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你和我爹爹的眼睛一模一樣,要不你把面具摘下來給我看看。”小月亮死死的抱著帝弒天的腿不放。

    她覺得他就是她爹爹。

    反正她是不會隨便放的。

    帝弒天皺眉,和他爹眼睛一模一樣?

    以他的了解,有銀瞳的男子很少很少。

    “你爹叫什么名字?”帝弒天問道。

    “戰無極。”小月亮和小太陽異口同聲的說道。

    帝弒天皺了皺眉頭。

    戰無極?

    他的名字并不叫戰無極,所以他不是他們的爹。

    再加上他沒有女人,所以他們不會是他的孩子。

    這世間竟然還有跟他長得相似的男子。

    “我不是你們的爹。”帝弒天語氣斬釘截鐵的說。

    小月亮和小太陽聞聲,一臉的失望。

    他不叫戰無極嗎?

    “能不能讓我看看你的臉?我認識我爹爹的。”小月亮咬著粉嘟嘟的嘴巴乞求道,她只想看一眼。

    “不能。”帝弒天冷冷道。

    小月亮一臉的失落,抱著他的腿依然沒有放開。

    帝弒天抬頭看向旁邊的藍泓。

    藍泓立刻反應過來,看著小月亮說道,“小姑娘,請你放開,我家主子還有急事,不能再耽誤時間。”

    小月亮聽他這樣說,只得放開帝弒天,然后抬頭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他。

    “我能不能摸摸你馬車,眼睛里滿是期盼。

    帝弒天對上她的眼睛,心里涌起一股別樣的感覺。

    “好。”

    藍泓嘴角狂抽,你竟然說馬車頂上的是肉團子。

    這比喻雖然很適合,要是讓毛球知道,會抓狂的吧?

    小月亮臉上慢慢露出可愛又興奮的笑容。

    太好了!

    可以摸肉團子。

    “藍泓,你去把它帶下來。”帝弒天看向藍泓吩咐道。

    “是,主子。”藍泓恭敬道,即而走上馬車將肉團子提了下來。

    一只雪白毛絨絨的東西。

    “小姑娘,給你抱。”藍泓將毛球遞給小月亮。

    小月亮立刻伸出雙手抱住,伸手摸著毛球的毛,好柔軟順滑哦。

    小太陽忍不住走上前也摸了摸,手感真好。

    睜開眼睛的毛球頓時對上兩張陌生的臉。

    頓時一雙小眼睛對兩雙大眼睛。

    “哇,它醒了。”小月亮興奮的笑。

    它的眼睛好漂亮啊,竟然是金色的耶。

    她還是第一次看到眼睛是金色的魔寵,好特別,好想要啊……

    毛球眨眨眼,然后伸出小爪子去碰小月亮,軟萌萌的樣子簡直太可愛。

    這小丫頭哪里來的?

    還有這個帥氣的小子?

    咦?

    竟然跟主人好像啊,也有一雙銀色瞳孔。

    難不成是主人在外面的私生子和私生女!

    天啊!

    主人竟然動作這么快!

    簡直太驚人!

    難怪平常一副冷酷的樣子,什么樣的女人都不讓靠近,原來已經有女人了啊。

    真是一個潔身自好的男人!

    小月亮見毛球用爪子小心的碰她,白嫩嫩的臉上露出喜悅的可愛笑容。

    “主子,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再不去就會遲到。”藍泓看著帝弒天說道。

    帝弒天見小月亮一直抱著毛球,莫名的他無情不起來。

    要是放在平常,他恐怕根本不會讓陌生人碰毛球,更加別說讓別人抱這么久。

    這會兒要把毛球帶走,他竟然有些不忍。

    “爹爹,能不能再讓我抱抱?”小月亮抬頭看著帝弒天可憐兮兮的說。

    聽著那聲爹爹,藍泓嘴角狂抽。

    這丫頭是認定主子是她爹了嗎?

    這樣直接認爹真的好嗎?

    要是認錯,豈不是很尷尬?

    “我不是你們的爹。”帝弒天淡漠道。

    小太陽挑眉,“你讓我們看看你的臉,如果不是,我們道歉,如果是那我們要跟著你。”

    “……”帝弒天。

    藍泓嘴角抽抽,你們這是想強行認爹嗎?

    “兩位不好意思,我家主子的面具不會隨便摘下給人看。”藍泓立刻開口。

    小月亮皺了皺眉頭,即而眨眼說道,“要不你們帶我們回去,他總要摘下面具洗臉的呀,到時候我們看一眼就好。”

    爹爹的樣子早就在記在她和哥哥的腦海里,讓他們看一眼,他們必定可以認出來。

    藍泓嘴角抽了抽,抬頭看向帝弒天,等待他的決定。

    這兩個小孩子,他應付不了。

    帝弒天看了看小月亮,“我可以把毛球借給你玩兩天。”

    語落,他轉身朝馬車走去。

    毛球聞聲,一臉懵逼。

    它剛剛聽得云里霧里,他們不是父子父女關系嗎?

    啊啊啊!

    主人你不能這樣,你怎么能把我交給兩個陌生人!

    還玩兩天!

    你是認真的嗎?

    小月亮沒能看到帝弒天的臉很失望,但想到他借懷里的小可愛給她玩兩天,她又挺開心的。

    今天沒看到臉沒關系,反正以后還有機會。

    也不急于這一時。

    馬車很快離開。

    小月亮和小太陽站在原地,這次他們沒有再追上去。

    “你的名字竟然叫毛球,好像不是很好聽哎。”小月亮摸著毛球的腦袋說道。

    毛球立刻點頭,是啊是啊,一點也不好聽。

    “要不我以后叫你肉團子?”小月亮眨巴著大眼睛笑嘻嘻的說。

    毛球聞聲,小小的身軀一顫。

    你是認真的嗎?

    你真的要叫我肉團子!

    你不覺得這更加的難聽嗎?

    嗷嗷嗷……

    小月亮抬頭看著小太陽,疑惑道,“哥哥,你說他會是我們爹爹嗎?”

    小太陽眉頭皺成川字形,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

    很明顯他并不叫戰無極。

    不然聽到他們說出名字時,肯定會有些反應。

    “我們回去跟娘親說說,讓娘親找他。”小太陽正色道。

    娘親要是知道一個和爹爹有著同樣銀色瞳孔的男子出現,肯定會死纏爛打也要看到他面具下的容貌。

    到時候就能知道真相。

    “真希望他就是我們的爹爹。”小月亮眉開眼笑的說。

    這樣的話,以后他們就會有爹娘帶著一起玩耍。

    小太陽看著馬車離開的方向,粉嫩嫩的唇緊緊抿著,然后帶小月亮離開。

    毛球淚眼汪汪。

    主人,你怎么可以這樣!

    一路上,小月亮愛不釋手的摸著毛球,然后奶聲奶氣的說道,“肉團子,你餓不餓呀?”

    毛球慵懶的窩在小月亮懷里,聽到肉團子三個字,它都想吃了自己!

    能不能別再這樣叫了啊啊啊……

    “它沒有反應,肯定不餓,我們趕緊去找娘親。”小太陽伸手戳了戳毛球的腦袋。

    “哦。”小月亮眨眨眼。“……”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