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碧落抿了抿唇,他們被困在焚天血冢里這么久,外面發生了什么事,他們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南宮淺他們會在哪里。

    她現在是不是很高興?

    以為他們被困在這里出不去?

    她要是這樣想是最好的,到時候他們出現在她面前,可以讓她深深的震驚。

    她很期待南宮淺看他們時的表情。

    一定很好玩。

    “我能知道她在哪里。”七殺陰惻惻的笑了起來。

    此時此時,他心里是深深的恨意。

    該死的南宮淺,竟然耍心眼把他騙到焚天血冢那個鬼地方里。

    他是不會放過她的!

    他也要她嘗嘗煎熬絕望的滋味。

    之前他還以為他又會變成以前的黑色霧氣,幸好碧落找到了幫手,對方竟然還把他們帶了出來。

    更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她竟然是南宮絕的敵人,那也就是南宮淺的敵人。

    現在他們可以聯手。

    有他們一起,必定可以對付南宮淺。

    那兩個孩子他殺不了,這個女人可以,她實力強悍,完全可以。

    南宮淺啊南宮淺,你本想困死我,沒想到反而替自己找了一個強大的敵人,真是可憐的人。

    “你能找到她?”葉詩染瞇了瞇眼睛,紅唇微揚。

    “是,我能找到她,不過在那之前,我想先送她一份大禮。”七殺眼睛里閃著嗜血狠厲的光芒。

    南宮淺困他這么久,他要毀了玄天大陸。

    他要讓玄天大陸變成地獄,讓所有人都變成魔鬼。

    “哦,什么大禮?”葉詩染面紗下的臉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她自然知道七殺說的大禮并不是真正的禮物。

    “毀了玄天大陸。”七殺狂傲的大笑。

    碧落眼睛亮了亮,笑意盈盈道,“南宮淺必定安排了人守著玄天大陸,到時候你一毀,她的人肯定會通知她,她可能會馬上來。”

    “這樣似乎也能把她引來,不過我知道她現在在修羅界。”七殺似笑非笑的說。

    “修羅界?她去那里做什么?你有沒有覺得她很奇怪,她似乎在找什么東西,一直去各個界面。”碧落皺眉疑惑道。

    她總感覺南宮淺又在計劃什么,而且還是對他們不利的事。

    七殺臉色沉了沉,這也是他一直沒有弄懂的事,雖然上次跟去了天界,但依然不知道她到底在找什么。

    “找東西?”葉詩染瞇了瞇眼睛,還去各個界面。

    可以肯定是很重要的東西。

    什么東西會分散在這個世界各個界面。

    突然,她臉色微微變了變。

    難道是她想的那個。

    乾坤珠!

    乾坤珠說是當初被毀,但她知道肯定沒毀。

    那可是能改變這個世界軌道的七顆珠子。

    南宮淺找這個做什么?

    她有什么目的?

    “她就是在找東西,奈何上次我們跟去天界并沒有查到,之后便被她騙到了焚天血冢。”碧落咬牙切齒憤憤道。

    葉詩染紅唇勾起一抹冷笑的弧度,“我可能猜到了她在找什么。”

    “找什么?”

    七殺和碧落同時問道。

    “乾坤珠,可以扭轉時空倒回過去的七顆珠子。”葉詩染慢悠悠的說。

    難不成南宮淺想時光倒退回去?

    畢竟乾坤珠只能讓時間回到從前。

    她該不會是想救南宮絕吧?

    碧落雙眸瞪得大大的,讓時間倒回過去,竟然還有這么神奇的寶物!

    南宮淺想讓時光倒退?

    她應該不會有這樣的想法,畢竟她現在擁有了很多,要是倒回去,她大概可能會失去更多。

    “她這是什么意思,讓時間倒退,哈哈哈,真是一個蠢貨,她是不是以為時間倒回,就能殺了我?”七殺大聲的嘲笑道,臉上滿是不屑和鄙夷。

    葉詩染瞇了瞇眼睛,“不管她現在的目的是什么,我們都必須先去找她,絕對不能讓她拿到乾坤珠。”

    南宮淺拿到乾坤珠肯定會對她有利。

    “那好,我們先去修羅界找她。”七殺沉聲道。

    反正毀玄天大陸也不急于這一時,更何況也未必要他親自去,他可以安排人動手。

    “我看我們還是趕緊去修羅界,南宮淺親自各界找乾坤珠,肯定在醞釀一個很大的陰謀,我們絕對不能讓她成功,不然恐怕我們都得死。”碧落心里莫名擔憂起來。

    她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預感。

    總覺得他們剛出來,似乎又會被困住。

    “好,跟我走。”七殺說完朝前面飛去。

    葉詩染和碧落立刻跟上。

    ……

    靈族。

    南宮淺和戰無極跟著六顆乾坤珠到了靈族王宮不遠處的一座雪山之巔。

    六顆乾坤珠在到了山頂后便停了下來。

    “看來第七顆乾坤珠在這里。”南宮淺眼睛里閃著興奮的光芒,只是這里一片白,地上是厚厚的積雪,根本看不出來哪里藏有乾坤珠。

    戰無極朝四周看了看,所有的一切全部被大雪覆蓋,視線所到之處都是白。

    “我用力量試試。”戰無極說完,雙手拂動。

    剎那間,力量涌動。

    緊接著,地面厚厚的積雪全部被掃開,露出原本的樣貌。

    所有的野草石塊土地全部暴露出來。

    南宮淺朝地上望去,哪里有什么乾坤珠。

    突然,乾坤珠全部朝地面鉆了進去,消失不見。

    “在地底下。”戰無極語氣肯定的說。

    語落,他一掌朝地面狠狠拍去,頓時一個缺口出現。

    “竟然是空的,看來地下面別有洞天。”南宮淺喜悅的笑。

    戰無極握著她的手,一起跳了下去。

    下墜的時候,兩人緊緊抱著對方。

    “怕嗎?”戰無極笑問。

    “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南宮淺靠在他胸膛上幸福的笑道。

    因為他就是她最大的安全感。

    只要有他在身邊,不管闖多危險的地方,她都不會害怕,反而覺得刺激,充滿了冒險和挑戰。

    戰無極抱著她的腰緊了幾分,“我也是。”

    就是不知道他還能陪她多久。

    他仔細想過了。

    她活著是最好的。

    一來他希望她活著。

    二來孩子更需要她。

    所以他已經在心里做好了決定,她的死劫,他來受。

    只是希望在未來,有一天,他們能夠重新再相遇。

    南宮淺小腦袋在他胸膛蹭了蹭,心里是說不出的甜蜜,只是想到啟動乾坤珠的事,她心里莫名有些不安。

    這樣的不安在見過魔祖問天之后,她就開始有了。

    所以這段時間她總是有些睡不好。

    這讓她心里更加慌亂,總覺得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那個需要犧牲的人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