與他相認,不想讓他看到我這副模樣。”軒轅琦聲音有絲哽咽,嘴角卻是笑意。

    在地底下待了十幾年,她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兒子,卻沒有想到有生之年還能再見到他。

    這輩子,她已經滿足了。

    南宮淺心里很是震撼,她竟然真的是戰無極的母后!

    原本所有的一切,她都只是猜測。

    沒想到……

    可她不是死了嗎?

    為什么會變成這個樣子?

    還在青蓮帝國的禁地里面?

    “我看得出來,你是真心對無極好,你會一輩子都陪在他身邊嗎?”軒轅琦眼里帶笑的看著南宮淺。

    “會,生死不離。”

    軒轅琦聽后,徹底放心,兒子這輩子能遇到這樣一位聰慧有情的女子,她再也不會有遺憾了。

    “打了你兩次,我很抱歉。”

    “我沒放在心上,可是你為什么不跟無極相認,只因為自己現在的模樣嗎?”南宮淺覺得不太可能。

    軒轅琦重重的嘆了口氣,朝遠處的古樹走去,最后坐了下來。

    南宮淺跟著在旁邊坐下,一副聆聽的模樣。

    “我的確不想讓他看到我這副模樣,還有一點,要是我與他相認,最后還是要分離,既然如此,不如不相認,這樣他就不需要承受兩次分離的痛苦。”軒轅琦淡淡的笑。

    當年無極已經痛了一次,她不想他再痛一次。

    南宮淺微愣,“你,你這是什么意思?”

    軒轅琦看向南宮淺,無奈的笑,“因為下來這里的人永遠出不去,這里是死地。”

    “死地!”

    “你別擔心,我會送你們出去的。”軒轅琦笑著安慰她。

    她不會讓自己的兒子和兒媳婦被困在這里。

    這輩子她再也沒有任何遺憾和不甘了。

    南宮淺到底是聰明人,她臉色變的超級不好看,“是不是要犧牲你,才能送我們出去?”

    “差不多吧,或許我會死,或許不會。”軒轅琦若有所思的說。

    “不行。”南宮淺當下就拒絕。

    好不容易找到戰無極的娘親,她不能死。

    要是戰無極知道自己的母后還活著,不知道會有多高興呢。

    她終于明白琦皇后為什么不愿意認戰無極了。

    得不到不是最痛苦的。

    最痛苦的是得到后又失去。

    “傻孩子,沒有人比我更熟悉這里,無極是我的兒子,你是我未來的兒媳婦,我必保你們安全出去。”軒轅琦握著南宮淺的手輕輕拍了拍。

    她是打從心里接受了這位兒媳婦。

    聽到兒媳婦三個字,南宮淺臉上微有些紅,“我是喜歡他,可他不喜歡我。”

    “無極從小性格冷漠,你恐怕需要多花點時間,他并不是無情的人。”軒轅琦說到兒子,滿臉的引以為傲,雖然這么多年,她在這里與世隔絕,卻也知道他的消息。

    “我不會放棄的。”南宮淺笑得陽光明媚,能得到婆婆的肯定,她心里自然高興。

    只是想到婆婆因為救他們,要犧牲自己,她怎么也高興不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