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第1406章 還以為孩子不見了

    “看來他們的確是非比尋常的孩子,天生神胎,從出生就擁有特別的能力,不愧是無極和淺淺的孩子。”戰天華捋捋胡須樂呵呵的笑道。

    “哈哈哈,這是我戰家的驕傲啊。”戰黎臉笑容滿面的說。

    放眼整個天下,恐怕沒有哪家的孩子像戰家這樣的。

    唐沁柔心里柔軟的一塌糊涂,看著兩個孩子,她真的特別的滿足。

    突然,小女孩咯咯的笑了起來,笑得十分開心甜美,簡直融化人心。

    “小乖乖,你真可愛。”唐沁柔忍不住伸手再次捏了捏她圓嘟嘟的小臉,手感真好,軟綿綿的。

    戰天華看了看兩個孩子,在心里嘆氣,無極還是沒有醒。

    也不知道他什么時候才會醒?

    這一生還會不會醒?

    一想到這些,他心里變得無比的凝重。

    ……

    神界。

    原本在修煉的七殺突然睜開眼睛,面具下的臉陰沉漆黑無比。

    他感應到了!

    那兩股力量!

    南宮淺的孩子出生了!

    七殺臉色越發的難看,不管它們是沒出生,還是出生,對他來說都是一種很大的威脅。

    現在他們出生,他內心更加的不安。

    南宮淺一定會利用他們倆個來對付他!

    畢竟只有她孩子的力量才能對他造成威脅。

    七殺緊緊抿著薄唇,隨即大步往外面走去。

    之前他還能忍,現在南宮淺的孩子出生,他再也沒有心情忍。

    不管用什么辦法,一定要殺了她的孩子!

    赫連斌看到七殺時,微微詫異,“你怎么來了?”

    “我要你立刻安排,南宮淺的孩子出生了,我要他們死!”七殺眸光陰沉怒聲道。

    赫連斌臉上滿是驚訝,南宮淺的孩子出來了?

    思考片刻后,他開口道,“七殺,她的孩子剛出生,必定層層防守保護,絕對不會讓外人插手,我倒是有一個好主意。”

    “什么主意?”七殺挑眉問道。

    “等南宮淺坐完月子,你可以去人族鬧事,到時候讓玄天大陸一片血腥,到處都是災害,我不相信南宮淺會坐視不理,到時候她離開孩子,就是我們下手的好機會。”

    赫連斌笑悠悠的說著他的計劃。

    必須讓南宮淺離開孩子,他們才好下手。

    七殺皺了皺眉頭,即而笑道,“你說的挺有道理的,那我就再等一個月,到時候我會去玄天大陸鬧事,南宮淺要是不去,我就殺盡玄天大陸的人!”

    他還真的不相信南宮淺會不管玄天大陸的人。

    “好,我們就這么辦。”赫連斌笑道。

    七殺臉上露出滿意,隨即離開,在看到門口的夜千然時,他冷哼一聲快速離開。

    關于夜千然的身份,他已經知道。

    上次的死神之箭,他倒寧愿他是射的南宮淺。

    因為那一箭下去,南宮淺必死無疑。

    只要她死,就再也沒有任何人可以威脅他。

    偏偏,夜千然射了戰無極!

    “洛兒,你找我有事?”赫連斌看著夜千然笑道。

    “父帝,你什么意思?竟然讓七殺去人族鬧事?你這樣只會讓人族怨恨你。”夜千然冷冷道。

    剛剛他和七殺的談話,他已經聽到。

    幸好淺淺順利的生下了孩子。

    這一刻,他是祝福她的。

    赫連斌看了看他說道,“不鬧事能把南宮淺引走嗎?不引走她,怎么殺她的孩子。”

    “你怎么還是那樣,我們就不能和創世神殿光明正大戰一場嗎?為什么要背后使陰招?”夜千然神情冰冷的沉聲道。

    他竟然還想著要殺淺淺的孩子,他是瘋了嗎?

    “我的傻兒子,你怎么還護著那個女人,她的孩子是我們赫連家的恥辱,而且她的孩子能對付七殺,必須殺了!”赫連斌語氣十分肯定的說道。

    就算他不想殺,但為了七殺,也必須想辦法殺了。

    不然七殺出意外,他恐怕也要完蛋。

    所有威脅七殺性命的人,他必須想辦法除掉。

    “那是兩個剛出生的小生命,你怎么狠得下心。”

    “小生命怎么了?這件事你可以不用插手,我這邊是一定要做的,就算我不做,七殺也會安排其它人做,你最好不要跟七殺起什么沖突,不然他不會放過你。”赫連斌提醒他。

    夜千然眉頭狠狠皺起,“父帝,你就那么怕七殺嗎?”

    “不是怕,而是我們現在必須跟他合作,只有他才能幫我們贏。”

    “可是……”

    “別再跟我多說什么,我要做什么,我心里都清楚,你要是再干涉我的事,以后我什么都不會再跟你說,別忘記你當時跟我怎么說的,你說你要統治這個世界。”

    “我是要統治,但絕對不會用你這種方法。”夜千然冷冷哼道。

    “洛兒,你還是太年輕,真的,就憑你自己是不可能贏的。”赫連斌不得不打擊他。

    他簡直就是異想天開。

    以為靠他們就能贏創世神殿嗎?

    “沒試過又怎么會知道,就算你用七殺最后贏得天下,到時候大家也只會唾棄你,不會敬重崇拜你。”夜千然黑著臉冷冷道。

    他果然要和七殺做禍害蒼生的事。

    該死的七殺。

    一定是他蠱惑了父帝,才會讓他這么喪心病狂。

    雖然他以前也心狠,但絕對不會拿天下無辜的人開刷。

    “那又怎樣,只要我贏了,他們始終影響不了我的地位。”赫連斌不以為然的說,到時候他是這個世界的主宰者。

    他們不服也得服,要不就去死。

    夜千然看著他的模樣,心里十分的失望,最后轉身離開。

    他一定不會讓他們得逞的!

    ……

    南宮淺醒來時,只覺得全身無力。

    躺了好一會,等力氣差不多恢復后,她才緩緩坐起身。

    床上并沒有孩子。

    頓時她心里一驚。

    她的孩子呢?

    南宮淺再也沒法淡定,立刻開口叫道,“蘭靈,黎白……”

    “夫人,你醒了。”

    蘭靈立刻跑進房間。

    “孩子呢?”南宮淺已經迫不急待的想要看看孩子。

    畢竟之前她都沒看就暈睡了過去。

    這會兒她想念極了。

    “小少爺和小小姐剛剛喝了奶睡的特別香,我立刻去抱過來。”蘭靈說完迅速轉身去抱孩子。

    南宮淺聽她這樣說,重重松了口氣。

    剛剛真的把她嚇壞了。

    還以為孩子不見了。

    畢竟七殺和神帝都想要她的孩子死,誰知道他們會不會做什么手腳。

    須臾。

    蘭靈帶著一名嬤嬤將兩個孩子抱到床邊。

    南宮淺示意她們把孩子放在床上,看著睡得特別香的兩個小奶娃,她心里柔軟的不行。

    無極,你看到了嗎?

    這是我們的孩子,是我們的兒子和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