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484章 神經病

    “你覺得你擺脫得了我?”帝弒天也不怒,反而意味深長的看著她,修長挺拔的身影散發著一股唯我獨尊的霸氣。

    就好像他是在場的主宰者!

    容不得南宮淺反抗。

    南宮淺倒吸口氣,憤憤的瞪著他。

    她竟然不知道拿他應該怎么辦?

    她無奈的笑了笑,那天為什么要遇到?

    為什么要跟他相遇?

    上天真是愛跟她開玩笑。

    算了,他愿意跟著就跟著,反正她是不會給他好臉色看的。

    “喂,你憑什么欺負小丫頭。”東方陌怒目瞪著帝弒天,一副要打架的陣勢。

    剛剛有那么一瞬間,他覺得面前的人就是戰無極。

    因為他們狂傲起來的氣勢太像了!

    帝弒天目光淡漠的掃一眼東方陌,冷冷道,“這是我和她的事,與你無關。”

    “當然有關。”東方陌一臉敵意的盯著帝弒天,目光微微有些復雜,心里更是矛盾不已。

    當初得知戰無極死時,他的確有些難受。

    可是現在看著這個像戰無極的人,他又寧愿他已經死了,永遠都不要再出現在小丫頭面前,還有他面前。

    他堂堂炎月帝國的太子,每次在他面前都是處于下風,這讓他異常的不爽!

    “我們走吧。”南宮淺將金票全部收起,準備回去后分給大家。

    容錦點點頭,隨著一行人快速跟上。

    北子安見狀,高呼一聲師父,非常熱情又狗腿的追了上去。

    帝弒天瞇了瞇眼睛,目光追隨著南宮淺的背影。

    他不懂自己為什么下不了手殺她?

    如果是以前,哪個女人敢那樣冒犯他,絕對早就命喪在他手里。

    但現在他卻對一個初見之人硬是下不了手。

    這完全不像他熟悉的自己。

    半夜,南宮淺做了一個惡夢,等她驚醒的時候,便看到床邊有一抹高大的身影,頓時又是驚了驚。

    “帝弒天,你做什么啊。”南宮淺沒好氣的怒道。

    大半夜他不睡覺,他站在她床邊做什么?

    簡直神經病!

    帝弒天目光冷冷的盯著南宮淺,突然他伸手掐向她的脖子。

    南宮淺根本來不及反應,等她要做什么時,帝弒天的手已經掐上她的脖子,而且周圍有一股力量禁錮了她,讓她根本不能動。

    “你!”南宮淺瞪大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他。

    他這是要……殺她?

    南宮淺只覺得呼吸越來越困難,心里全是疑惑,以她的推測,之前他有太多機會可以殺她,但他都沒有動手。

    為什么現在要對她動手?

    他眸光漆黑深邃又冰冷,猶如千年寒冰,像地獄里走出來的嗜血修羅,十分的恐怖。

    南宮淺有種自己要窒息的感覺,想反抗卻不能反抗,這讓她感覺很無力。

    他到底是什么人?

    為什么可以禁錮她?

    南宮淺目光憤怒又幽怨的瞪著他,她剛剛做的夢竟然和他有關。

    她看到他被熊熊燃燒的火焰包圍,全身是血,身上有著無數觸目驚心的傷口,看起來十分的痛苦凄涼狼狽。

    明明他那個樣子,她應該覺得非常解氣的。

    可是,夢里的她竟然會心痛。

    她想過去救他,雙腳卻根本不能動,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承受火焰的燃燒,全身傷痕累累的流血。

    可是現在,他竟然要殺她。

    這個王八蛋!

    突然,帝弒天放開了南宮淺。

    得到自由后,南宮淺大口大口喘著氣,剛剛有那一瞬間,她真的很怕他會殺了她。

    “你……”

    “我們之間一筆勾銷。”帝弒天冷傲的說完,飛身從窗戶口離開。

    南宮淺憤憤的看著他離開的方向,伸手捂了捂胸口,怒聲罵道,“神經病!”

    剛剛的事現在還讓她心有余悸。

    他強勁有力的手死死掐著她的脖子,那種瀕臨死亡的感覺讓她差點絕望。

    “王八蛋!”南宮淺忍不住又罵道,眼睛微微有些發酸,心里委屈極了。

    以后他最好再也不要出現在她面前。

    這個人實在太高深莫測,不按常理出牌。

    她以為他不會殺她,哪知道他剛剛竟然……

    雖然不知道最后他為什么改變了主意。

    “小龍龍,你為什么不出來幫我?”南宮淺怨念道。

    “他施展了空間禁錮,我沒法出去。”小龍龍認真嚴肅的說,它在契約空間里早就抓狂了好么。

    有空間禁錮,外面的空氣已經凍結,它怎么出去?

    那個壞人,竟然欺負淺淺!

    空間禁錮?

    南宮淺倒吸口氣,她好像在哪本書見過這個的介紹,修煉這個技能,能讓空氣暫時凍結,當然這也將會耗費很多力量。

    一般不到關鍵的時候,是不會有人愿意使用這個的。

    而且不是每個人想修煉就能修煉的,前提必須是力量強大。

    這一夜,南宮淺睡得特別不安穩,滿腦子都是帝弒天。

    就算睡著了,他也會出現在她的夢里,然后將她驚醒。

    南宮淺差點崩潰,于是第二天早上,她頂著一雙熊貓眼出現在大家的視線里。

    “淺淺,你的黑眼圈咋這么嚴重,昨晚做什么壞事去了?”歐陽倩汐眨眨眼戲謔的笑道。

    她這副樣子倒有些像昨晚沒睡覺似的。

    南宮淺沒好氣的白她一眼,“修煉!”

    “你真是太勤奮了。”歐陽倩汐稱贊。

    “必須的。”南宮淺臉不紅心不跳的回答。

    一桌人剛坐下吃早飯,哪知道北子安闖了進來。

    “師父,徒兒來給你請安了。”北子安英俊的臉上洋溢著熱情四射的笑容,看南宮淺時,充滿了崇拜。

    南宮淺嘴角抽搐,他怎么也陰魂不散啊!

    她最近是怎么了?

    走桃花運?

    呸!

    她根本不會喜歡他們。

    “請安你就空手來啊?”歐陽倩汐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北子安神秘一笑,鼓了鼓掌,門外幾名少女提著食盒走了進來,緊接著,她們將食盒里的東西端了出來。

    剎那間,包廂里香味四溢。

    “這是我們北濟城最有名的水晶魚蝦餃,保證各位喜歡。”北子安笑眼瞇瞇說道。

    南宮淺看向面前的餃子,餃子皮晶瑩透亮,甚至能夠看到里面的餡,聞起來特別的香。

    “北子安,你別想獻殷勤。”北晴雪臉色非常不好看的冷冷望著他。

    “別吃醋,等我給師父獻完殷勤,就給你獻殷勤。”北子安朝北晴雪痞痞的眨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