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972章 我不會弄疼你

    洞房里。

    只見一道挺拔的身影在四處張望,來者全身都被黑色長袍籠罩著,只露出一雙清澈如潭水般的眼睛。

    他朝婚床上望去,那里并沒有人。

    這讓他心里很是詫異。

    南宮淺人呢?

    今天是她成親的大喜日子,她被送入了洞房,按理說應該在這里。

    為什么會不見了?

    難道有人比他更快一步,把她劫走了?

    黑袍人再次仔細掃視了一遍,在確定房間后的確沒有人后,他瞬間消失在原地。

    ……

    戰無極在敬完所有的客人后,立刻回到了房間,在看到屋子里沒人后,他臉色沉了沉。

    在掃視一遍房間里沒有任何打斗痕跡后,他便松了口氣。

    淺淺應該是去了神農空間。

    好端端的,她怎么會去神農空間?

    難道之前還有其它人來過。

    不然她應該會在這里等他。

    想到可能有人來過,他臉色越發的冰冷凍人,竟然還有人想要破壞他和淺淺的大好日子。

    寺好他家女人機靈。

    不然他無法想象會出什么事。

    看來他們未來的路上會很不太平,還會有很多的阻撓,但不管如何,他都會守護她,守護他們的家,守護他們愛情。

    南宮淺睡醒后,便感覺肚子更餓了。

    她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立刻出了神農空間,同時感應到房間里有人,在聞到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氣息后,她嘴角盡是甜美的笑容。

    “淺淺。”戰無極一直在等她,看到她出來后,他心里松了口氣。

    “無極,你趕緊掀蓋頭,我餓死了。”南宮淺撒嬌道,一顆心無比的安心。

    只要有他在,她就有安全感。

    戰無極有些好笑,伸出雙手揭開她頭頂的紅蓋頭。

    頓時一張美得令人窒息的傾城容顏出現在他的視線里。

    女子面若桃花,一雙水光瀲滟的迷人美眸,只一眼便讓人深陷其中不可自拔,她嘴角帶著甜美又幸福的笑。

    戰無極一時間有些看癡。

    這是他的新娘。

    他的女人。

    他的淺淺。

    “傻子。”南宮淺嗔聲道,目光癡癡的望著他。

    今天的他更是說不出的英俊,一身大紅色的喜袍將他的身形襯托的更加修長挺拔。

    那張俊美如天神的臉有種說不出的魅惑,讓她一顆心控制不住砰砰狂跳。

    然后,她看到戰無極緩緩朝她靠近。

    就在他快要吻上她的唇時,她伸出手指按住他的嘴巴,笑得眉眼彎彎道,“我餓。”

    戰無極握住她的手指,聲音沙啞又充滿磁性道,“好,等你吃飽了,才能做正事。”

    聽著這話,南宮淺的心肝兒顫了顫。

    做正事……

    一想到那副不良的旖旎畫面,她既緊張期待又害怕。

    桌邊,戰無極目不轉睛的看著身邊的小女人,一顆心被填得滿滿的。

    他終于光明正大的娶了她。

    現在她已經是他的妻子。

    是他戰無極的妻子。

    “你也吃呀。”南宮淺被他盯著怪不好意思的,臉頰迅速飛上兩抹緋紅,看起來更加的嬌媚誘人。

    “你吃就好。”戰無極說著給她夾菜,銀瞳里是柔和寵溺的笑芒。

    南宮淺哦了一聲,低頭乖乖的吃,心再次劇烈的跳了起來。

    好緊張喲。

    前所未有過的緊張不安。

    戰無極見南宮淺放下筷子后,突然倒了兩杯酒,遞了一杯給她。

    “這是我們的交杯酒。”

    “嗯,交杯酒。”南宮淺笑意盈盈的舉起酒杯與他的手交錯。

    兩人對視,眼里都說不出的深情,隨即一飲而來。

    “結發為夫妻。”戰無極看著她說道。

    “恩愛兩不疑。”南宮淺緩緩說道。

    從今天開始,他們就成了正式的夫妻。

    戰無極起身朝她走去,南宮淺心狠狠跳了跳。

    下一秒,她被戰無極打橫抱了起來。

    “要,要洞房了嗎?”南宮淺結結巴巴的問。

    “你怕?”戰無極挑眉望著她,見她緊張的模樣,他覺得可愛極了。

    沒想到強勢霸氣兇悍的她,在洞房這天竟然還會害怕。

    想到以前她追求他的那些霸道流氓之舉,她什么時候怕過?

    南宮淺眨眨眼,立刻挺起胸膛,霸氣十足道,“我不怕呢。”

    對,她不怕。

    有什么好怕的啊!

    他現在是她的夫君,以后她可以隨時的欺負他。

    戰無極看著她故作無懼的模樣,輕笑出聲。

    他的女人太可愛了!

    南宮淺見他笑,心里有些心虛又郁悶。

    囂張霸氣的自己哪去了。

    為什么一個洞房花燭夜,她竟然緊張成這個樣子。

    好丟臉啊,嗚嗚嗚……

    戰無極直接帶南宮淺去了他的空間,一步步朝他們的婚房走去。

    空間里到處都是嬌艷的鮮花,還有一盞盞閃爍的紅燭,看起來美侖美奐,有種說不出的夢幻。

    南宮淺美眸里滿是驚艷,一顆心瞬間被幸福甜蜜填滿。

    頓時,她忘記了緊張和不安。

    戰無極走進院子后,突然停下步伐,問道,“要沐浴嗎?”

    “不用。”南宮淺想都沒想說道。

    “也是,反正一會兒也要沐浴。”戰無極一本正經的說。

    “……”

    南宮淺似想到什么,俏臉剎那間如火燒云。

    戰無極看著她害羞的模樣,心柔軟的不行,抱著她大步朝房間里走去。

    床上是一片紅色。

    戰無極將南宮淺放在床上后,他就靠了上去。

    南宮淺看著他湊近的臉,眨了眨眼,“你,要不要先去沐浴?”

    “我想和夫人一起。”

    “……”南宮淺捂臉。

    戰無極拿開她的手,在她手心吻了吻,溫柔的說道,“別緊張,也不要害怕,我不會弄疼你,不過好像還是會痛一下。”

    “……”南宮淺臉更紅。

    “我會讓你舒服的。”戰無極認真的說。

    “……”南宮淺雙手捂臉,全身發燙。

    啊啊啊,你能不能不要再說了。

    干脆直接洞房好了。

    這樣說的她都不敢看他了好么。

    “戰無極,你能不能別說了。”南宮淺眸光水盈盈的望著他。

    “好,那做。”戰無極說著將她壓在床榻上。

    “……”南宮淺的心肝兒顫了顫,目光直直的望著他美得顛倒眾生的臉,即而她伸手朝他臉上摸去。

    這么帥氣的男人以后是她的了!

    是她一個人的!

    戰無極低著望著她,任由她的手在他臉上游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