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837章 七族之首

    “果然女人的感覺都是對的。”夏清歡幽幽笑道。

    南宮淺臉色沉了沉,原來她真的有其它目地。

    “其實我也是沒有辦法,前幾年我一直在處理羅剎族的內憂外患,幾乎每天都在忙碌戰事,那個時候我真的很討厭戰爭,你不知道當時的我有多累,但我只能咬牙硬撐,只有平定一切,我才能過安穩的生活。”

    “那你為什么還要出兵攻擊修羅界?”南宮淺蹙眉道。

    她看得出來夏清歡真的很厭惡戰爭。

    前些年她那么累,又不喜歡戰爭,按理說是不可能出兵的。

    除非有什么事讓她不得不出兵。

    “我以為當初我平定內憂外患后,就能讓羅剎族穩定下來,雖然羅剎族是大族之一,但卻不是幻界最大的種族。”

    “所以是最大的族王威脅了你,如果羅剎族不攻擊修羅界,對方就會聯合其它的族滅了羅剎族?”南宮淺慢吞吞的說道。

    夏清歡搖頭晃腦,幽怨道,“南宮淺,你怎么就這么聰明呢。”

    “我覺得也是。”南宮淺毫不謙虛道。

    “……”夏清歡,這女人夠自戀。

    “是什么族?”南宮淺沉聲道,看來他們真正的敵人不是羅剎族,而是另有它族。

    “幻族是我們幻界實力勢力最強的第一族,至于他們為什么讓我們攻擊修羅界,這個秘密我就不知道了。”

    “看來我們得去幻族一趟才行。”南宮淺冷冷道。

    “就算我羅剎族不攻擊修羅界,幻界的其它族也會攻擊。”夏清歡淡笑道。

    南宮淺翻白眼,“那你還讓我二叔留下來三個月。”

    “誰讓他瞧不起我,我難道不能折騰他嗎?”夏清歡說的理直氣壯。

    “果然女人不好惹。”南宮淺嘴角抽抽。

    “你別忘記,你也是女人。”夏清歡輕哼。

    “你就這樣把這件事告訴我,而且還停戰,就不怕到時候幻族滅了你羅剎族?”

    夏清歡聞聲肆無忌憚的大笑,美眸里閃著晶亮的笑意,意味深長道,“不是有你們在嗎?”

    “你就不怕我們也解決不了幻族?”

    “我相信自己的感覺,畢竟女人的第六感一向都是準的。”夏清歡朝她眨眨眼,學著她的話。

    “……”南宮淺。

    “我看得出來你和戰無極不是什么普通人,再加上你們受神的眷顧,而我也不愿意屈服幻族,所以才打算跟你們合作。”夏清歡收起笑容正色道。

    她好不容易讓羅剎族得到安穩,又怎么會甘愿屈服幻族。

    所以她想反抗,只是之前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伙伴。

    倒沒有想到會遇上南宮淺他們。

    不然今晚她不會跟她說這些事情。

    南宮淺抿了抿唇,看來他們必須要去一趟幻族才行。

    “幻界其它族呢?它們是什么意思?就憑你羅剎族和我們,恐怕也制服不了幻族。”南宮淺勾唇笑。

    夏清歡爽朗的大笑,稱贊道,“南宮淺,你真的太聰明了,和你這樣的人說話,就是舒服。”

    “……”南宮淺。

    “我之前暗地里找過其它兩個族,他們膽小怕事,根本不敢反抗。”夏清歡冷笑,也難怪他們兩族一直被幻族欺壓著。

    “現在只能聯合其它族一起對抗幻族。”南宮淺若有所思道。

    夏清歡點點頭,她也是這樣想的。

    ……

    “你說什么!真正想要攻擊修羅界的主謀是幻族!”帝修聽完后震驚不已道。

    夏清歡那個該死的女人是什么意思!

    她明明就沒法停戰,還說什么讓他在這里待三個月就停戰。

    騙子,大騙子!

    “二叔,淡定淡定!”南宮淺嘴角抽抽,她就知道告訴他實話,他會這樣。

    但又不得不告訴他。

    “她是騙子。”

    “二叔,你也不能說夏清歡是騙子,畢竟就算沒有幻族施壓,她也可以領兵攻擊修羅界呀,只要你待了三個月,以后羅剎族就是我們的盟友。”南宮淺只能打著圓場。

    帝修氣得在原地走來走去,就算淺丫頭這樣說的很有道理,他心里還是氣得不行。

    感覺自己被一個女人耍了!

    “二叔,淺淺說得對,我們現在就不要跟夏清歡計較,先把幻族搞定再說。”戰無極瞇了瞇眼睛。

    他萬萬沒有想到,羅剎族攻擊的背后還有這樣的事。

    幻族是什么意思?

    他們為什么要召集其它族攻擊修羅界?

    帝修看他們一眼,最后只好冷靜下來。

    但想到幻族,他又控制不住怒火中燒。

    他倒要看看這個幻族有多厲害。

    “我和夏清歡商量過了,她明天帶我們去找其它被幻族施壓的族,只有我們聯手才能一起抵抗幻族。”南宮淺揚聲道,半瞇的雙眸里是危險的光芒。

    她現在有些好奇,幻族為什么要攻擊修羅界。

    “好。”帝修沉聲道。

    翌日,夏清歡帶著南宮淺七人悄悄的離開了羅剎族。

    一路上,她給他們大致介紹了下幻界。

    幻界總共有七族,這里并沒有帝國,幻族是幻界最大的族,相當于幻界的主宰者。

    “原來幻族是七族之首啊,也難怪敢這么囂張。”鳳弦月似笑非笑道,語氣里充滿了鄙夷。

    “這個該死的幻族!”帝云天緊繃著老臉罵道。

    之前的幾年,一直有外敵攻擊修羅界,但近一兩年來,在修羅軍的防守下,倒是很少再有勢力敢大進攻。

    沒想到這個幻族又開始來搗亂。

    “你們別把幻族想得太簡單,它可比我們羅剎族強太多,不然哪里能當上七族之首,不管怎樣,我們都不能輕敵。”夏清歡正色道。

    這次的事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不然她辛苦守住的羅剎族就會滅亡。

    敢跟南宮淺他們合作,她心里也是掙扎糾結了很久,最后她還是打算賭一賭!

    “哼,這個不需要你提醒。”帝修目光冷冽的瞪著她,一臉的敵意。

    夏清歡也不在意,更懶得接話搭理他。

    南宮淺看一眼帝修和夏清歡,伸手按了按額頭。

    她倒是覺得他們挺相配的,畢竟他們都是上過戰場的人,至少在行軍打仗方面,他們很有共同話語。

    在夏清歡的帶領下,他們很順利的到了罡族。

    罡族在七大族里排第五。

    罡族族長在知道夏清歡的來意后,連連搖頭拒絕,“夏王,這個我不能答應你。”

    夏清歡冷笑,沉聲道,“祁族長,你怎么還是那么膽小,難道以后幻族讓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嗎?”

    還能不能有點骨氣啊!

    好歹罡族也不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