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477章 陰魂不散

    “竟然有藥材。”南宮淺臉上滿是詫異,這還是她第一次聽說石頭里有藥材的。

    真的太神奇了!

    “是啊,有些藥材就是生長在石頭里的,而且還是很珍貴的。”容錦笑笑道。

    南宮淺眨眨眼,她知道有些藥材是會扎根在石頭里,但不至于生長在封閉的石頭里面。

    都沒有空氣,如何生存?

    “走,我們去看看。”南宮淺眉飛色舞興奮道,反正她有小白,到時候發現里面有藥材,她就買了。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往廣場里面走去。

    廣場方圓有好幾百里,到處都是熱鬧的人群,還有各種吆喝叫賣聲。

    南宮淺似想到了龍騰帝國的賭石廣場,這里比那里更熱鬧,場面更壯觀。

    雖然已經是晚上,但還是很多人。

    突然,一名瘦弱的男子跑到了南宮淺等人面前,非常熱情的說道,“各位是想賭石嗎?”

    “是啊。”南宮淺笑著回答。

    “如果各位真想賭石,不如我帶你們去一個地方,那里可是千濟城最大的賭石場子,而且賭中的機率很高。”

    “哦?什么地方?”南宮淺挑了挑眉,瞬間明白這名男子是來拉客人的。

    “聚寶樓,那里是千濟城最大的賭石樓,看各位穿著富貴,那個地方才是最適合你們的,你們要是去了,肯定會賺個盆豐缽滿。”男子笑眼瞇瞇的說。

    “你不會是騙子吧。”歐陽倩汐陰陽怪氣道。

    男子急忙擺手,搖頭一臉真誠道,“絕對不是,你們要是不相信可以問問周圍的人,他們都知道聚寶樓,只不過那里太有檔次,一般人根本玩不起,我看各位氣質非凡,那地方才適合你們尊貴的身份,這才推薦你們的。”

    “算你會說話。”歐陽倩汐笑。

    南宮淺最后還是決定跟著去聚寶樓,這個廣場都是小攤小販,海石都非常小塊,應該沒多少里面有東西。

    倒不如去大點的地方。

    聚寶樓是嘛!

    她怎么有種聚寶樓今天晚上要大吐血的感覺。

    在瘦弱男子的帶領下,南宮淺十幾人浩浩蕩蕩涌進了聚寶樓。

    聚寶樓一共有六層,占地面積異常的寬闊,一點也不比廣場小。

    難怪是北濟城的第一賭石場子。

    “來來來,幾位里面請,我們這里的賭石分為低級,中級,高級,不知道你們要賭哪一種?”接待的男人笑容滿面的尋問。

    南宮淺看了看一樓的格局,說道,“高級。”

    要賭就賭好的!

    “好嘞,請各位跟我們上三樓。”接待的男人笑得如一朵燦爛的花,立刻領著他們往三樓奔。

    南宮淺等人上三樓時,每個賭石臺前都站著三三兩兩的人群。

    這場面完全就像菜市場似的。

    南宮淺掃視一圈,賭石就像賭博,真是太瘋狂了!

    突然,她看到了熟悉的人,真是冤家路窄。

    可不就是沐清妍他們嗎?

    自然,沐清妍也看到了南宮淺,頓時,雙眸憤恨的瞪著她,好像她們之間有不共戴天之仇。

    沐清妍的確是恨極了南宮淺。

    她不僅搶走了她的綻生花,還羞辱了她,這筆賬肯定是要好好算算的。

    “清妍,怎么了?”一道溫柔如水般動聽的聲音響起。

    “姐姐,就是那個帶著面具的丑八怪搶走了綻生花。”沐清妍朝身邊一襲高貴紫裙的女子告著狀。

    “就是她啊。”沐幽若緩緩勾了勾紅唇。

    “嗯,她竟然也來賭石,看她那土包子模樣,也賭不中。”沐清妍惡狠狠的說道,臉上滿是厭惡。

    沐幽若微微笑,她本就長得美,溫柔一笑,四周萬物均失色。

    周圍的男人紛紛盯著明眸皓齒巧笑嫣然的沐幽若,眼里均是露出驚艷的光芒。

    南宮淺看了看沐清妍,又看了看沐幽若,帶著大家朝另一端走去。

    她是來賭石的,不想惹事。

    不過要是她們招惹她,就別怪她不客氣。

    南宮淺迅速走到一個賭石桌前,然后召喚呼呼大睡的小白,小白迅速從契約空間跑來出來,團成一團窩在南宮淺的懷里。

    “我要賭石。”南宮淺抱著小白朝賭石桌前的人笑道。

    “好嘞,不知道小姐想買哪一塊?”

    “就這么幾塊嗎?我要買很多,能不能帶我去你們倉庫里挑?”南宮淺眨眨眼盈盈笑道。

    賭石桌前的工作人員愣住,去倉庫挑?

    還要買很多?

    她是不是傻啊。

    賭石哪有那么容易,賭中一塊都是靠運氣,她一出手就要買很多。

    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錢多人傻?

    南宮淺忽視掉對方詫異的目光,拿出一疊金票,霸氣道,“賣不賣?”

    工作人員在看到厚厚的一疊金票時,雙眸里冒著精亮的光芒。

    天啦嚕!

    竟然那么多錢!

    “小姐請稍等,這個我需要去請求。”

    “去吧,我可沒有太多時間等。”南宮淺揚了揚精致的下巴,一臉大爺的模樣狂傲道。

    工作人員臉上露出討好的笑容,立刻去找自己的老大。

    沐清妍微愣,隨即笑了起來,陰陽怪氣道,“有些人就是沒腦子,她以為賭石是那么容易賭中的嗎?”

    “可不就是,不過有些人腦子被驢踢了,那也是沒有辦法的。”董卓滿臉鄙夷的哈哈大笑。

    頓時,三樓在場的其它人都紛紛看著南宮淺。

    他們是聚寶樓的常客,從來沒有人像她那樣一次買很多海石的,畢竟想賭中太難了,每一塊都需要好好推測才行。

    而且聚寶樓里的海石并不便宜,但要是賭中的話,賺的也是可以翻好幾倍。

    賭石,靠的就是運氣和實力!

    南宮淺并不搭理沐清妍他們的各種嘲笑,悠閑的抱著小白參觀四方桌上擺著的海石。

    突然,樓梯口傳來一陣騷動,只見一名穿著錦衣華服的年輕男子在好些人的擁簇下緩緩走了進來。

    南宮淺順著聲音望去,她的目光并沒有停在那名華服男子身上,而是正在上樓梯的黑衣男子身上。

    她臉色沉了沉,果然是陰魂不散。

    他竟然也來了!

    沐清妍在看到黑衣男子時,眼睛亮了亮,露出愛慕的光芒。

    沒想到在這里也能遇到他。

    夜千然等人自然也看到了那抹高大挺拔尊貴非凡的黑色身影,頓時,大家神色各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