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夜千然立刻開口,“淺淺,我可以帶他們去玩。”

    他得讓小太陽和小月亮喜歡他。

    “你去吧。”

    這次開口的是帝弒天。

    他愿意帶孩子,隨便他帶,他哪里不知道夜千然心里那點小九九。

    小太陽和小月亮是聽南宮淺的,抓緊南宮淺才是上策。

    讓他郁悶的是,這個女人之前對他那么熱情,現在竟然對他愛理不理,這是欲擒故縱嗎?

    偏偏,他該死的有些在乎。

    但他才不會承認的!

    南宮淺嘴角抽抽,什么時候輪到他來做決定了。

    夜千然聽著這話,很心塞!

    他是不是用錯方法了?

    他應該纏著南宮淺的啊。

    “夜叔叔,我們走吧。”小月亮抱著肉團子可愛的笑看著他。

    夜千然在心里哭,說出口的話自然要做到,最后他一臉不舍的看著南宮淺,深情款款的說,“淺淺,你等我,我會給你買好吃的,等我哦。”

    南宮淺翻白眼,夜千然,你這世是愛上演戲了嗎?

    “想吐。”帝弒天冷哼。

    “你懷孕了?”夜千然皮笑肉不笑的說。

    “你的?”帝弒天挑眉。

    南宮淺捂臉,表示聽不懂他們的對話。

    宋雨婷聽得一臉尷尬,這都什么跟什么。

    “哈哈哈。”東方陌笑得最大聲,樂死他了。

    身邊多了幾個人,真是每天都有好玩的事。

    夜千然面具下的臉開始龜裂,“滾!”

    語落,他牽著小太陽和小月亮離開。

    小太陽和小月亮一臉乖寶寶的模樣,表示他們什么都不懂。

    “光輝城,我終于來了。”南宮淺興奮的說。

    “淺妹妹,現在是直接去煉藥工會嗎?”東方陌笑問。

    南宮淺點點頭,“嗯,直接去。”

    經過問路,一行人快速到了煉藥工會。

    一看門口,好大氣,好氣派,此時有很多人進出煉藥工會。

    “你們在這里等我,我進去報名。”南宮淺看著帝弒天他們四個說道。

    “我和你一起去。”帝弒天口道。

    “我還是第一次來煉藥工會,也想進去參觀參觀。”宋雨婷眨眨眼。

    只可惜她不會煉藥。

    東方陌和東方涯對煉藥工會也充滿了好奇,頓時一臉期盼的看著南宮淺,表示也想進去。

    南宮淺還能怎么辦,自然是帶著他們一起進去。

    “讓開,不要擋了小爺我的路。”

    突然,一道狂傲的聲音在南宮淺等人后面響起,對方似乎特別的囂張。

    南宮淺轉身望去,便看到一行人走了進來。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看起來二十歲左右的青衣男子,淡眉長眼,塌鼻尖嘴,一點也不帥氣,但臉上卻是目中無人的高傲。

    活像他是什么大人物似的。

    “你們幾個還傻站著做什么,沒看到李家的天才煉藥師來了嗎?”隊伍中一名紫衣男子非常不悅的朝南宮淺幾個人吼。

    南宮淺瞇了瞇眼睛,往旁邊走了幾步。

    帝弒天差點就要動手,但南宮淺抓住他的手。

    “一群土包子,難不成你們還想進煉藥工會。”紫衣男子見南宮淺他們走開后,臉上露出滿意還有嘲諷。

    南宮淺嘴角抽抽,說她和東方陌東方涯是土包子就算了。

    旁邊的可是光明神殿的圣皇和圣女。

    他是眼瞎了嗎?

    竟然說出那么違心的話。

    宋雨婷瞇了瞇眼睛,大步走上前,“你再說一遍。”

    她從來沒有想到外面有些人的素質這么的差!

    真是讓她大開眼界。

    她堂堂圣女還沒有高傲,他們倒是比她先高傲,還敢罵她土包子!

    真是蠢貨!

    徐強還是被宋雨婷身上的氣勢嚇住,目光直直的看著她,一個字都不敢說。

    她身上那尊貴的氣質,表示她的來歷似乎并不低。

    “我是說她土包子。”徐強立刻指著南宮淺。

    噗——

    宋雨婷沒忍住撲哧笑出聲,轉身幸災樂禍的看著南宮淺。

    南宮淺臉黑,她看起來很好欺負嗎?

    竟然敢直接說她土包子!

    老虎不發威,真當她是病貓嗎?

    “你說誰?”帝弒天走到徐強面前,銀瞳里泛著犀利的光芒。

    徐強瞬間蔫了,像霜打的茄子。

    “我說她。”徐強弱弱的指著南宮淺。

    “她是我孩子的娘親。”帝弒天半瞇著眼睛,周身彌漫著寒意。

    一時間,煉藥工會大廳的溫度瞬間變得冰冷懾人。

    大家全部朝南宮淺所在的地方望去。

    南宮淺聽后吹了一聲口哨,這話她喜歡聽。

    能讓他這樣承認,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啦。

    宋雨婷吸了吸鼻子,這下子她輸得徹徹底底,因為帝弒天承認了南宮淺和小太陽小月亮。

    東方陌和東方涯嘴角抽了下,沒想到帝弒天會當眾承認。

    徐強傻了,被帝弒天身上的氣場嚇得雙腿不斷顫抖,背后全是冷汗,心里更是膽顫心驚。

    李毅挑眉看著帝弒天,一臉高高在上,“你是什么人?”

    李家在光輝城可是鼎鼎有名的煉藥世家,他又是李家年輕一代的煉藥天才,所以他敢在光輝城橫著走。

    這幾個人一看就是外地來的。

    難不成也是為了煉藥工會這次入會的考核來的?

    “你不配知道我是誰。”帝弒天眉宇間帶著不可一世的倨傲,語氣囂張至極。

    李毅聽完瞪大眼睛,他竟然敢說他不配知道他是誰。

    要知道魔法大陸不知道多少人想要巴結李家。

    他竟然……

    “我告訴你,我是李家年輕一代中的煉藥天才,我叫李毅。”李毅為了不輸陣,揚著下巴狂傲的說道。

    “沒聽說過。”帝弒天輕描淡寫的說。

    幾個字便否定了李家。

    李毅氣得直跳腳,整張臉憋屈得通紅,然后笑了,他竟然不知道李家。

    果然是沒有見過世面的土包子。

    四周其它人見狀,都忍不住為南宮淺他們擔心。

    他們竟然敢招惹李毅。

    他可是不能招惹的??!

    “你……你們想死嗎?”李毅臉色鐵青沉聲道。

    南宮淺在心里為李毅默哀,他今天出門肯定也沒有看黃歷,竟然敢這樣說!

    啊——

    下一秒。

    大廳里響起殺豬般的慘叫聲。

    只見李毅被帝弒天一腳踩在地上,此時他像一個面朝天的王八,雙手雙腳不斷劃動掙扎著。

    “我要你今天死,你就活不過明天。”帝弒天冷酷強勢道,周身散發著強者般的殺伐之氣。

    四周的人看得心驚膽顫。

    太太太嚇了!

    不過好酷哦!

    一些少女紛紛控制不住春心萌動,雖然看不到對方的臉。但他現在這個樣子足夠引得她們瘋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