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917章 你去吃飛醋吧!

    “沒錯,我們可以易容,這樣以前認識我們的人,就會認不出來。”南宮淺嘿嘿笑道。

    現在想進不周山深處,去找光明神王是最好的辦法。

    如果四大神獸當初真是他封印的話,他為什么要封印?

    這里太多的疑惑,她很想知道。

    “……”寒夜。

    “如果你不帶我們去,我現在知道光明神王有辦法,我是不會放棄去神界的,你是想辦法帶我們去,還是讓我們自己去闖?”南宮淺正色的看著寒夜。

    美眸里是十分決絕的光芒。

    她一定要去找光明神王。

    寒夜對上她的眼神,她還是像以前那般倔強,認定了的事便不會輕易改變。

    “我考慮下。”寒夜并沒有馬上答應,有他帶領他們去,自然要安全些。

    要是他們自己去闖,以他們的凡身*,最后絕對沒有好下場。

    “還考慮什么啊,你一個大男人要不要那么磨蹭,像個女人似的,一句話,你帶還是不帶。”南景天雄氣糾糾傲聲道。

    寒夜聞聲,非常不悅的瞪他一眼,臉上滿是嘲諷。

    不是讓他帶,他自然說得輕松。

    他可是神界的刑司,更應該遵守神界的規則。

    要是擅自帶凡人去神界,被知道的話,他會少不了懲罰。

    “我們不要為難寒夜,他是神界刑司,不能犯法。”南宮淺似想到什么突然說道。

    神界的規則應該更嚴,不像人界可以亂闖。

    南景天蹙了蹙眉,撇嘴道,“可是……”

    在看到南宮淺的目光后,他乖乖閉了嘴。

    “我帶你們去。”寒夜突然開口道,以他們現在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去不周山深處,而他也想去不周山的深處看看,不如冒冒險。

    “你……要是到時候被發現,你肯定會受重罰。”南宮淺蹙眉擔憂道。

    之前她逼他帶他們去,有些自私了。

    “只要你們注意些,不要亂闖,應該不至于會被發現,不過,你就不要去了。”說到后面,寒夜不悅的看著南景天。

    南景天張了張嘴,然后笑嘻嘻道,“我勸你還是帶上我一起去,畢竟我和光明神王也很熟,曾經我和淺淺總是找光明神王喝酒呢。”

    “……”南宮淺。

    “那又怎樣?”寒夜不屑道。

    “光明神王對于淺淺當初的死可是非常的憤怒,他肯定也知道淺淺會轉世,冒然看到,他絕對會非常的生氣,到時候我可以跟他說上話,我記得光明神王并不喜歡你呢。”

    南景天笑得一臉得瑟,一副他去大有用處的表情。

    寒夜俊臉黑了黑,他的確和光明神王關系不是很好。

    光明神王看到淺淺應該也會生氣,要是南景天真的派上用場……

    “是不是可以帶我去了啊。”南景天雙手抱胸似笑非笑道。

    “哼。”寒夜不悅的冷哼一聲。

    幾人商量了一會,立刻下了不周山,然后回到放逐之地的中心城。

    “這三顆神石你們放在身上,能幫你們收起自身的氣息,然后散發著神的氣息。”寒夜拿出三顆晶瑩透亮的白色玉石。

    南宮淺立刻接過,她感受到了玉石里面的氣息,這就是神的氣息嗎?

    和他們的氣息還真的不一樣。

    “哈哈哈,沒想到我再回神界,竟是需要神石。”南景天突然大笑,隨即將神石放到了懷里。

    “誰讓你已經不是神。”寒夜鄙視道。

    “切,你以為我稀罕做神,老子在這中心城是老大,不受任何管束,多自由啊。”南景天不以為然道。

    要不是這次幫淺淺,他才不屑去神界。

    真以為他稀罕嗎?

    “……”寒夜。

    “我們現在出發嗎?”南宮淺心里有些小小的興奮,她怎么也想不到,在她還是斗帝的時候,竟然能踏進神界的領域。

    寒夜點點頭,隨即嚴肅道,“雖然有神石,但你們也不能在神界待太久,我們必須盡快找到光明神王,然后回來,不然遲早會被發現的。”

    “希望能盡快找到他。”南宮淺憂心道。

    “恐怕有些難找,我也不知道他具體住哪,只能帶你們去那個地方先碰碰運氣,希望能夠遇上他。”寒夜在心里嘆氣無奈道。

    他這次可是在冒大險。

    ……

    神界。

    此時,南宮淺四人站在一座巍峨的山峰之巔。

    南宮淺細細打量,山峰的四周是厚重的白霧,但他們所在的山峰卻沒有被一絲白霧染指。

    這里風景優美,綠草茵茵,蒼翠挺拔,空氣里洋溢著沁人心脾的氣息,讓人一陣神清氣爽。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很好的地方。

    安靜,優美,猶如世外桃源。

    非常適合隱居。

    “光明神王會在這里嗎?”南宮淺呢喃道。

    “淺淺,極有可能,這里可是光明神王最喜歡的地方,因為這里可以釀酒,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南景天說著就去抓南宮淺的手。

    但是他撲空了。

    戰無極將南宮淺霸道的摟到了懷里,面目陰沉的說,“說話就說話,不允許動手。”

    南景天嘴角抽抽,憤憤的瞪著戰無極。

    要不要這么霸道啊!

    他不過就是想拉南宮淺去一個地方罷了。

    太小氣了!

    戰無極無視南景天臉上的各種表情,他只知道別的男人不能碰他家淺淺。

    她是屬于他一個人的,只有他才可以碰。

    寒夜看一眼戰無極并沒有說話,他倒是和以前一樣,霸道又*。

    南宮淺哭笑不得,看向南景天說道,“什么地方?”

    “這座竹林深處有一個地方是曾經的你打造的,專門給光明神王釀酒,他最喜歡喝你釀的酒,所以在神界,就你和他親近一些。”南景天挑釁的看一眼戰無極。

    言下之意是,淺淺曾經和別人也很好,也親近。

    你去吃飛醋吧!

    戰無極不以為然的挑眉,他根本不在意前世,那些都已經是過去。

    南景天見戰無極不生氣,心里堵的不行。

    竟然沒有氣倒這個家伙!

    “帶我過去吧。”南宮淺輕輕的笑,她可是會釀酒的。

    畢竟以前她給戰無極的爹釀過呢。

    原來她這么會釀酒,是因為前前世也會。

    南景天對這里是熟悉的,畢竟以前他經常過來蹭酒喝,每次都被光明神王罵個半死,但他就是臉皮厚。

    淺淺來,他就跟著來。

    誰讓淺淺釀的酒那么美味,比起神宮的酒不知道好喝多少倍。

    簡直可以稱是天下第一好酒!

    在南景天的帶領下,南宮淺幾人到了竹林的深處,然后看到了一個簡單普通的小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