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908章 前世怎么死的?

    “不行,那地方你不能去,你可是普通凡人,要是被地獄火碰到,會瞬間燒成灰。”南景天不斷搖頭。

    他怎么可能帶她去那里。

    “我必須去!”南宮淺語氣重了幾分,臉上是掩飾不住的著急擔憂。

    “你先別急,你來這里也有幾天了吧,如果戰無極真的掉到了煉獄之地,就算你現在過去找,也已經尸骨無存。”南景天表情嚴肅道。

    他可沒有騙她。

    曾經很多被驅趕到放逐之地的墮落神魔掉到了煉獄之地,最后都被瞬間燃燒成了灰燼。

    南宮淺聽著這話,只覺得有些暈眩,搖頭喃喃道,“不會的,無極一定不會出事的,你快帶我去煉獄之地,我要親自去那里看看。”

    “傻丫頭,就算你去了也無濟于事。”

    “我不管,我要去那里看看,他不會出事的。”南宮淺堅定道,雖然他們已經幾天沒有見面,但她還是不相信。

    他們都順利到了放逐之地,不可能他一來就掉到煉獄之地。

    就算他掉進了煉獄之地,她也相信他不會被地獄火燃燒。

    南景天看著她決絕的目光,在心里嘆了口氣,“冷靜冷靜,先等兩天,如果我的人在各大都城都沒有找到他,我再帶你去那里。”

    “我……”

    “你現在去了又有怎樣,萬一他在其它都城呢,他應該不至于運氣那么差,被空間風暴卷到那里去。”南景天摸著下巴思考道。

    南宮淺聽著這話,也沒法放心。

    這世上有太多無可預料的事,誰知道無極這次會不會……

    要是他真的在其它都城,恐怕早就會來找她。

    他又怎么會讓自己在陌生的放逐之地找他,除非他被困住了。

    南宮淺越想越驚慌,胸口涌起一抹深深的絞痛。

    她真的很怕……

    怕他出事,怕他丟下她一個人。

    南宮淺跟著南景天去了城主府,她等一天,要是還沒有戰無極的消息,她就去煉獄之地。

    “你瞧瞧你多瘦,多吃些好好補補,這些是我讓下人特意給你做的。”南景天端著一碗湯笑眼瞇瞇的遞給南宮淺。

    南宮淺聞著香氣四溢的湯,哪里有胃口,現在她根本淡定不下來。

    黃袂五人看著南宮淺有些擔憂,她怎么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讓他們更加沒有想到的是,她竟然和中心城的城主大人認識。

    幸好他們沒有把她送給托克大人,不然死定了!

    “你的人今天傍晚能有消息嗎?”南宮淺接過喝了一小口。

    南景天嘴角抽抽,“中心城能有消息,但其它都城至少要明天傍晚才能全部有消息,這還是我安排最快的飛行魔獸去的,不然哪有那么快。”

    “好,我等到明天傍晚。”南宮淺蹙眉道。

    無極,你一定要好好的。

    你不準拋下我!

    “你為什么會出現在放逐之地?”南景天開始問他心里的疑惑。

    南宮淺看他一眼,想到他是中心城的城主,也可以說是放逐之地最強的人,跟他說說也沒什么。

    “我們特意來放逐之地,是為了去不周山。”

    “什么!你瘋了!”南景天拍了拍桌子驚叫。

    南宮淺無語的翻白眼,不周山有那么恐怖嗎?

    為什么一個個聽到她要去那里,都這么震驚。

    “你們幾個先下去休息。”南宮淺看向黃袂五人說道。

    黃袂五人點點頭,立刻退了出去。

    南宮淺見他們出去后,慢幽幽的說道,“我很早就知道了自己是大地女神的轉世,所以我拿到了誅神劍,而且我契約了被封印的上古四大神獸,但想幫它們恢復巔峰實力,需要去不周山。”

    “你你你……”南景天瞳孔瞪得大大的。

    她竟然知道了自己是大地女神的轉世。

    “不周山太過神秘,就是高級神魔也不能走到深處,你現在只是大地女神的轉世,能進去嗎?”南景天蹙著眉質疑道。

    雖然大地女神是掌管大地一切的神。

    但那是曾經的她,恐怕就是曾經的她,也沒法走進不周山深處。

    “不管怎樣也得試試,你知道是誰封印四大神獸的嗎?”

    “不知道。”南景天搖頭。

    “你和曾經的我很熟嗎?你為什么會在放逐之地,犯什么錯了?”南宮淺將她感興趣的問題全部問了。

    “曾經的我們都是神界的,能不熟嗎?來放逐之地肯定是犯了錯。”南景天一臉不悅的哼道。

    “什么錯?”

    “不說。”南景天撇開臉。

    南宮淺嘴角抽抽,“我前世是怎么死的?”

    “你,你……”

    南景天眼眶發紅的看著她,許久過后,他恨恨道,“你這個沒出息的,不就因為戰無極死了,你竟然跳下了誅神臺,你是不是在為他殉情?”

    當初她死了,他沒法問她這個問題。

    南宮淺狂翻白眼,“我轉世了,哪里會知道前世的事。”

    南景天瞪眼,隨即罵罵咧咧道,“我就搞不懂了,當初你既然親手殺了他,為什么他死后沒多久,你就跳下了誅神臺。”

    南宮淺心里驚了驚,看來沐紫琪沒有說謊,真的是她親手殺了戰無極。

    她為什么要殺他?

    “我當初和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跟他有沒有成親?”

    “成親了,但你根本不喜歡他,我也不知道你為什么還要嫁給他那種人,而且當時你有喜歡的人。”南景天很無奈道。

    南宮淺張了張嘴,這么復雜嗎?

    “所以我勸你離他遠遠的,反正他不是什么好人,心狠手辣,唯我獨尊,很讓人討厭。”南景天一臉嫌棄鄙視道。

    “……”南宮淺。

    “算了,以前的事不要再提,你就用你現在的身份好好活著,其實我并不希望你再回神界,畢竟現在有了新的大地女神,神界已經沒了你的位置。”南景天嘰嘰喳喳的說道。

    “我也不想回去。”南宮淺若有所思道。

    等解決所有的事情,她就和戰無極過平凡普通的生活。

    管它神界魔界還是什么界的什么事,只要不影響他們,他們都不會再管。

    “可是你來了放逐之地,又用了誅神劍,我怕神界有人感應到了,所以你盡量早些離開放逐之地,至于不周山,我不建議你去。”

    “可我來這里的目地就是為了去不周山。”

    “你傻啊,你要是不回神界,管它四大神獸恢不恢復巔峰力量,它們都能在人界好好保護你,要是去不周山出事了呢?你想過后果嗎?”南景天咬牙癢癢道。

    他也是為了她好,不希望她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