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518章 故意為難她

    “各位現在跟我去南家吧,我們來了鮫魚族,他們應該不會知道,暫時是安全的。”南笙溫柔的笑看著眾人。

    她打從心里欣賞南宮淺,沒想到她是一位這么聰慧的女子,讓人不得不佩服。

    也難怪她能拿到水靈珠。

    南宮淺點點頭,此時,他們正在一座島嶼的碼頭邊,原來鮫魚族是在海域深處的某處島嶼上,這座島嶼占地面積非常的大,看來鮫魚族并小。

    在南笙的帶領下,南宮淺一行人往鮫魚族內走去。

    隨著越往鮫魚族里面走,南宮淺臉上的神色越激動,因為她胸口涌起一抹異樣又熟悉的感覺。

    就是她之前去云族和炎族有的感覺。

    玄武在鮫魚族嗎?

    南宮淺眉宇間是控制不住的喜悅,如果玄武在這里,那是再好不過,現在正好來了鮫魚族,可以趁機將它喚醒契約。

    看來她得問問南笙,說不定她知道一些內幕。

    在南笙的帶領下,南宮淺一行人來到南家。

    來的路上,南笙也向大家介紹了南家,南家是鮫魚族四大家族之一,之前在海皇神殿前碰到的葉清玲,葉家也是四大家族之一。

    “南笙,南依,你們膽子太肥了,竟然偷跑出鮫魚族。”

    南家姐妹剛走進南家大院,一年中年男人氣勢洶洶的沖了出來,臉色特別難看的吼道,當看到南宮淺他們時,眉頭深深蹙起。

    “爹,我們這不是回來了嗎?”南笙走上前笑道。

    “爹,我們不是好端端的嘛,你著什么急啊。”南依眨巴著大眼睛嘻嘻笑道。

    南楓看著兩個女兒,真是又愛又恨,她們這次竟然偷偷摸摸離開南家,害他擔心死了,好在現在她們安然無恙。

    “他們怎么回事?”南楓目光防備的盯著南宮淺他們,這些人并不是鮫魚族的人。

    隨即,他目光凌厲的瞪向南笙,她好大的膽子,竟然把外族人帶來,就不怕族長追究嗎?

    “爹,他們是我和南依出去認識的朋友,還有一件重要的事,他是南依的夫君。”南笙邊說邊指向北子安。

    “什么!”南楓瞪直眼睛,目光冷冷的掃向北子安。

    北子安被他一看,只覺得四周涼颼颼的,岳父的眼神真可怕!

    他突然打起了退堂鼓,可不可以不娶了?

    南依見狀,抱著南楓的手臂,委屈的說道,“爹爹,他就是上次闖進我浴池的人,就是他看了我的身子。”

    “臭小子,你竟然敢欺負我的女兒。”南楓說著,氣勢洶洶的朝北子安沖去,那陣勢似要活活撕了他。

    北子安瞬間變成了苦瓜臉,但現在在人家的地盤上,他能躲嗎?

    于是,他索性站在原地。

    反正有師父和爺爺在,他們應該不會看著他被打。

    南笙和南依嘴角抽抽,爹爹不會真的要打北子安吧。

    但是畫風很快變了。

    只見南楓在北子安面前停了下來,他雙手負在身后,一本正經的打量北子安,然后點點頭,滿意的笑道,“嗯,長得倒是一表人才又高大,模樣也不錯,配我們南依還行。”

    “……”眾人。

    “哈哈哈,我家孫子人的確不錯。”北丹青聽著南楓夸北子安,心情那叫一個好。

    剛剛看著對方氣勢洶洶的模樣,他還真的擔心他會打孫子呢。

    南楓看向北丹青,笑道,“前輩,是北家的基因好,不過畢竟你們是人族,我們是鮫魚族,這婚姻恐怕是不行的。”

    北丹青是過來人,也是一只狡猾的老狐貍,哪里聽不出對方是故意那樣說的。

    “南家主,我家孫子和南依那樣相遇也是他們之間的特殊的緣份,你放心,南依姑娘進我北家,絕對沒有任何人會欺負她,我保證北家以后就她一個女主人。”北丹青信誓旦旦的說。

    這個他還是能跟他保證的。

    “北家一定會隆重的將南依娶進門。”北丹青樂呵呵的笑道。

    他巴不得替北子安辦一場盛大的婚禮,鬧得整個北濟城盡知。

    南楓聽他這樣說,挑了挑眉,隨即豪爽的笑道,“嗯,前輩這樣說,我就放心了。”

    他知道這婚事肯定是南笙定的,大女兒是一個穩重的人,她不會隨便給妹妹找這樣一門親事,她都愿意了,說明這門親事不錯。

    剛剛他那樣說,只是想看看北家的表現。

    現在這位老前輩說的話,他非常的滿意。

    兩位女兒都不小了,他自然希望她們都有一個幸福的家庭。

    大女兒的事,他插不了手,現在看著小女兒有了歸宿,他就放心了。

    “爹,這位南宮姑娘拿到了水靈珠。”南笙伸手指了指南宮淺輕笑道。

    “水……靈珠。”南楓聞聲瞪直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

    南宮淺眸光微閃,笑問道,“不知道你們要水靈珠做什么?”

    南楓在心里嘆氣一聲,剛想開口說話,突然外面傳來一陣陣整齊有序的腳步聲,似乎來了很多人。

    南宮淺的第一反應就是有危險,似乎是什么軍隊將整個南家包圍了。

    站在院子里的人全部朝門口望去,只見為首一名穿著戰服的中年男人帶著一隊人走了進來,當看到南宮淺他們時,臉色瞬間陰沉下去。

    “南家主,你竟然敢帶外族人來鮫魚族,該當何罪。”狄煥然目光冷冷的盯著南宮淺一行人,臉色越來越難看。

    南家人簡直太大膽,竟然帶這么多外族人來。

    南楓剛要說話,南笙往前走了幾步,面若冰霜道,“狄將軍,人是我帶來的,有什么事我承擔。”

    “南姑娘,你明明知道族里有規定,我們不允許帶外人來的,你竟然……”狄煥然蹙了蹙眉頭說道,她怎么就糊涂了呢。

    “帶我去見族長吧,我正好有事跟他說。”

    “這……”

    “怎么?我不能見族長?”

    狄煥然連連搖頭,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南姑娘,族長現在不在族內。”

    “什么意思?他不在族內,誰安排你來這里的?”南笙目光銳利的冷冷道。

    “族長安排我過來抓人后,帶著族長夫人去了水月島。”狄煥然想了想還是如實說話。

    南笙聞聲,臉色狠狠一沉,嘴角浮起一抹冷笑。

    他這是什么意思?

    故意為難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