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204章 晚上大干一場

    司空黎聞聲,轉身朝謝筱娜看去,見她低垂著頭,眉頭微微蹙了蹙,她有男人了?

    “本少突然還真的就重口味了,你有意見?”司空黎不以為然的傲聲道。

    “你……”謝筱君見氣不倒司空黎,又挑撥不了他和謝筱娜的關系,氣得全身發抖,看向謝筱娜時,眼里滿是怨恨。

    南宮淺將目光從謝筱娜身上收回,她是被人欺負了嗎?

    對象還不是司空黎?

    要知道在這樣的世界,女子的名節可是很重要的。

    謝筱君這樣說,無非是想毀掉謝筱娜,以后還有誰愿意娶她?

    司空黎剛剛那樣說,雖然在維護謝筱娜,但絕對不是因為男女之間的感情。

    “小姑娘,年紀輕輕這么狠毒可是不好的哦。”南宮淺非常看不慣謝筱君的做法,再加上她原本罵司空郁白癡,這會兒是下定決心要滅了她。

    “不是我狠毒,而是她自己不知檢點,既然是事實,難道還不讓人說了。”謝筱君一點也不知悔改。

    她就是要狠狠羞辱謝筱娜。

    南宮淺冷笑,眼底閃著狂風暴雨的寒芒。

    “娜姐姐,你別怕,我和哥哥會保護你的。”司空郁拍了拍謝筱娜的肩膀安慰著她。

    在帝都,也就謝筱娜愿意陪她玩,其它人都說她白癡,不愿意跟她玩。

    謝筱娜抬頭,看著司空郁單純的模樣,嘴角是一抹苦笑。

    曾經被她定為惡夢的事,被謝筱君這樣說出來后,她反而松了口氣。

    以前,她一直想著隱藏,心里卻是惶恐不安的,總害怕有一天被大家知道。

    每天,她都過得提心吊膽。

    現在終于被大家知道,她反而無所謂了。

    只是她和司空黎再也不可能了吧,他是司空家的天之嬌女,哪里會看得上她這樣臟了身的女人。

    雖然一直以來,他們也沒有可能。

    因為她是暗戀。

    “嗯。”謝筱娜嘴角的笑比哭還要難看。

    “你別難過,過去的總會過去。”北晴雪朝她露出一抹鼓勵的笑。

    “是啊,未來才是最重要的。”南宮淺朝謝筱娜笑笑,希望她能走出來。

    謝筱娜見南宮淺和北晴雪眼神真誠,心里涌起一抹股暖意,眼睛發紅發酸,眼淚瞬間就流了下來。

    她以為別人知道后,都會瞧不起她。

    沒想到剛認識的她們竟然都沒有,反而鼓勵她。

    “認識你們真好。”謝筱娜笑著哽咽,心情瞬間好了些。

    另三名男子紛紛出聲安慰謝筱娜,然后怒瞪著謝筱君,沒想到她這么惡毒,竟然將人家的傷疤當眾揭出來,可想她的心有多壞。

    這樣的人,就算長得美,那也是丑陋不堪的。

    讓他們很是瞧不起!

    “無敵盟今天會散。”南宮淺往前走幾步幽幽笑道。

    “我覺得也是。”司空黎神情冰冷道,聽著謝筱娜的哭聲,他心里莫名有些煩躁。

    在他的記憶里,她從來沒有哭過,一直繃著張冷冰冰的臉。

    他以為她是堅強不可摧的,現在看來,她內心應該也是脆弱的。

    無敵盟聽著他們狂傲不知天高地厚的話,紛紛露出鄙夷和嘲笑。

    戰斗一觸即發!

    南宮淺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要大開殺戒,但今天她想這樣做。

    替她的朋友們打抱不平。

    之前加入司空黎他們,只是為了尋找一個臨時的保護傘,但現在她決定把他們當朋友,以后一起學習奮斗的伙伴。

    斗氣洶涌澎湃,能量劇烈的波動。

    空氣里彌漫著濃濃的血腥味。

    地上血流成河。

    南宮淺完全像是被殺神附身,此刻,她殺紅了眼,招招都帶著致命的攻擊,身姿行云流水,動作干脆又利落,毫不手軟。

    她可是斗皇!

    無敵盟就算人多,但大多數都是斗師和斗靈。

    就算十人圍攻她,對她也造不成什么影響。

    北晴雪同樣殺紅了眼,這是她從小到大,第一次這樣殘忍的殺人,只因為這些人太討厭了。

    反正殺了他們也不會讓他們死,索性她放開了,讓自己做一回劊子手!

    司空黎想著謝筱娜剛剛哭的模樣,招式越發的狠厲,最后將劉青山逼到一顆大樹邊,手里的長劍直挑他的下巴。

    “劉青山,現在知道錯了嗎?”司空黎冷笑,眉宇間透著廝殺之氣。

    劉青山身子哆嗦著,臉色難看的瞪著對方,突然,他嘴角閃過一抹詭異的笑,雙手抓著司空黎的劍朝自己心臟戳去。

    司空黎愣了愣,隨即反應過來。

    只是等他去抓劉青山時,對方的身子突然消失不見。

    他這是出了靈境!

    司空黎臉色鐵青,一腳狠狠踢向大樹,狡猾的劉青山,他肯定是找夠了五顆五階魔核,所以才會選擇自殺。

    這樣就算他提前出去,也算考核過關。

    戰斗很快結束,無敵聯盟的人,死的死,逃的逃,最后原地只剩下南宮淺八人。

    “哈哈哈,我們贏了。”司空郁鼓著掌天真爛漫的笑。

    謝筱娜看向南宮淺,眼里滿是詫異,沒想到對方的實力那么強悍,明明她看起來是她們四名女子中年齡最小的。

    “太解恨了,就是沒有拿到什么魔核。”北晴雪有些郁悶,那些人一死,身體便會自動離開靈境,他們哪里有時間去搶魔核。

    南宮淺倒覺得無所謂,她本來就沒想在別人那里拿多少魔核,還不如去獵殺魅魔。

    想到晚上很快來臨,她有些興奮雀躍。

    今天晚上得多殺一些魅魔,爭取他們八人都進高級分院。

    司空黎想到劉青山那個討厭的家伙能進初云學院,心情非常的不爽,“接下來的幾天,我們努力獵樣魅魔,爭取進高級分院。”

    到時候他們進了高級分院,有的是機會收拾劉青山。

    說不定還能氣死他!

    南宮淺挑挑眉,笑望一眼司空黎,“你能有進高級分院的想法是好的,因為我和北晴雪也是決定進高級分院,而且是必須進。”

    “看來我們很有默契。”司空黎吊兒郎當的笑。

    “沒感覺。”南宮淺聳聳肩膀。

    司空黎一臉受傷,明明就很有默契好嘛!

    八人迅速離開原地,打算找個地方先休息,晚上再行動。

    在靈境里待了這么多天,大家都發現了,只有晚上,才會有大量魅魔出來活動。

    既然大家都決定進高級分院,倒不如白天好好休息,養精蓄銳,晚上大干一場。

    南宮淺其實已經有了很多五階魔核,但她還是不敢松懈,萬一有人比他們還要多呢。

    畢竟這次有好幾百名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