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240章 殺人償命

    “胡老,他們胡說,分明就是他們將大批武器運進水霧城,想要謀反。”地上美艷婦人目光凌厲憤怒的控訴。

    南宮淺聞聲,眸光瞬間變得犀利無比。

    真有意思!

    先是城主說他們擾民,現在這錢女人竟然給他們添了一個更加莫無須有的罪名。

    謀反?

    他們是吃飽了撐著才會在這樣一個小小水霧城造反。

    胡全有雙眸微微半瞇,目光銳利的打量南宮淺,最后將目光定在戰無極身上,心里微微一驚。

    這個年輕男子很強!

    竟然讓他都感應到了一絲壓迫感。

    “老前輩,我相信你是一個聰明人,希望我們不要被人挑撥離間給利用了。”南宮淺輕掃一眼地上的美婦人,嘴角緩緩勾起。

    她突然覺得水霧城的城主死的挺冤枉的。

    他是被人利用了吧!

    仔細一想,看來教唆城主來搶武器的人,真正的目標應該不是武器。

    而是……

    南宮淺眉眼一沉,不用多想,她都知道了對方真正要對付的人,是她!

    “你什么意思?”胡全有沉著臉瞪著南宮淺。

    南宮淺看一眼美艷婦人,盈盈一笑,“有人想看我們和城主府斗起來,到時候好坐收漁翁之利,城主好像真的白死了。”

    胡全有到底是閱歷豐富的人,渾濁的雙眸里驟然閃過一抹精光。

    他對胡盛還是有些了解的,雖然為人狂傲自大,但還不至于平白無故去搶一批武器,除非真的有人用大利益唆使了他。

    “怎么回事?”胡全有神色嚴峻的看向美艷婦人。

    “胡老,他們是信口開河,就是不想承擔責任,城主死的好慘啊。”美艷婦人說著趴在胡盛尸體上痛哭流涕起來。

    南宮淺在心里冷笑,她不知道這個女人是否收了什么好處。

    貌似剛剛就是她的哭喊聲,才將城主府其它人引來的。

    胡全有臉色越來越難看,最后看向南宮淺,目光陰沉冷冽,“我不管什么挑撥離間,我只知道你們殺了胡盛,殺人償命,血債血還。”

    南宮淺臉色變得凝重起來,這個老者會不會就是戰無極說的斗尊?

    看他的樣子,似乎年齡不小,再加上他身上那股令人無法忽視的氣勢,肯定是一名強者。

    “沒錯,殺人償命。”美艷婦人猛地抬頭,目光陰狠的瞪著南宮淺,那模樣活像要吃了她似的。

    “人是我殺的。”戰無極緩緩往前走了一步。

    胡全有目光漸漸變得幽暗,身上的氣息越來越濃郁,竟然是他動的手。

    “年輕人,既然如此,老夫就不客氣了。”胡全有眼底殺氣一閃。

    只見他輕輕一甩袖子,頓時一道斗氣波浪猛地向戰無極所在的地方席卷而去。

    戰無極站在原地沒動,在感覺斗氣鋪天蓋地向他越靠越近時,突然他一掌狠狠打了出去。

    剎那間,原本波動的斗氣全部朝一個地方靠近,最后形成了一個漩渦。

    南宮淺瞳孔微微一縮,臉上滿是驚訝。

    戰無極這是什么招數?

    竟然將對方的斗氣全部聚集到了一起,他這是要做什么?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匯聚成漩渦的斗氣剎那間灰飛煙滅!

    動蕩的空氣,瞬間恢復平靜。

    四周的人紛紛倒吸口涼氣,特別是城主府的人。

    知道胡全有的人,對他只有膜拜。

    但是現在鬼王竟然一招將他的斗氣全部化沒了!

    沒錯,就是化沒了!

    這是什么詭異的招式?

    胡全有心里是深深的震撼,他瞳孔睜得大大的,一臉的不可置信。

    這怎么可能呢?

    他可是斗尊啊啊啊!

    對方竟然……

    胡全有想著對方可能也到了斗尊,只感覺體內氣血翻涌,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早在他第一眼看到戰無極時,他就覺得這個男子太高深莫測,因為他也感應不出他的斗氣是什么境界。

    “你……”他怒目瞪著戰無極。

    “你要是想繼續,我會奉陪。”沒有怒,只有輕飄飄的幾個字。

    但眾人均被戰無極身上那股凜冽的殺氣,驚的心狠狠跳了下。

    胡全有氣得全身發抖,唇畔抿得死死的。

    他感覺得出來,要是他和對方硬碰硬,最后他未必能占上風。

    這個年輕人太讓人看不透。

    大陸上何時出現這樣的年輕強者了?

    “你們想安全離開城主府也可以,但畢竟你殺了人,而胡盛并沒有搶到你們的武器,要是你打贏我的十階魔獸,我就讓你們走。”

    胡全身雙眸里泛著陰冷的寒光,目光定在南宮淺身上。

    心里是陰森森的冷笑,他不相信這個年輕的姑娘能打贏他的十階魔獸。

    要是這個小姑娘敢答應,他就說到做到。

    要是他們不敢答應,拼了這條老命,他也不會讓他們安全離開城主府。

    “喂,老頭,你這不是故意為難人嗎?”歐陽倩汐鄙視道。

    南宮淺怎么可能打贏十階魔獸?

    十階魔獸可是相當于斗尊的存在。

    “我說你怎么這么陰險?”夜千然揚唇冷笑,眼里滿是鄙夷。

    竟然用十階魔獸!

    南宮淺能贏還好,要是不能贏,豈不是會被他的魔獸撕了,到時候還真的是一命抵一命。

    “老前輩強人所難了吧。”落風影蹙了蹙眉頭,眼底深處快速閃過一抹讓人難以捕捉到的凌厲殺氣。

    十階魔獸又豈是一般人能應付的。

    南宮淺就算再強,也不可能贏十階魔獸,除非她能打贏斗尊。

    但她現在絕對沒有到斗尊。

    戰無極臉色沉了下去,銀瞳里蕭殺的光芒一閃而過。

    “好,我答應!”南宮淺微微勾起紅唇,甜甜的笑道。

    不就是十階魔獸,又不是沒有對付過。

    胡全有雙眸瞬間瞇起,心里很是詫異,她竟然答應了?

    她難道不知道十階魔獸相當于斗尊嗎?

    “你確定要答應?”胡全有有些質疑的問道。

    “是,如果我贏了,你就不準再找我們任何麻煩,如果我死了,也不怪你。”南宮淺揚著下巴狂傲道。

    胡全有聽完,先是一愣,隨便哈哈大笑,“小姑娘,有氣魄,好,老夫答應你。”

    語落,他召喚出他的十階魔獸。

    一只暗紅色的赤火豹!

    赤火豹獠牙鋒利確立,閃著幽冷的寒光。

    如銅鈴般的眼睛,帶著嗜血的光芒,像看死人般看著南宮淺。

    南宮淺打量一眼赤火豹,緩緩朝院子中央走去。

    這是一場生死戰!

    她只能贏,絕對不能輸!

    ……

    新浪微博:作者公子夜,紅包口令:大公子棒棒的弄不了兌換碼,大家來搶紅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