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757章 他們被坑了

    “清虛,你在亂說什么,什么叫被騙了好多年。”慕容慶氣得暴跳如雷,怒聲大吼。

    他絕對不能承認,要是這件事真的在青云宗傳開,他慕容家……

    想到慕容家從此滾出青云宗,慕容慶心里開始有些不安。

    清虛目光凌厲的瞪著慕容慶,這會兒他是徹底鄙夷慕容家,沒想到慕容家的祖先竟然是那樣的陰險小人。

    虧青云宗還一直把慕容家的那位祖先敬奉著。

    畢竟他是創建青云宗老祖之后的第二位宗主。

    后來是他在帶領青云宗。

    雖然說他把青云宗管理的還不錯,但他殺害青云宗老祖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

    宗主之位是他用卑鄙的手段得來的。

    “峰主,剛剛的畫面你看得清清楚楚,難道還想狡辯?”清虛冷笑,他要把這件事告訴宗主,讓青云宗所有的峰主全部知道。

    “這些是假的,是他們故意弄出來陷害我慕容家的。”慕容慶繃著臉冷冷道,反正他是不會承認的。

    更何況,那個畫面里只有聲音,又沒有看到真人,誰能看出那具骷髏就是青云宗老祖?

    只要他不承認,他們就不能拿他怎樣。

    南宮淺揚了揚紅唇冷笑,“既然峰主不愿意承認,這件事就先不說,那就來說說我和戰無極為什么會掉到陣中陣里。”

    “小丫頭,到底是怎么回事?”東方陌眉頭狠狠蹙起,心里是熊熊怒火,恨不得立刻除了慕容家。

    南宮淺冷冷的看一眼慕容慶,便將那天的事情經過一五一十的說了。

    “很明顯當時早就有人在那里布置了,不然石壁里面怎么會射出毒箭。”南宮淺面無表情的沉聲道。

    想到受傷的白澤,她臉色越發的不好看。

    慕容家是一定要毀掉的!

    想殺她的人,就要做好被滅的準備!

    清虛深吸口氣,蒼老的臉上滿是怒容,沒想到在御劍閣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

    “陸寒,你去召集御劍閣所有的長老,讓他們立刻去廣場。”清虛沉聲道,他倒要看看是哪幾個長老,是誰給他們資格那樣做的。

    “清虛,你在做什么,在我看來那幾位長老并沒有錯,本來選拔賽就有規定,長老可以阻止弟子拿勛章。”慕容慶黑著臉冷冷道。

    清虛聞聲,臉上是嘲諷的神情,“規定是弟子拿到勛章后才可以阻止,南宮淺和戰無極當時都沒有拿到,他們憑什么阻止?”

    “誰知道他們有沒有說謊,因為沒有拿到勛章,故意冤枉五名長老。”慕容慶厲聲說道。

    那五名長老都是他這邊的人,他自然要維護。

    “想知道我有沒有冤枉他們,我倒有一個非常好的辦法可以證明。”南宮淺嘴角揚起一抹別有深意的笑,以她的猜測,那五名長老肯定不會承認。

    畢竟他們和慕容慶是一伙的,都是一個尿性。

    所以,她想到了一個好辦法。

    ……

    御劍閣,長老居住的院子。

    “南宮淺和戰無極消失了那么久,他們還是沒有出現,看來他們真的死了。”

    “那是自然,懸崖下面可是陣中陣,還從來沒有人破過。”

    “哈哈哈,誰讓他們跟峰主作對,活該。”

    “等峰主把清虛撤掉后,我們的日子就好過了。”

    “是啊,以后再也不要看他的臉色,就是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撤掉他。”

    房間里,五名長老在討論著。

    突然,門口傳來聲音,五人齊齊轉身望去。

    當他們看到南宮淺笑意盈盈的站在門口時,一個個眼珠子瞪得老圓,臉色刷啦啦的變得慘白。

    她怎么會出現?

    她不是應該在陣中陣里嗎?

    要知道陣中陣從青云宗老祖布置過后,還從來沒有人出來過。

    也就是說,此時,她是……鬼?

    可是大白天的怎么會有鬼?

    那就是她還活著!

    但這也不可能啊。

    掉到陣中陣里,沒有人還能夠活著的。

    “南宮淺,你是人,還是鬼?”終于有名長老忍不住出聲。

    “我當然是人,從陣中陣里出來后,我第一個就是來找你們算賬,那天你們真的太卑鄙了,今天我要殺了你們。”南宮淺臉上帶著凌厲的肅殺之氣。

    五名長老先是一愣,隨即均是高傲的大笑,臉上帶著蔑視。

    她說她來找他們五人算賬?

    那天他們能把她打到懸崖下面去,今天同樣能夠殺了她。

    “南宮淺,你以為你是誰啊,就憑你也能殺了我們。”

    “既然那天把你弄到陣中陣去都沒有死,今天我們就殺死你。”

    “你真的不應該來找我們算賬的。”

    南宮淺微微冷笑,憤怒道,“就算我殺不死你們,今天我也要和你們拼命,我和你們無冤無仇,你們卻要殺我。”

    “呵呵,你和我們的確沒有恩怨,但是你惹怒了慕容家,所以你該死。”秦長老滿臉厭惡的嫌棄道。

    一個新來的弟子那么囂張,這不是自己找死嗎?

    她招惹誰不好,偏偏要去招惹慕容家。

    “是嗎?我不覺得我招惹了慕容家。”南宮淺揚起精致的下巴高傲道。

    五名長老看著她囂張的模樣,一個個怒容滿面,眼里滿是厭惡。

    都到了這種時候,她還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錯嗎?

    “慕容家可是海云峰的主人,你偏偏要跟慕容小姐作對,這不是自尋死路嗎?所以那天我們接到命令要把你打到陣中陣去,讓你永遠出不來,不過你今天出來了,我們只好再送你一程。”

    “慕容小姐?她不是已經慘死了嗎?聽說還被人分肢了呢。”南宮淺突然笑嘻嘻的說道。

    不過她心里很疑惑,到底是誰在幫她出氣?

    手段竟然那么的殘忍。

    五名長老聽著這話,臉色猛然間大變,一個個心里是非常不好的預感。

    南宮淺不是說她出來后,第一個就是來找他們的嗎?

    既然如此,她又怎么會知道十天前的事情。

    “五名長老,謝謝你們說出實情啊,不然峰主可是認定我在冤枉你們呢。”南宮淺臉上帶著單純無害的甜美笑容。

    剛剛的一切,她全部用記憶水晶球錄制下來了。

    這就是最好的證據,她倒要看看慕容慶還想狡辯什么!

    五名長老一臉的懵逼,但很快反應了過來。

    他們被南宮淺騙了!

    她是早就回來了,剛剛的一切不過是在演戲,就是為了讓他們說出那天是他們在害她的實情。

    該死的!

    他們被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