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宋雨婷嘴角狠狠抽了兩下,她,她的臉皮是有多厚啊。

    竟然說這樣的話!

    不過聽起來還是挺順耳的。

    她就暫時不反駁她吧。

    “沒錯沒錯,只有你才配站在我身邊,我才不稀罕她們呢。”宋雨婷一副小公主的模樣傲聲道。

    南宮淺在心里笑了笑,看來暫時是把宋雨婷收服了。

    “那是當然,誰讓她們都沒有我們優秀呢。”南宮淺揚唇笑。

    宋雨婷看她一眼,糾正道,“是她們都沒有我優秀,我比你優秀。”

    “……”南宮淺。

    “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嫌棄你當我朋友的。”宋雨婷優雅大方的笑。

    南宮淺滿頭黑線,似笑非笑的說,“我現在不愿意當你的朋友了。”

    宋雨婷瞪大眼睛,“你你你……”

    一連說了三個你字,后面她不知道說什么了,精致的臉上盡是惱羞和幽怨。

    她這是想說話不算話嗎?

    “逗你玩呢,我就暫時把你這個情敵當成朋友,估計這世間只有我一個人把情敵當朋友的,你應該感到幸運。”南宮淺一本正經的說。

    宋雨婷張了張嘴,只覺得有些好笑,高傲的說,“我是光明神殿的圣女,你能跟我做朋友,是你榮幸。”

    “那我們不當朋友了吧,再見。”南宮淺說完直接離開。

    宋雨婷深吸口氣,立刻朝南宮淺追去,霸道的說,“不行,你之前親口說了把我當朋友,做人要講信用。”

    “是暫時。”

    “暫時就暫時,反正現在我們是朋友,就算我們是朋友,我還是要跟你競爭帝弒天的。”宋雨婷輕哼道。

    “可他拒絕了你,你已經沒了機會。”

    “……”宋雨婷。

    兩人迅速去了后山。

    “圣女大人,你不要再跟著我了,我真的要進去修煉。”南宮淺在后山修煉點入口處停了下來。

    宋雨婷瞪眼,“都說了不要叫我圣女大人,你記性不好嗎?”

    “是啊,我記性不好,之前我們的談話全部忘了。”

    “……”宋雨婷再次無語。

    她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

    帝弒天為什么會靠近她。

    她賴著她,自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想看看她的為人,還有她的……魅力。

    “乖,婷婷快回去吧。”南宮淺朝她眨眼。

    宋雨婷聽著她的語氣,只覺得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算了,我去找院長。”宋雨婷說完轉身離開。

    想到她有了一個朋友,心情有些好。

    但想到她和南宮淺本來是情敵,這會兒成了朋友,她又有些抓狂。

    要知道自己當時氣匆匆離開光明神殿來圣星學院,可是來找她算賬的,甚至要殺她的,現在這算什么鬼!

    啊啊啊……

    她這是被南宮淺迷得腦子壞掉了嗎?

    宋雨婷越想越抓狂,整個人暴躁的不行,最后哭喪著臉去了司徒峰的院子。

    南宮淺在看到宋雨婷走遠后,搖了搖頭,又有些想笑。

    還好這個圣女不壞,不然的話,她又得惡斗情敵。

    希望以后都不要再出現情敵,但這是可能嗎?

    似乎根本不可能。

    南宮淺在心里嘆氣一聲,快速朝修煉點里面走去。

    既然今天搞定了宋雨婷,那就明天離開圣星學院。

    她之所以最后不選擇去夜千然那里,而是出去外面歷練,另一個主要的原因是想多出去見識。

    只有這樣,才能更好的找到其它人。

    他們才是重點。

    或許只有把他們八個人找齊,她才有辦法讓他們一起覺醒。

    想到這種可能,她臉上是燦爛的笑容。

    那一天快點來吧。

    ……

    晚飯的時候。

    大家全部坐在桌子上。

    “小太陽,小月亮,姐姐給你們夾好吃的哦。”宋雨婷笑眼瞇瞇的看著兩個小奶寶,隨即不斷給他們夾菜。

    小太陽和小月亮一臉懵逼。

    這是什么情況?

    她竟然給他們夾菜,還一臉的笑容,那樣子看起來并不虛偽,而是真心的。

    這這這……

    難道是娘親把她搞定了!

    這也太速度了吧!

    還是娘親威武霸氣。

    根本不需要他們出手呢。

    夜千然嘴角抽了好幾下,古怪的看著南宮淺和宋雨婷,才一個下午的時候,她們倆個怎么了?

    被別人附身了嗎?

    竟然能夠友好的相處,簡直不可思議。

    “淺淺,你也吃。”

    “婷婷,你也吃。”

    桌子邊的人全部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大家都像看怪物似的看著她們倆個,心里都充滿了疑惑。

    “你們倆個撞鬼了嗎?”夜千然終究還是忍不住問道。

    “你們到底怎么了?怎么看怎么不正常。”東方陌一臉的好奇。

    宋雨婷不悅的看著夜千然,“你才撞鬼了呢。”

    “……”夜千然。

    “我們很正常。”南宮淺笑看著東方陌。

    “……”東方陌囧。

    這畫面簡直太詭異。

    一頓飯,南宮淺和宋雨婷吃得特別歡樂。

    小太陽和小月亮安靜的品嘗美食。

    倒是帝弒天四個男人,時不時看向南宮淺和宋雨婷,看她們相處的方式,總感覺她們中了邪。

    不正常,很不正常……

    “東方陌,東方涯,今天晚上你們倆個洗碗。”南宮淺笑眼瞇瞇的看著他們。

    東方陌和東方涯瞪大眼睛。

    “哈哈哈。”夜千然幸災樂禍的笑。

    “別笑,明天早上是你。”南宮淺笑容甜美的說。

    “……”夜千然。

    “明天中午是你。”南宮淺又看向帝弒天。

    “……”帝弒天。

    夜千然聽到這里,沒忍住大笑,這下子心里總算平衡了。

    宋雨婷面部抽了下,好膽量!

    竟然敢讓帝弒天洗碗。

    恐怕這天下只有她一個人。

    她不得不服氣。

    在膽量上,她又輸了哎。

    “我每餐做飯可是很辛苦的,你們不能白吃,不想洗碗的就立刻滾蛋。”南宮淺一副女王氣勢的說。

    “……”眾人。

    小太陽和小月亮連連點頭,娘親做的好,他們是非常贊同的。

    不然他們可心疼娘親啦。

    “今天晚上月光真好,賞月去,你們慢慢洗碗,沒洗干凈,明天扣早飯。”南宮淺笑得人畜無害的看著東方陌和東方涯。

    兩人一臉默。

    宋雨婷在看到南宮淺出去后,立刻拉著小太陽和小月亮起身,“走,我們也賞月去。”

    帝弒天率先往外面走去,在所有人的注視下,他再次把南宮淺扛走了。

    “……”小太陽。

    “……”小月亮。

    “……”宋雨婷一臉懵逼。

    東方陽和東方涯已經不震驚,默默的收拾碗筷。

    夜千然張了張嘴,一臉的暴怒,飛身便追了上去。他不能輸啊,不能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