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993章 真是悶騷啊

    戰無極從修煉境界退出來時,便看到南宮淺坐在旁邊發呆,他雙手一伸便將她抱到了懷里,湊到她耳邊,輕笑道,“在想什么?”

    “在想前世的事。”南宮淺如實說道。

    “前世的事有什么好想的,都已經是過去式。”戰無極揉揉她的腦袋,銀瞳里是寵溺的柔和光芒。

    南宮淺伸手抱著他的腰,小腦袋埋在他的胸口處,聽著他有力的心跳說道,“前世我殺你時,你是不是很痛苦,當時恨我嗎?”

    她根本不敢去想像那幅畫面,當時她怎么下得了手的。

    他當時很愛她,她不愛她。

    她殺了他,他一定傷透了心。

    “我不恨你,我一直在等著你動心,等你回應我,在知道自己會死時,我只擔心你以后,心里又覺得解脫了,因為我知道,不管我怎么努力,你都不會動心。”

    戰無極想到前世他們最后的畫面,心里是一種說不出的悲涼。

    南宮淺聽著這話,將他抱得更緊,笑道,“所以這一世我來找你還債了,你看我前面追你追的那么辛苦。”

    戰無極被她這樣說,似乎覺得還真是如此。

    前世,是他一腔熱情追她。

    這世,是她不顧一切追他。

    “謝謝你來到我身邊。”戰無極在她臉上親了下。

    南宮淺微微笑,蹙眉道,“域主還要好些天才能回來,這等待的時間真煎熬。”

    她已經迫不急待的想要去祭神殿。

    “要不我們自己去找祭神殿?”戰無極想了想說道。

    南宮淺搖頭,“我們對這里很不熟悉,能不鬧出什么事,還是不要鬧事最好,反正已經等了幾天,我們就再等等。”

    也不知道爹娘現在怎么樣了?

    他們是否已經……

    想到這里,她眸光黯了幾分,心里是針扎般的疼。

    ……

    晨晨正準備睡覺,便看到圣流殤氣勢洶洶的沖了進來。

    “你吃火藥了嗎?”晨晨睜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問道。

    “說,書房是不是你弄了?”圣流殤本來想去書房睡覺,哪知道那里全部刷了新油漆,一屋子的氣味,他怎么睡!

    晨晨一臉懵逼,“你在說什么?”

    圣流殤冷笑,滿臉鄙夷道,“我告訴你,就算書房睡不了,我也不會和你同床共枕,你別以為用這樣的辦法,我就會如你所愿。”

    晨晨聽著這話笑了起來,“圣流殤,你自我感覺真良好,我根不稀罕和你睡,這床這么小,要是你睡上來,我多不舒服,你自己去找地方睡,不要打擾我睡覺。”

    說完,晨晨扯了扯被子開始睡覺。

    圣流殤瞪直眼珠子,看著她安然睡覺的模樣,他心里一陣怒氣。

    這是他的房間,他的床,他的被子!

    她占了他的地方,竟然還讓他出去找其它地方睡。

    太過份了!

    圣流殤眼底的寒意越來越濃,活了二十年,他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欺負。

    這個死女人一來就欺負他。

    到底這里是他的家,還是她的家?

    圣流殤看著晨晨真的睡了后,他大步奔了過去,掀開被子就鉆了進去。

    反正一起睡,他又不吃虧。

    說著,他將被子從晨晨身上全部扯了過去。

    他一開始就錯了,這是他的地盤,該去書房睡的人是她。

    該走的也是她!

    晨晨身上的被子被搶走后,便感覺涼颼颼的。

    在看到圣流殤獨自將被子卷住自己后,她臉上一怒,抬腿將他直接踢了下去。

    圣流殤一個措手不及,直接掉在地上。

    落地那刻,他疼的呲牙咧嘴,隨即立刻站起身,像一頭暴怒的雄獅殺氣騰騰的瞪著晨晨。

    這個該死的女人。

    簡直太無法無天了!

    她竟然敢把他踢下床!

    “臭女人,你敢踢我!”圣流殤陰沉著臉暴怒的吼道。

    “踢你怎么了,你再敢惹我,我還要打你。”

    “潑婦!”圣流殤怒道,怎么會有這么不要臉的女人,竟然敢打自己的夫君。

    要是成親后,她敢打他,他就休了她。

    晨晨聽到潑婦兩個字,突然從床上走了下去。

    圣流殤在看到她走來時,下意識的后退一步。

    “圣流殤,我告訴你,這幾天我都在忍你,你要是再敢招惹我,我真的會打你。”晨晨雙手插腰怒道。

    他白天都不在家,只有晚上睡覺時才會回來。

    這兩天府里的人都在背后小聲議論她。

    她知道圣流殤是出去找那個月如了。

    “你敢!”圣流殤冷笑,故意激她。

    她要是真敢打他,他就可以去娘親那里告狀,然后解決婚約。

    晨晨微微笑,一步步朝他走去。

    圣流殤見狀,瞇了瞇眼睛,她要是敢動手,他也不會客氣。

    “少爺,少爺,月如小姐的侍女來了,說她得了重病,嘴里一直叫著你的名字。”元寶焦急萬分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圣流殤聞聲,立刻朝門口走去。

    晨晨見狀,雙手就去拉他,他現在要去找月如嗎?

    “放開。”圣流殤轉身瞪著拉住他的晨晨。

    “不放,你是我的夫君,她既然是月家小姐,難道她家人不會照顧她嗎?為什么大晚上來找你?”晨晨挑眉道,心里滿是鄙視。

    一看那個月如就是故意的。

    這是想勾引她的夫君嗎?

    她才不會如她所愿。

    “我再說一次,放開。”圣流殤聲音冰冷的不含一絲溫度。

    晨晨抓著他的手不放。

    圣流殤臉一沉,手一用力想甩開晨晨,晨晨身子一個踉跪,直接朝地上倒去,但是她的手依然抓著圣流殤沒有放。

    于是,她倒在地上后,圣流殤壓在她身上。

    兩人的唇碰在一起。

    外面的元寶聽到房間里的巨響,立刻推開門。

    當看到少爺壓在少夫人身上,還在親她時,雙眸瞪得大大的。

    “你們繼續,繼續……”元寶臉上是尷尬的笑容,立刻退出去把門關上,心里直打哆嗦。

    天啊,少爺竟然親了少夫人!

    他不是很討厭少夫人嗎?

    可剛剛他們的確親在一起。

    明明心里喜歡,嘴上卻不承認,真是悶騷啊。

    難怪他剛剛說了那么久,他一直都不出來。

    圣流殤有瞬間的傻眼,他竟然親了他最討厭的女人。

    晨晨眨眨眼,腦海里瞬間浮現那本書里面的畫面。

    突然,她用力推開圣流殤,立刻爬起身走開。

    “圣流殤,你這個流氓!”晨晨紅著臉罵道。

    圣流殤有點無語,在看到晨晨緊張的模樣后,他眼底閃過狡黠的笑意。

    她這是怕他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