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南宮淺勾了勾紅唇,妖嬈的笑道,“你們住在哪里,我們可以跟你們回去。”

    反正他們沒地方住,不如去土匪窩住一晚。

    土匪們面面相覷,她這是什么意思?

    怕了?

    所以要跟他們回去。

    哈哈哈哈哈!

    土匪們均控制不住得意的大笑。

    “小美人,你愿意跟我們回去的話,我們必定會好好伺候你。”為首的土匪笑眼瞇瞇的看著南宮淺,就差流口水。

    他已經很久很久沒看到這么漂亮又有風情的美人。

    真想立刻把她帶回去。

    此時,他只覺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快速流動。

    南宮淺在心里冷笑,臉上卻是迷人的笑容,“你們帶路吧。”

    “好,你們趕緊跟上,要是乖乖配合的話,我們不會傷害你們的。”為首的土匪溫柔的笑道。

    夜千然翻白眼,真是一個蠢貨白癡!

    在土匪們的帶領下,南宮淺一行人順利的到了土匪窩。

    “沒想到你們土匪住的地方還是挺好的,這個地方晚上是我們的了。”南宮淺霸氣的宣布。

    土匪們聽完后,一臉懵逼。

    什么意思?

    她在說什么!

    “你再說一遍!”為首的土匪看著南宮淺。

    南宮淺勾了勾紅唇,似笑非笑的說,“我說這個地方今天晚上是我們的了。”

    “哈哈哈……”

    突然,土匪們發出一陣狂笑聲。

    她是瘋了嗎?

    到了他們的地盤,竟然敢說出這么放肆的話。

    “笑屁,滾!”夜千然說完揚手揮了出去。

    下一秒。

    只見十幾名土匪瞬間像皮球一樣滾了出去,然后又滾了回來,最后又滾了出去……

    如此反復滾了幾次,他們終于停下。

    停下來那刻,所有的土匪全部抱著肚子大吐起來,個個臉色慘白,一臉凄慘。

    剛剛真的嚇死他們了!

    好恐怖!

    “夜叔叔,你好暴力哦。”小月亮笑嘻嘻的說。

    夜千然囧,他這算暴力嗎?

    這已經很溫柔了好吧!

    要是真暴力,他們此時早就鮮血淋淋,慘不忍睹。

    “你們現在聽懂我的話了嗎?”南宮淺笑悠悠的說。

    “女王大人,我們懂了。”為首的土匪立刻說道,特別的識時務。

    他們今天真的瞎了眼!

    當時他是腦子進水,才會帶著大家沖出去,這不是找死嗎?

    現在好了,東西沒打劫到,反而把一群更強的人帶了回來。

    這是引狼入室!

    失策啊失策!

    南宮淺聽到女王大人四個字,非常的受用,“現在去把你們好吃的全部拿出來,放心,錢不會少你們的,我們只是借住一晚。”

    土匪們聽她這樣說后,眼睛亮了亮。

    她說真的嗎?

    她真會說做到做嗎?

    “還不趕緊去。”帝弒天沉聲道,周身彌漫著一股壓迫人的氣勢。

    土匪們立刻順溜的爬起狂奔去準備。

    這個男人太可怕。

    比他們都要有殺傷力。

    “這些土匪真搞笑。”宋雨婷忍不住笑,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么逗的土匪,真是樂死她。

    果然應該多離開光明神殿,外面的世界才精彩。

    “笑死我了。”東方陌也忍不住大笑。

    南宮淺揚了揚紅唇,看向遠處的房屋,“走,找地方好好休息一晚,明早再出發。”

    大家迅速找自己合適的房間。

    等他們弄好后。

    土匪們也把好吃好喝的全部供了上來,然后乖乖的在大廳等著吩咐。

    “你們坐下來一起吃吧。”南宮淺看著他們笑。

    土匪們聞聲,立刻搖頭,他們哪里敢啊。

    這會兒,他們都不敢跟他們對視。

    之前滾來滾去的恐懼感還深深留在他們腦海里。

    “我就不懂了,你們有手有腳的,為什么做土匪?好玩嗎?”東方陌似笑非笑的問。

    為首的土匪聽后,無奈的嘆氣,“我們沒有太多實力,只好做土匪。”

    “噗,那要是遇到強者,你們豈不是會打死。”東方陌嘴角抽抽。

    “我們只搶很年輕的人。”為首的土匪默默擦汗。

    因為太年輕的人,實力幾乎都差,很好打劫。

    南宮淺無語望天,隨即冷冷道,“我看你們還是趕緊去找個正事,今天是我們好說話,不然的話,你們早就變成了尸體。”

    “可不是,你們今天就看走眼了。”夜千然玩味的笑。

    眾土匪均是流著冷汗。

    今天的事的確讓他們感覺到了怕意,看來真的要改行才行。

    南宮淺拿出幾張金票,“給你們,重新去謀生吧。”

    為首的土匪見狀,眼睛亮了亮,那么多的金票。

    “謝謝女神,我們以后再也不做土匪。”為首的土匪立刻跪在地上感動的淚流滿面。

    這算走了狗屎運嗎?

    竟然這么的好!

    他還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多金票呢。

    其它土匪紛紛下跪感激。

    南宮淺走過去將金票遞給他們,“走吧,分給大家。”

    “多謝。”為首的土匪立刻接過。

    一行人重新鞠躬,隨即才轉身離開。

    “南宮淺,你為什么還要給他們錢啊。”宋雨婷不解她的做法,她未必太善良了吧。

    要知道剛開始這些土匪可是要打劫他們的。

    南宮淺知道宋雨婷在想什么,“知錯能改,我愿意給他們一個機會。”

    “哦。”宋雨婷瞬間明了。

    “淺淺,你給他們那么多錢真大方,你都沒有給我。”夜千然故作幽怨的看著她。

    南宮淺扯了扯紅唇,“你要是像他們那么慘的土匪,我也愿意給你。”

    “……”夜千然。

    一行人迅速填飽肚子,然后各回各的房間睡覺。

    一夜好眠。

    翌日,陽光明媚,空氣清新。

    南宮淺走出院子,張開雙手吸收大自然的新鮮空氣。

    山里就是空氣好,沒有一絲污染。

    沒了土匪,只能大家自己動手準備早飯。

    “帝弒天,我看你還是回去光明神殿吧,你可是圣皇,這艱苦的生活真的不適合你。”夜千然看著帝弒天笑。

    “你也應該回去。”帝弒天冷哼。

    “我能吃苦。”

    “那去洗碗吧。”帝弒天淡淡的說。

    “……”夜千然。

    下了山,大家立刻出發朝光輝城奔去。

    ……

    光輝城。

    魔法大陸大都城之一。

    要知道魔法大陸的都城很多,但分為兩種。

    一種是大都城。

    另一種是小都城。

    “哇,好熱鬧呀,娘親,我和哥哥能去玩嗎?”小月亮心癢癢的,太多新鮮的玩意,看得眼花繚亂。

    “不可以。”南宮淺沒得商量的余地。

    “……”小月亮。“……”小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