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1008章 我跟你合作

    月如聽著這話,臉色冷了冷,她心里怎么可能甘心。

    她守了圣流殤這么久,原本以為自己未來一定會是域主府的少夫人,這些年圣流殤身邊也一直沒有出現其它女子,她自然不著急。

    可誰也想不到,會突然冒出來一個晨晨。

    她的出現打破了她的希望。

    沒想到她竟然和圣流殤有婚約,現在竟然還有了肌膚之親。

    一想到昨晚,她心里便是各種怨恨。

    “不甘心又能怎樣,還有兩天他們就要成親了。”月如咬牙憤憤道。

    圣洛辰勾了勾唇,意味深長的笑道,“我可以幫你。”

    月如怔住,挑眉看著他,隨即似想到什么,笑道,“你不想讓圣流殤成親是嗎?”

    “是,我要他成親的事變成笑話。”圣洛辰微微瞇起眼睛。

    “我知道你的目地,不就是想拉下流殤,讓他當不成未來的域主,我是不會如你所愿的。”月如冷哼。

    要是圣流殤不是未來的域主,她就不能成為未來的域主夫人,這是她不愿意的。

    圣洛辰微微冷笑,“月小姐,你覺得圣流殤將來當了域主,你可能會是域主夫人嗎?不可能的,那個位置只能是晨晨的。”

    “你……”

    “所以你要好好考慮清楚,是將圣流殤讓給別的女人,讓別的女人成為域主夫人,還是讓那些欺負你的人也不如意。”圣洛辰似笑非笑的說。

    月如聽著這話,心里狠狠一沉,十分的矛盾復雜。

    要是她不做什么,晨晨就會順利的嫁給圣流殤,圣流殤以后當了域主,晨晨就會是域主夫人,到時候哪還有她什么事。

    而且從梅花島出來后,圣流殤明顯對她冷漠了。

    他肯定還是懷疑下藥的事與她有關,恐怕他以后再也不會對她好。

    一想到這些,她胸口是窒息般的疼。

    突然,她眼里迸發凌厲又狠毒的光芒。

    既然她得不到,她也不會讓晨晨得到。

    她要成為圣流殤的女人,不管他以后是不是域主,反正她都要惡心死那個土包子。

    “好,我跟你合作。”月如思考片刻后笑意盈盈道。

    “月小姐真是個聰明的人,對讓自己不爽的人,就得狠,明天晚上我們圣家的子弟會邀請圣流殤出來,到時候就看你怎么做了。”圣洛辰搖搖手里的折扇意味深長的笑。

    “在什么地方?”

    “秋水小筑。”圣洛辰緩緩說道。

    “我知道了。”月如揚著下巴傲聲道,昨晚在梅花島計劃沒有成功,這一次她一定要成為圣流殤的女人。

    到時候看晨晨還能不能得瑟。

    ……

    秋水小筑。

    圣流殤看著圣家的眾子弟,緩緩的喝著酒,他們都是他叔叔伯伯的孩子,他與他們的感情并不是很好。

    沒想到今晚他們竟然會邀請他出來。

    “流殤,恭喜你啊,后天就要成親了。”圣莫謙端著酒杯朝圣流殤揚了揚。

    圣流殤挑眉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流殤后天就要成為有婦之夫了,從此以后告別了單身,今天晚上我們不醉不歸。”

    “話說這秋水小筑里的姑娘都特別的水靈靈,我們要不要叫幾個過來陪陪?”

    “你說什么混話,流殤后天就要成親,要是讓堂嫂知道,小心到時候收拾你,我聽說堂嫂可是母老虎。”

    “母老虎?流殤,看來你以后有得受了。”

    “……”

    圣流殤聽著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話,薄唇揚起一抹冷冽的弧度。

    母老虎嗎?

    他記得昨晚好像是他贏了。

    原來那女人真的怕他碰她。

    他又不是洪水猛獸,不過嚇嚇她而已,那晚是他中了藥,他才會迷迷糊糊的碰了她,清醒狀態下,他怎么可能會碰她。

    她真是想多了。

    不過以后她要是讓他不如意,他就每天晚上嚇嚇她。

    想著她害怕時那雙黑亮亮的眼睛里充滿可憐兮兮時,他就覺得特別的解氣,心里有種說不出的爽。

    “你們不要這樣說流殤,他怎么可能會怕堂弟媳。”圣洛辰把玩著手里的酒杯笑道。

    “我當然沒有必要怕她。”圣流殤挑釁道,嘴角是嘲諷的笑。

    圣洛辰微微笑,隨即朝對面的圣莫謙看去。

    圣莫謙會意后,立刻給圣流殤重新倒滿酒。

    “流殤,我們再來喝一杯。”圣莫謙舉著舉杯說道。

    圣流殤微微挑眉,他知道他們這些人都是想看他的笑話,從小到大亦是如此,不就是喝酒,還能難倒他嗎?

    等他去了祭神殿,晉升天神后,他要讓他們好好看看。

    他圣流殤比他們都強!

    ……

    “元寶,少爺呢?”晨晨回房間后便沒有看到圣流殤,想到昨晚那家伙欺負她,她心里是一陣窩火。

    但現在他還沒有回來,她又忍不住擔心。

    “少夫人,他,少爺出去了。”元寶結結巴巴道。

    “去哪了?”晨晨瞇起眼睛,難道是去找月如了!

    元寶一看她的表情,便知道她誤會了,立刻說道,“是圣家的其它少爺們把他叫了出去,說他后天成親,今天晚上給他慶祝。”

    “在哪里?”晨晨逼問道。

    “那個,秋水小筑。”元寶對上她逼人的目光,只得實話實說。

    “你現在帶我去。”晨晨命令的看著他。

    元寶吞了吞口水,一時間有些為難,要是讓少夫人知道少爺去了那種地方,會不會鬧起來?

    最后在晨晨的威脅下,元寶還是帶她去了。

    晨晨剛到秋水小筑,便立刻沖了進去,然后碰到了圣洛辰。

    “咦,堂弟媳,你怎么來這里了?”圣洛辰驚訝道,心里卻是暗笑,看來老天都在幫他。

    他剛剛還想著,該怎么把她叫來秋水小筑,沒想到她倒自己來了。

    “圣流殤呢?”晨晨急聲問道。

    “他啊,他……”

    “你別吞吞吐吐,趕緊告訴我,他在哪里!”

    “他喝醉了,和月小姐去了一個房間……”

    晨晨聽得雙眸一瞪,身子僵住。

    喝醉?還和月如去了一個房間?

    后面不用多想,也能猜到會發生什么。

    一想到圣流殤和月如做了那么惡心的事,她心里是熊熊怒火。

    “你帶我過去。”晨晨咬唇道。

    “你,你真的要過去嗎?這……”

    “趕緊的。”晨晨冷冷道。

    圣洛辰看了看她,最后帶著她往秋水小筑里面走去,嘴角不動聲色的揚了揚。

    要是她看到圣流殤和月如赤果果的躺在一起,最后肯定會鬧起來。

    圣流殤別想順利成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