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794章 娘親威武霸氣!

    “停,再打下去,他可能就要死了。”南宮淺休息好后,立刻起身朝林唯走去,臉上帶著滿意的笑容。

    林唯像一團泥癱軟在地上,空氣里洋溢著血腥味。

    只見他臉上青一塊,紫一塊,兩只眼睛腫的不行,看起來十分的落魄狼狽。

    真的很可憐呢。

    林唯心里是滔天般的恨意,活了這么久,他從來沒有像今天這般出過丑。

    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但現在他卻不敢反抗。

    對方有兩只圣獸,還有四只上古神獸。

    他們想要殺了他,簡直就是分分秒秒的事。

    “林老,你現在還要殺我嗎?”南宮淺居高臨下高傲的看著林唯,眼里猛然迸發出霸氣的光芒。

    林唯目光冰冷的望著南宮淺,少女明明看起來沒有半點殺傷力,可是這會兒,他卻深刻的知道了她的厲害。

    這丫頭就是魔鬼!

    “不,不敢了。”林唯雖然心里恨,也不甘心,但他現在真的不敢再跟南宮淺作對。

    除非他想死!

    南宮淺聽著這話,露出滿意的笑容,“好,那把這顆藥吃下去。”

    說著,她從藥瓶里拿出一顆紅色的丹藥遞給林唯。

    “這,這是什么……”林唯身子顫了顫,直覺告訴他,這顆丹藥不是什么好的東西。

    南宮淺嘿嘿笑了笑,“斷魂毒丹。”

    “……”林唯深吸口寒氣,他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東西。

    “你可以選擇不吃,自然下場只有死,你要是選擇吃的話,我會讓外公每月都給你一顆解毒丹,這樣你能繼續活著,林家也能好好的。”南宮淺似笑非笑道。

    林唯瞪直眼睛,她這是想用毒牽制住他嗎?

    他堂堂林家怎么能被鳳家壓制著。

    這是莫大的恥辱!

    他寧愿選擇死,也不會臣服鳳家的。

    南宮淺一看林唯的神情,便知道他在想什么,“你可要考慮清楚,要是你選擇死,林家的人就得跟著你一起死,從此以后凰族再也沒有林家的存在!”

    林家怎么說也是一個強大的家族。

    現在還不能毀掉。

    她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么事,但只要有斷魂毒丹在,林唯就會一直站在鳳家這邊。

    除非他想整個林家都被滅。

    與其徹底毀掉林家,讓他們全部消失。

    倒不如讓他們為自己所用。

    “你,你這個惡魔!”林唯憤憤的罵道。

    他一個人可以死,但要是整個林家都滅亡的話……

    去了地獄,他如何面對林家的列祖列宗。

    林唯心里十分的復雜糾結痛苦,這一刻,他真的后悔了。

    后悔去找鳳家。

    后悔惹上南宮淺。

    想想他林家在凰族可是十分尊貴的大家族,沒想到現在他落到這樣的下場,竟然被一個臭丫頭制服了。

    這要是傳出去,他的老臉丟盡了。

    “林老,你考慮清楚了嗎?”南宮淺似笑非笑的問,她可不會給他太多的時間考慮。

    林唯臉上盡是不甘心,最后還是不情愿的說,“我吃,但你要保證不動我們林家。”

    “如果不是你林家挑事在先,鳳家根本不會找你麻煩,不過你既然挑了事,以后就乖乖和鳳家站在同一條線上,否則林家亡!”

    后面五個字,南宮淺說得霸氣十足!

    林唯聽到最后五個字,心臟狠狠顫了顫,這會兒就算他不服氣,他也得臣服。

    不然林家就會在他手里滅亡。

    這個罪名他可承擔不起啊。

    ……

    鳳家。

    “太好了,那個賤人竟然去了圣地,以后她肯定永遠也出不來了。”鳳瑩瑩聽著秦茹的話,眉飛色舞道。

    只要南宮淺消失,爺爺肯定會很快解除她的禁足。

    秦茹可沒有松口氣,在她看來,南宮淺根本不是一個傻白甜,那丫頭精明著。

    老夫人當時會說那件裙子的事,肯定是南宮淺在她耳邊說了什么。

    所以她絕對不會安份的待在圣地里。

    “娘親,你不高興嗎?那個賤人終于走了。”鳳瑩瑩心情十分的好,之前被禁足的郁悶全部沒了。

    秦茹搖搖頭,擔憂道,“我是怕她學她娘親,把圣地毀了,到時候強闖出來。”

    “這……”鳳瑩瑩臉色變了變。

    “她很可能會那樣做,這個丫頭可不簡單,聽說她收服了超神獸鳳凰的幼崽。”秦茹眼里快速閃過嫉妒的光芒。

    那可是超神獸鳳凰的幼崽啊,足以讓整個靈界轟動。

    沒想到南宮淺的運氣那么好,竟然被她收服了。

    鳳瑩瑩瞪直眼睛,一臉的不可置信,“這,這是真的?”

    天啊!

    超神獸鳳凰幼崽!

    那得有多尊貴啊!

    “應該是真的,族長都讓林家老爺子過來要東西了。”秦茹若有所思道。

    突然,她眼睛一亮。

    這么說來族長是故意讓南宮淺去圣地的,到時候那里沒有外人,他們就可以搶南宮淺的鳳凰幼崽。

    鳳瑩瑩聽完,眼里滿是羨慕嫉妒恨。

    如果是她收服超神獸鳳凰幼崽的話,爺爺肯定會對她刮目相看。

    “娘親,我們要把鳳凰幼崽搶過來。”鳳瑩瑩咬牙切齒道。

    秦茹聽著這話,臉色大變,嚴肅道,“瑩瑩,我勸你這件事不要插手,不然最后怎么死的都不會知道,不過我想族里應該不會再讓南宮淺出來。”

    鳳瑩瑩見秦茹這樣說,雖然不甘心,還是打消了搶鳳凰幼崽的想法。

    希望族里真的不要讓南宮淺再出來,免得影響她的生活。

    就在秦茹和鳳瑩瑩覺得解氣的時候,南宮淺回來了鳳家。

    “淺丫頭,你怎么這么快出來了?”鳳弦月臉上滿是驚喜,隨即眨眨眼,嬉笑道,“你該不會學你娘親,把圣地給炸了吧!”

    噗!

    南宮淺嘴角抽抽,娘親曾經炸了圣地嗎?

    圣地的確不見天日,又沒有其它人,一個人待在那里不悶死才怪。

    難怪娘親會炸了那里。

    哈哈哈!

    娘親威武霸氣!

    南宮淺搖搖頭,雖然她沒有炸圣地,但圣地在她和林唯大戰時,里面毀的也差不多了。

    估計以后還想讓圣女住,可能得重新建造一下才行。

    “那你怎么出來的?”鳳弦月很好奇,這丫頭到底用了什么辦法。

    南宮淺嘿嘿笑了笑,意味深長的說,“林家老頭放我出來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