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955章 你沒資格知道我是誰

    洛雪舞想到自己昨天說的蠢話,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

    她怎么會腦抽說出那種話。

    估計當時霍謹楓心里一定在嘲笑她。

    以后再看到帥氣的男人,一定要冷靜冷靜,絕對不能再沖動,要矜持。

    “好了,我們現在回宣陽城,雪舞,他們兩位是?”蕭海清說著看向南宮淺和戰無極,她記得以前從來沒有見過他們。

    “娘親,她叫宮淺,他叫弒天,之前救過我,沒想到這次會在紫云帝國相遇,為了報恩,我打算帶他們去宣陽城玩玩,你不介意吧?”洛雪舞笑眼瞇瞇的說道。

    雖然她不明白,為什么淺淺不讓別人知道她和鸞姨是母女的關系,但她開了口,她只能照她說的介紹。

    蕭海清目光在南宮淺和戰無極身上打量,這兩個年輕人一看就氣勢非凡,絕非什么普通之輩。

    沒想到她家女兒會認識這樣的優秀年輕人。

    再加上昨天小姑娘的反應,不得不說她很機智。

    “當然沒有問題,既然幫過你,你就該好好感謝他們。”蕭海清拍拍洛雪舞的手說道。

    “娘親,你以后不要再逼我嫁了行嗎?你看看這次,我覺得丟臉死了。”洛雪舞趁機談條件。

    要不這次非讓她來,又怎么會出這種丑。

    蕭海清也沒想到這次會發生這樣的事,當時的確是挺難堪的。

    “好,以后你不同意,我們不逼你,這樣行了吧,不過你年齡已經不小,是時候嫁人,你大哥也是,還不娶妻,真被你們兄妹急死。”蕭海清想到兒子忍不住頭疼。

    她現在只希望兩個孩子成家。

    洛雪舞吐吐舌頭,嬌俏的笑道,“娘親,等大哥成親后,我再嫁。”

    只要大哥不成親,她就可以暫時不嫁。

    “……”

    蕭海清一臉黑。

    須臾,一行人離開了紫云帝都。

    ……

    黑暗中,北晴雪緩緩蘇醒,雖然四周漆黑一片,但她能感應到附近有人。

    這個該死的千面狐貍,她把她帶到哪里來了。

    為什么還沒有帶她去找淺淺?

    淺淺會拿混沌珠換她嗎?

    “你醒了?”千面狐貍的聲音在黑暗里笑意盈盈響起。

    “我勸你不要白費心思,淺淺是不會把混沌珠給你的。”北晴雪怒聲道。

    突然,四周一片明亮。

    千面狐貍緩緩朝北晴雪走去,伸手捏緊她的下巴,似笑非笑道,“我給了她這么長的時間考慮,想必她現在已經考慮的非常清楚。”

    “哼。”北晴雪用力撇開臉,想要擺脫她的手。

    “至于她拿不拿混沌珠出來,就看她有沒有把你當成好姐妹,你覺得她會做什么選擇?”千面狐貍饒有興趣的問。

    她這么長時間不帶北晴雪去找南宮淺,想必她心里肯定急了。

    她一急,自然就不敢耍手段,不然她就會讓北晴雪死,讓她內疚一生。

    北晴雪沒有答話,以她對南宮淺的了解,她肯定不會讓千面狐貍傷害她,但也可能不會拿出真的混沌珠。

    畢竟混沌珠那么重要。

    千面狐貍突然拿起北晴雪的手,似笑非笑的說,“你說我現在切掉你一根手指頭送給她,她是不是一定會拿出混沌珠?”

    “你敢。”北晴雪臉色變了變怒聲道。

    她朝四周張望,此時她們在一個陰暗潮濕的山洞里,她被一根金色的繩子綁著。

    千面狐貍拿著北晴雪的手細細打量著,“真是一雙白嫩嫩的手。”

    北晴雪哆嗦著,眸底深處快速閃過一抹凌厲的寒芒。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不就是歐陽倩汐嗎?”千面狐貍似笑非笑的說。

    “你不用再裝,千面狐貍。”

    “我現在既是千面狐貍,又是歐陽倩汐。”

    “你為什么非要混沌珠?”北晴雪眸光冷冷的瞪著她。

    千面狐貍的手緩緩摸上北晴雪的臉,然后慢慢朝她湊近,呼著熱氣道,“這個你不需要知道,你現在最好祈禱自己能幫我換到混沌珠,不然你只能死。”

    話落,她的手緩滑到北晴雪的脖子上,然后用力掐住。

    北晴雪只覺得快要呼吸不過來,她劇烈掙扎著。

    突然,她身上爆發出一股異常強悍的力量,瞬間將千面狐貍給掀飛了,而綁在她身上的繩子碎成了一段一段。

    千面狐貍被強悍的力量撞的朝石壁砸去,但她反應快,立刻釋放力量朝旁邊躍去,身形瞬間落在地上。

    “你,你怎么會……”千面狐貍瞳孔睜大,一臉古怪又震驚的看著北晴雪。

    她竟然能掙開了那繩子,還有這么強的力量。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天她完全可以擊退她。

    既然如此,她為什么還要乖乖的被她挾持來?

    北晴雪笑意盈盈的看著千面狐貍,“很驚訝?”

    千面狐貍臉上的神色不斷變幻著,突然,她笑了起來,“看來你也不是真心待在南宮淺身邊的。”

    “我要你現在立刻把我送回去她身邊,不管她給了你什么珠子,拿了就滾。”北晴雪揚著精致的臉冷傲道。

    “沒有拿到混沌珠,我是不可能走的。”

    “是嗎?”北晴雪露出一抹詭異的笑。

    下一秒,她身形如鬼魅般朝千面狐貍閃去。

    千面狐貍眉眼狠狠一沉,迅速釋放力量攻擊。

    一時間,石洞里無數碎石在紛飛,強勁的力量兇猛的相撞。

    “啊——”

    千面狐貍發出痛叫聲,身子不斷往后倒退,最后重重砸在石壁上,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北晴雪身形一動,瞬間倒了千面狐貍面前,抬腳踩在她胸口上。

    “我現在要殺你,易如反掌。”北晴雪嘴角露出冷傲的笑。

    “你到底是什么人?”千面狐貍咬牙切齒的瞪著她。

    她剛剛用的根本不是斗氣。

    北晴雪的腳微微用力,千面狐貍疼的額頭冷汗淋淋,表情微微扭曲著。

    “你沒資格知道我是誰,只要按我說的去做,我可以不殺你,不然我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北晴雪狠厲的笑。

    千面狐貍死死咬著紅唇,臉上滿是不甘心。

    就是不知道南宮淺到時候會不會給她真的混沌珠。

    不然他所做的一切不都全部白費了嗎?

    “怎么?不答應?”北晴雪勾唇冷笑,踩在對方胸口的腳再次用力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