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601章 不準看別的男人

    碧落心里咯噔一聲,她們從來沒有見過面,她竟然知道她是半神的后人!

    于是,她散發神識去查探沐紫琪的身份。

    當她看到她的身份后,臉上滿是驚訝。

    “我覺得我們可以成為很好的合作伙伴。”沐紫琪微微笑道。

    碧落突然就笑了,“能和你合作,是我的榮幸。”

    “碧宮主也不差,在人族當中,身為半神的后人可是很尊貴的。”沐紫琪笑道,集齊南宮淺的敵人,她們合作自然能更好的折騰她。

    碧落淡淡笑了笑,心里有些苦澀。

    她再是半神的后人又怎樣,跟她,南宮淺,戰無極他們的身份比起來,她顯得太過渺小。

    “不知道如何稱呼你?”

    “我叫沐紫琪。”

    “我是碧落,沐妹妹剛剛說的翼族青龍是怎么回事?”碧落眼里閃過一抹厲芒,南宮淺該不會是想去翼族契約青龍吧!

    沐紫琪揚了揚紅唇,嬌笑道,“碧姐姐知道南宮淺手里有三只神獸的事吧,現在她就差最后的青龍,如果她再契約青龍,到時候她的實力會大增。”

    “所以我們要阻止?”碧落挑了挑眉,心里是濃濃的嫉妒。

    她能不嫉妒嗎?

    南宮淺契約的可不是普通魔獸,而是神獸。

    要是再契約青龍,她就把上古四大神獸全部收到了囊中。

    如果再讓她實力大增,到時候恐怕她也不會是她的對手。

    “不管最后行不行,我們都得阻止她。”沐紫琪眼里閃著陰森森的寒芒,嘴角是陰冷的笑。

    對她來說,南宮淺契約不契約青龍,對她并沒有太多的影響。

    就算她最后實力大增,最多也就是斗氣境界晉級。

    只要她一天沒有覺醒,她就不會是她的對手。

    更何況,她現在可沒有忘記修煉。

    南宮淺覺醒,到時候她也不會怕她。

    “可我們要如何阻止?她現在很厲害,她身邊還有一個戰無極。”碧落咬牙切齒道。

    沐紫琪微微笑,“碧姐姐怎么變傻了呢,司月境里這么多勢力,你告訴他們南宮淺來了這里,又說出青龍的下落,他們還不沸騰嗎?”

    碧落瞬間明了,嘴角揚起燦爛的笑容。

    沐紫琪一看碧落的表情,便知道她已經明白該怎么做。

    ……

    “咦,這里全部都是山,根本沒有人居住,翼族會在這里嗎?”北子安若有所思道。

    “你真笨,要是能讓你直接看到,人家還是隱世種族嗎?”南依撅嘴鄙視道,他說話怎么不經過大腦。

    “是是是,你聰明,那你把翼族找出來啊。”北子安挑釁的瞪著她。

    南依怒,冷冷道,“人家是隱世,你以為那么好找。”

    “看來你也不聰明。”北子安鄙視的笑。

    “你……”南依跺腳。

    南笙按按頭很無奈,溫聲勸道,“你們小兩口不要再斗嘴。”

    即墨寒摟著南笙,說道,“說不定他們斗斗嘴,感情會更好。”

    “姐夫,我才不喜歡他。”南依咬牙切齒道,臉頰微微有些紅,想到前幾晚北子安的惡劣,她恨不得一腳將他踹開。

    一聲姐夫叫得即墨寒容顏大悅,目光冷冷的瞪向北子安,鄙夷道,“身為男人,不應該惹自己的女人生氣。”

    言下之意就是,惹自己的女人生氣,就不是男人。

    北子安嘴角狠狠抽搐,陰陽怪氣道,“當初你不也惹南笙姐姐生氣了嗎?看來你也不是男人。”

    即墨寒聽著這話也不怒,高高挑了挑眉,傲聲道,“我是不是男人,我家南笙最清楚,南依,北子安是男人嗎?”

    “他根本不是男人,他不行!”南依非常解氣的說。

    “哈哈哈……”

    四周響起一陣轟笑聲,大家都同情的看著北子安。

    北子安見大家全部笑他,一張俊逸的臉漲得暴紅,目光狠狠的瞪著南依,邪惡的笑道,“娘子,晚上我會讓你好好知道,我到底是不是男人。”

    “……”南依對上他的眼睛,心狠狠顫抖了下。

    這家伙該不會對她強來吧!

    隨即想到他比自己實力弱,他要是敢強來,看她不收拾他!

    南笙扶了扶額頭,看來這兩人還是沒有同房,她真是操碎了心。

    南宮淺看著斗嘴的北子安和南依,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這兩人就是小冤家。

    其實他們這樣挺好,一直斗著嘴,說不定哪天就互相愛上了對方。

    戰無極突然將南宮淺摟到懷里,霸道的說,“不準看別的男人。”

    “……”南宮淺。

    你這么*真的好嗎?

    你不讓我看,我還偏就要看。

    “我們好好找找,這里肯定設了陣法,所以我們才看不到翼族,找不到入口。”花非花掃視一遍四周后,非常確定的說。

    “這里的確有陣法。”即墨寒說道,他已經看到了陣眼。

    南宮淺看向即墨寒,想到當初水月島上的陣法,便知道他肯定比她和容錦更懂陣法。

    “墨寒,你趕緊破陣法。”南笙欣喜道。

    即墨寒勾了勾薄唇,低頭在她臉上狠狠親了口,深情又寵溺道,“娘子說什么說是什么。”

    南笙瞬間羞紅了一張臉。

    他要不要當著大家的面這樣?

    四周的人紛紛一臉鄙視。

    即墨寒你這樣秀恩愛,高能虐狗真的好嗎?

    特別是戰無極,俊臉烏云密布,恨不得將即墨寒扔得遠遠的。

    他明明知道他還沒有抱得美人歸,竟然在他面前顯擺,一副欠揍的模樣!

    看著南笙幸福的模樣,段月琳心里滿是羨慕,她若有似無的看一眼東方陌,在心里重重嘆息一聲。

    她還是愛著他。

    但他不愛她。

    他知不知道他們已經……

    段月琳眸光迅速恢復清冷,她不應該多渴望的。

    兩年前不就告誡過自己了嗎?

    在即墨寒的出手下,只見高山下遠處的平原坐落著一棟棟密密麻麻的房屋。

    “看來那里就是翼族!”北晴雪驚訝道,沒想到翼族隱藏得這么好,要是不懂陣法,哪里會找得到。

    “走,我們趕緊進去。”南宮淺有些小小的興奮,掙扎著想離開戰無極的懷抱。

    戰無極放開她,改成緊緊握著她的手,與她十指相扣。

    南宮淺怒,在確定掙扎只是做無用功后,她也懶得去反抗,反正被他牽著,她又不會少塊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