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1278章 怕自己懷不上孩子

    戰無極自然是吃醋的,雖然前世他最后娶了淺淺,但在他沒有找到她之前,她可是在冥界生活了整整八年。

    當初要不是去冥界,他還找不到她。

    一想到她和東方陌朝夕相處了那么久,他心里就酸溜溜的。

    “那又怎樣,淺淺的未來是我的,我一個人的。”戰無極神情倨傲的看著東方陌挑釁道。

    東方陌聽著這話,臉氣歪了,一臉惱怒的瞪著戰無極。

    得到了淺妹妹,竟然還敢來他面前這樣炫耀。

    真是氣死他了!

    南宮淺看著他們倆個,伸手扶了扶額頭,表示有些無語。

    這兩個人就不能好好的相處嗎?

    南宮淺和戰無極很快找到了華光。

    華光住在以前戰無極在天明宗居住的房間。

    “咦,你們倆個一起來了。”華光看到戰無極出現時很是意外。

    “嗯,無極總算回來了,所以我帶他過來讓你看看,順便幫我再檢查一下,看看我們現在適不適合要孩子,我的身體是否能懷孕?”南宮淺說這些話時,心里有些沉重。

    她很怕……怕自己懷不上孩子。

    華光點點頭,示意他們坐下,“你們誰先來?”

    “他。”南宮淺指了指戰無極。

    華光看向戰無極,示意他伸出右手。

    戰無極很配合的立刻伸出右手。

    片刻過后,華光收回了手,臉上露出笑意,“無極的身體很正常,并沒有問題。”

    南宮淺聽著這話,心里咯噔一響,那他們之前沒避孕,她卻一直沒有懷孕,是她身體的問題嗎?

    想著這些,她有些抑郁。

    “你再幫我看看。”南宮淺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公主,你不用太擔心,別緊張,你自己也是大夫,應該知道有時候越緊張,這檢查就不準。”華光笑笑道。

    他知道她在擔心什么。

    南宮淺微微笑,深呼吸了幾下,努力讓自己放輕松。

    “別擔心,就算不能懷孕也沒什么,你只要知道我會永遠在你身邊不離不棄。”戰無極眸光寵溺的看著她深情說道。

    南宮淺對上他的雙眸,心窩里溫暖又甜蜜。

    突然間,她再也不緊張,心里一片平靜,隨即她伸出右手放在桌子上。

    華光立刻替南宮淺把脈,隨即蹙了蹙眉頭,然后舒服開。

    南宮淺雖然說努力讓自己不緊張,但還是一直在注視著華光臉上的表情變化,企圖從他的表情中猜出些什么。

    其實之前她自己檢查過,她的身體很好,是可以懷孕的。

    就是不知道華光的檢查會不會跟她檢查的一樣。

    許久過后,華光才收回手。

    “公主,你完全不用擔心,你現在應該可以懷孕了。”華光眉開眼笑的說。

    “真,真的!”南宮淺激動的差點落淚。

    這段時間每每想起懷孕的事,她心里就是不安惶恐,她害怕自己真的不能懷孕。

    雖然無極不會有意見,但是她還是想替他生孩子,屬于他們的孩子。

    現在聽華光說,她可以懷孕了,她怎么能不激動。

    “還記得上次檢查后,我當時有說怪怪的,上次我檢查時,感覺你體內氣息有些怪異,但是這一次卻沒有了,不知道是不是當初那股怪異的氣息導致你不能懷孕。”華光若有所思的說。

    南宮淺眼睛亮了亮,“這么說來,我真的可以懷孕了。”

    “沒錯,至少我這次檢查,你的身體沒有任何問題,你們倆個放心大膽的生孩子吧,哈哈哈。”華光也替他們感到高興。

    南宮淺側身抬頭看向戰無極,眼睛里浮起激動的水霧,“無極,我們真的能有孩子了。”

    戰無極看著她的模樣,將她摟到懷里,“我們本來就會有孩子的,所以你不要再多想,以后開開心心的,也別給自己壓力,說不定這樣可以更容易懷上孩子。”

    “好,我都聽你的。”南宮淺乖巧的說,幸福的靠在他懷里。

    “喲喲喲,你們別在我一個老人面前秀恩愛啊,實在讓人受不了,不過我還是很好奇公主體內那股奇怪的氣息為什么沒有了?”華光捋了捋一臉思考的表情。

    南宮淺立刻離開戰無極的懷抱,仔細想了想說道,“上次恢復天宮記憶時,是因為一顆血珠,血珠當時肯定融合進了我身體,會不會有可能是那血珠的原因?”

    華光眼睛一亮,拍了拍大腿說道,“還真的有可能,要是血珠里的血是公主的,那就很正常,畢竟那滴血有可能是你的心頭血。”

    南宮淺笑了笑,“不管怎樣,能懷孕算是解決了我心頭的一件大事。”

    這事簡直比有了對付七殺的辦法還要讓她激動高興。

    想著她很快就會有屬于她和無極的孩子,她興奮的整個人都沒法淡定下來。

    戰無極握緊她的手,心里有些愧疚,沒想到她心里承受著那么多。

    就算他再說她不能懷孕沒什么事,恐怕她自己心里還是很在乎的。

    看來他應該多多努力,讓她快些懷上孩子。

    離開華光那里后,南宮淺臉上的笑容就沒有停過。

    戰無極見她開心,也跟著開心。

    “你怎么一直在傻笑。”戰無極忍不住打趣她,他自然明白她為什么這么高興。

    “你才傻笑呢,我這是開心的笑,戰無極,你竟然敢取笑我,你死定了!”南宮淺抬頭超級兇的說道。

    戰無極眸光里染起一抹笑意,湊近她耳邊,低笑道,“我很樂意在床上死定了。”

    南宮淺沒忍住撲哧笑出聲,伸出小拳拳捶了捶他胸口,嬌嗔道,“死相。”

    “……”戰無極嘴角抽抽,隨即將她打橫抱了起來。

    “你干嘛呀?”南宮淺伸手抱住他的脖子。

    戰無極眸光與她對視,一本正經的說,“做生孩子的事,為了讓你早些懷上孩子,我們得多多努力。”

    “現在是白天。”南宮淺臉紅,其實她并不介意。

    “沒有人規定白天不可以。”戰無極說得理直氣壯,這本來就是他們夫妻之間的事。

    南宮淺嘴角抽抽,在他臉上親了親,非常飆悍毫不矜持的說,“那我們趕緊去吧。”

    “遵命,夫人。”戰無極寵溺的笑道。

    為了不讓人打擾他們,他們直接去了空間。

    房間里。

    情事過后,戰無極溫柔的吻著南宮淺,就好像她是一件稀世珍寶,生怕用力一分就會把她弄壞似的。

    “無極,我愛你。”南宮淺摟著他的脖子笑眼瞇瞇的說。

    “我也愛你,很愛很愛。”戰無極聲音沙啞又深情的說道。

    南宮淺微微笑,幸福又滿足的依偎在他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