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277章 晉級三星斗皇

    男子聽到這里,心狠狠一沉,面具下的臉冷若冰霜,聲音冷冽無比,“我不會忘記。”

    語落,他轉身便走。

    “國師大人沒忘記就好。”

    “別再弄疫病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也不要在云族放火,那樣只會讓我們身上背負更多冤靈。”男子邊走邊冷聲道。

    “國師大人放心,我已經為他們做了超渡,相信他們都已經去了極樂世界。”老婦人陰惻惻的笑。

    夜色下,她一身漆黑,與黑夜完全融合一體。

    遠遠望去,十分的詭異駭人。

    ……

    “該死的,也不知道白虎那臭小子跑到哪里去了。”洛千凝咬牙切齒憤憤道。

    整整五天,他們在云族的都城不分白天黑夜的找,但就是沒有找到白虎。

    就好像那日從天山下來后,他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但是有一點她可以肯定,白虎絕對還在這座都城里。

    “估計他故意藏了起來,就是不讓我們找到。”一名長老捋了捋胡須沉聲道。

    “我今天見到過他,只是那臭小子速度太快,才眨眼間的功夫,便消失的無影無蹤。”另一名長老勃然大怒道。

    想到今天他差點就要抓到白虎,心里那叫一個激動。

    “這樣下去肯定不行,我們得想一個好辦法。”

    “怎么想辦法?重點是我們現在連他的衣角都碰不到。”一名長老罵罵咧咧道,等哪天真的收服白虎后,看他不好好收拾他。

    洛千凝臉色特別的難看,這次出來,她是下定決心一定要把白虎神獸帶回圣黨。

    “歐陽倩汐那邊有行動沒?”洛千凝冷冷道。

    “說來也奇怪,那天他們還搶著想要收服白虎,可是從天山回來后,他們這幾天根本沒有出動去找白虎,而是在解決云族的疫病。”

    “估計是他們見白虎神獸自己跑了,所以放棄了。”

    洛千凝沉吟片刻,冷笑道,“他們是絕對不會放棄白虎的,只是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那個南宮淺雖然看起來嬌小柔弱,但她知道,對方一定很精明。

    雖然她現在沒有行動,但是說不定,她暗地里已經有了行動,只是他們不知道罷了。

    ……

    這五天,南宮淺除了治病,便在房間里專心修煉。

    她不僅在修煉,還有在等。

    等白虎自己找上門來。

    解掉疫病后,云族倒是變得風平浪靜,恢復了往日的寧靜。

    段文彌竟然也沒有再使幺蛾子。

    聽段月琳說,他可是帶著人四處在找白虎神獸。

    而圣堂的人也沒有放棄,也在都城發了瘋似的找。

    南宮淺從神農空間出來的時,面帶笑容,神清氣爽,笑得那叫一個歡喜若狂。

    因為她在神農空間里修煉了足足三天,也就是三個月,然后晉級極了。

    從二星斗皇,到了三星斗皇。

    她剛出來,便看到戰無極坐在她的房間里。

    “老師。”她笑得眉眼彎彎的走過去。

    戰無極瞅她一眼,眼底有絲詫異,“晉級了?”

    “嗯,三個月的時間也應該晉級。”南宮淺苦著臉,她嫌棄慢了。

    “要學會知足。”戰無極看她的表情便知道她在想什么,嘴角忍不住一抽。

    雖說她在神農空間里是渡過了三個月的時間,但在現實中,也就三天而已。

    要知道別人到了斗皇,想晉一個小境界,也是需要好幾個月的,除非有什么寶物輔助,才會在一個月內晉級。

    “知道啦。”南宮淺撇撇嘴輕笑。

    想著收服白虎,就能馬上回去初云學院,她就滿心雀躍。

    終于,她離去星月大陸的日子越來越近了。

    “戰無極,你說我去乾坤秘地的第五層修煉,能晉級到斗宗嗎?”南宮淺雙手托著下巴,烏黑發亮的眸子眨呀眨的望著戰無極。

    她現在才三星斗皇,想要晉級到斗宗,還有六個小境界。

    “不能。”戰無極非常確定的說,乾坤秘地再是寶地,也不可能讓一個人連續晉級六個小境界,更何況還是斗皇。

    要知道在斗氣修煉上,越是后面的境界,越是難晉級。

    南宮淺哭喪著臉,眉頭狠狠擰緊,竟然還是不行。

    那她就還得想其它辦法。

    突然,她雙眸放光,眉飛色舞道,“你說我要是收服了四大神獸,是不是就可以帶著他們一起去星月大陸闖蕩。”

    到時候就算遇到強者,她有四大神獸在手,難道還怕他們不成?

    戰無極銀瞳里滿是鄙視,耐心的教育她,“不要把希望放在四大神獸上,他們被封印了上千年,現在實力絕對沒有達到他們以前的顛峰狀態,要是遇到其它強大的神獸,怎么斗?”

    聽完,南宮淺幽怨的望著他,他的話如一盆涼水從她頭上直直潑下,將她的一腔希望全部澆滅掉。

    ……

    “南宮姑娘,我們真的不出去找白虎神獸嗎?”段旭升見南宮淺閉關出來后,立刻過來找她。

    他的人告訴他,段文彌和圣堂的人正在馬不停蹄的找白虎。

    可是南宮淺閉關前告訴他,讓他們不要有任何行動。

    到現在,他還是不能理解她的做法。

    “當然不用。”南宮淺抓著蘋果狠狠咬了口,水盈盈的眸子里閃著狡黠的亮芒。

    算算日子,白虎也逍遙了好幾天,應該快來了吧。

    “那……萬一白虎神獸被他們收服去了怎么辦?”段旭升思考了片刻,還是說出了自己的擔憂。

    這幾天族里的疫病解決后,他也就沒什么事,每天想的也就是白虎的事情。

    南宮淺挑了挑眉,展顏甜甜一笑,“他們從天山下來就在找,你見他們找到了嗎?”

    段旭升搖搖頭,對方沒日沒夜的找,都沒有找到白虎。

    南宮淺翻白眼,這樣不就得了嗎?

    段月琳和東方陌等人雖然都不明白南宮淺為什么不帶他們去找白虎。

    但她說什么就是什么,她敢這樣做,必定有她的理由。

    而且那天她也說了,收服白虎需要智取。

    又是過了三天,這天晚上,南宮淺在她住的院子里烤著魚。

    小龍龍和小白看得眼睛直發光,就差流口水。

    這是它們倆第一次看南宮淺烤魚。

    看著那金黃色香氣撲鼻的魚,一直對魚不感冒的小白也有了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