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1149章 南宮淺,我不會輸的

    “那就去神都外面的森林。”諸葛明眸光冷冽的沉聲道。

    “沒問題。”南宮淺笑。

    片刻過后,原本聚集在寒夜院子里的人全部到了神都外面的森林里。

    “淺淺,你要加油啊。”云蘿高聲喊道,昨晚神后的壽宴上,她都沒來得及和她說話,她便走了。

    今天得知明陽大帝會來找她對戰,她早早就到了寒夜的府上。

    神界其它女子聞聲,均是十分惱怒的瞪著云蘿,她是腦子有毛病嗎?竟然支持南宮淺!

    云蘿無視四周如刀子般的目光,只是笑意盈盈的望著遠處的南宮淺。

    這諸葛家的人平常就仗著自家出了一位大帝,喜歡仗勢欺人,今天淺淺要是打贏了明陽大帝,看諸葛家的人以后還囂不囂張。

    光明神王抱著一個酒壺坐在遠處慢悠悠的觀戰,淺丫頭和諸葛明已經開始了,片刻過后,他搖了搖頭。

    明陽大帝根本不是淺丫頭的對手。

    當然要是淺丫頭沒有混沌之力,她肯定不會是明陽大帝的對手。

    偏偏她有混沌之力,所以這場戰斗注定她會贏。

    嘭——

    突然遠處響起一陣巨響,只見諸葛明的身子重重的砸在一顆古樹上,最后滾落在地,一口鮮血吐了出來,臉色異常蒼白。

    他掙扎著想起來,頓時又吐了一口血。

    “大帝,我勸你不要再掙扎,不然你會一直吐血吐血,最后可能會吐血而亡哦。”南宮淺雙手環胸望著遠處的諸葛明,臉上帶著絕美無辜的笑容。

    諸葛明聽著這話,更是怒火攻心,再次吐了一口鮮血。

    “大帝。”

    諸葛家的人見狀,驚的紛紛立刻跑過去。

    其它圍觀的人均是吞了吞口水,南宮淺打贏了明陽大帝!

    這樣的事實讓他們怎么也不愿意相信。

    那可是大帝啊!

    而不是什么身份低的神,雖然明陽大帝并不是神界最厲害的大帝,但實力也是不差的。

    南宮淺到底是有多變態?

    她可是凡人,凡人,凡人……

    大家都驚呆了的看著一身悠閑南宮淺,似乎她并沒有受一點影響,那模樣就好像剛剛的比試,她就隨便打了下,根本沒費力氣。

    “大帝,你輸了,希望你今天當眾說的話能夠說到做到,記住,諸葛家永遠都不要再招惹我南宮淺,不然滅!”

    最后一個字,南宮淺說得霸氣無比,直擊人心。

    讓眾人聽得控制不住心臟顫了顫。

    諸葛明聽著這話,氣得差點再次吐血,幸好他穩住了。

    此時他感覺老臉一陣無光,心里是說不出的奇恥大辱。

    他竟然輸了!

    還是輸給一個年輕的凡人女子。

    她使用的那股力量到底是什么,并不是神力,也不像是人界的斗氣。

    到底是什么!

    “我說到就會做到。”諸葛明黑著臉沉聲道,不過將來他還會向她再次挑戰,一定要贏回今天丟失的面子。

    南宮淺微微笑,“那再好不過,不過還是要多說一句,希望你好好教育后人。”

    諸葛明聽得心里十分不悅,他怎么教育后人關她什么。

    南宮淺見對方不語,也就不再說什么,徑直朝光明神王走,“神王,看來我得跟你告辭了,我還要回去創世神殿復命。”

    光明神王一臉的不舍,“去吧,等你下次以神的身份堂堂正正來神界。”

    “好。”南宮淺揚唇笑。

    以她現在修煉的速度,那天應該不太遙遠。

    南宮淺沒有直接回去創世神殿,而是和云蘿一起去的林芝舞府邸找上官冰嫣。

    “淺淺,我上次跟你說的話,你可要記在心里,不要逃避而不去注意,免得最后自己吃虧。”云蘿邊走邊交待著。

    南宮淺看她一眼,故意說道,“你還這么年輕就婆婆媽媽的,這是要進入更年期的節奏啊。”

    云蘿沒好氣的瞪眼,雖然她不知道更年期是什么意思,但也知道不是什么好的說法。

    “你真是白眼狼,我還不是為了你好。”云蘿鼓著粉嫩嫩的臉說道。

    “我會把你的話放在心里,回去后會注意的。”南宮淺乖巧的說。

    云蘿聽她這樣說,才露出滿意的笑,“不注意,以后有你哭的。”

    南宮淺嘴角抽抽,有這么嚴重嗎?

    隨即她在心里重重嘆口氣,說實話,她真的不愿意面對這樣的事,但回去后,她還是會注意的。

    林芝舞在看到南宮淺時并沒有任何好臉色,因為她聽赫連茹說了,神帝已經同意讓南宮淺和自己公平競爭。

    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她非常的生氣。

    神帝竟然答應給南宮淺機會!

    她有什么資格啊。

    “林小姐,麻煩你叫上官冰嫣出來。”南宮淺看著林芝舞笑道,她知道對方現在恨不得掐死自己。

    估計她已經知道神帝讓她們公平競爭的事。

    “南宮淺,我不會輸的。”林芝舞揚著下巴挑釁道。

    “我也不會輸的。”南宮淺優雅的笑。

    林芝舞聽著這話,心里更氣憤,隨即氣呼呼的離開,她一定要想辦法贏,不管用什么辦法。

    絕對不能讓南宮淺贏了自己。

    上官冰嫣看到南宮淺時有些意外,“我還以為你要在這里多待幾天。”

    “有什么好待的,不過你要是喜歡這里倒是可以多待幾天。”南宮淺似笑非笑的說,雖然青龍他們四個還沒有回來。

    不過她不打算等了,她跟寒夜說了,要是青龍他們回來,讓他們直接去創世神殿找她。

    至于上次派瓔剎閣殺她的人,下次來神界再好好算賬。

    “我當然得回去跟創世神后復命。”上官冰嫣笑,她還真的不屑待在神后,此時,她心里是瞧不起神界的。

    都是神,竟然拿南宮淺不敢怎樣。

    就是神帝也是。

    明明昨晚南宮淺那樣重傷人是應該受到懲罰的,偏偏神帝最后故意走開,然后什么都不管了。

    原本她還想把殺了南宮淺的希望寄托在神界這幫人手里,現在看來要落空了。

    不過沒關系,以后還是有機會的。

    總有一天,她一定可以找到人殺了南宮淺。

    只要她死,她們之間的賭約就不再算數,她才有機會靠近戰無極。

    “那就回去吧。”南宮淺淡漠道。

    “好。”上官冰嫣微微笑。

    林芝舞目光冰冷的看著南宮淺離開,衣袖下的雙手緊握成拳頭,心里是陣陣氣憤。

    趁著她離開這段時間,她必須好好準備下。

    不然自己肯定不會有任何勝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