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李毅被嚇得愣了愣,反應過來后,惱羞成怒的瞪著他,“你你你,你惹怒李家,李家肯定不會放過你的。”

    “李家算什么!”帝弒天不以為然的說,隨即將踩在李毅胸膛上的腳收了回來。

    李毅得到自由后,立刻從地上爬起,快速往外面沖去。

    他要回去李家告狀!

    徐強等人見狀,立刻跟著李毅跑了。

    其它人看得目瞪口呆,有些人在看到他們走遠后,忍不住轟笑起來。

    平常李毅就耀武揚威,但他們不敢怎樣,誰讓他是李家的人呢,哪里敢招惹。

    今天竟然有人當眾教訓他們,也算是幫他們出了一口惡氣。

    “你剛剛真是太帥了。”南宮淺看著帝弒天稱贊。

    帝弒天看了看她,“你都不知道還嘴嗎?”

    南宮淺張了張嘴,她很冤枉好么。

    “是你太積極,我還沒來得及開口,你就搶先做了。”南宮淺笑悠悠的說,對于他剛剛的舉止。

    她簡直一百個滿意。

    就好像又回到曾經,他也會搶在前面護她。

    這種感覺太好。

    看來她這次用對了方法。

    果然不能太熱情!

    “……”

    帝弒天,所以是他太主動了?

    南宮淺抬頭看了看大廳里的標志,很快找到報名的地方,然后說明來意領了報名單。

    剛填好報名單,她便看到一個熟人。

    正是那次邀請她來光輝城的煉藥工會長老常青山。

    “咦,南宮淺,你來了。”常青山在看到南宮淺時,眼睛冒光,他可是天天在盼啊盼。

    可算是把她盼來了。

    在他看來,南宮淺絕對是一個可造之才,將來必定會大有作為。

    “常長老,我今天是來報名的。”南宮淺看著他笑道。

    “歡迎,很歡迎啊,這些是……”常青山朝帝弒天幾人打量。

    他看得出來,帝弒天和宋雨婷絕非普通之輩,他們身上的氣息收斂的很好,再加上那與生俱來的貴氣,絕對來歷不簡單。

    “他們是我的朋友。”南宮淺說完后,便一一介紹著。

    “他們也是來考核的嗎?”

    南宮淺笑著搖頭,“只有我一個人。”

    “你來的真巧,三天后是這批入會的考核。”常青山捋著胡須笑道,他可是非??春盟?。

    “哈哈,來的好不如來的巧。”南宮淺笑。

    常青山看了看他們說道,“你們有住的地方嗎?”

    “這個不用麻煩常長老,我們自己找了酒樓,三天后,我會準時來參加考核的。”南宮淺笑意盈盈道。

    在沒有進煉藥工會前,她不想被特殊對待,免得到時候遭閑話。

    常青山瞬間明白南宮淺的意思,她是想避嫌。

    四周的人在看到南宮淺和煉藥工會的長老說會后,頓時對她非常的好奇,她什么來頭?

    竟然能讓煉藥工會的長老笑容滿面的跟她說話。

    要知道煉藥工會一些長老總喜歡繃著臉,很少笑的。

    這會兒大家嫉妒極了南宮淺。

    “常長老,我們先走了,三天后見。”南宮淺笑意盈盈道。

    “好。”常青山笑著點頭。

    南宮淺帶著大家迅速離開。

    “你說那個叫李毅的,會不會叫人來對付我們?”宋雨婷把玩著頭發嬌俏的笑。

    “會。”南宮淺說。

    不過他們敢來,最后下場肯定會很慘。

    畢竟他們身邊有個閻王在。

    “又是一些出門沒看黃歷的。”東方陌搖頭嘆氣同情的說。

    “……”東方涯。

    五人離開后,立刻去找夜千然和兩個小包子。

    此時,夜千然帶著小太陽和小月亮在放飛自我,玩得不亦樂乎。

    “我們是不是該回去了?”夜千然突然問道。

    “現在時間還早,我們可以繼續逛逛。”小太陽想了想說道,這樣可以給娘親和爹爹多相處的機會。

    要是夜叔叔回去,他肯定會各種瞎摻和。

    所以這會兒要拉著他玩。

    玩得他精疲力盡,這樣他回去后,就再也沒有力氣……

    “對呀,前面好熱鬧,我們去看看。”小月亮強行拉著夜千然走。

    夜千然心里有上萬只草泥馬在狂奔。

    竟然還要去逛。

    這兩個小家伙的精力怎么這么充沛啊。

    各種好吃的吃了一遍,各種好買的買了一遍,各種好玩的玩了一遍!

    為什么他們沒有半點累的樣子。

    是他老了嗎?

    呸!

    他風華正茂,哪里老了。

    一定是他們精力太好。

    ……

    李家。

    “爹爹,我被欺負了!”李毅看著大廳最前面的中年男人憤憤的說道。

    李罡看著李毅有些狼狽的樣子皺了皺眉頭,起身朝他走去,“誰欺負你了?”

    “我本來是去煉藥工會報名這次入會的考核,在大廳遇到幾個土包子,有個男人打了我,還說根本不知道我們李家,分明就是蔑視我們李家。”

    李毅一想到帝弒天當時囂張狂傲的樣子,便是咬牙切齒。

    生平第一次,他被人這樣侮辱,氣死他了!

    李罡臉色沉了沉,眸光冰冷又犀利,“知道他們現在在哪里嗎?”

    “不知道,不過他們也是去報名的,估計三天后會去煉藥工會。”李毅想了想說道。

    “我知道了。”李罡沉聲道,敢那樣瞧不起李家,還打傷他的兒子,他李家可不是那么好欺負的。

    李毅聽后松了口氣,只要爹爹愿意為他出氣,那幾個人必定會很慘。

    “我先去報名了。”李毅笑道。

    “去吧,這次可要入煉藥工會。”李罡笑容滿面的說,他的煉藥技術得到了族里長老的肯定,現在可是他這個年齡層最好的。

    他還盼著他將來為李家和他增光。

    李毅點點頭,一臉的自信。

    他要是入不了煉藥工會,那其它人更加進不了。

    ……

    南宮淺五人很快找到酒樓,同時也訂好房間。

    “我們去哪里找小太陽和小月亮他們?”東方陌問。

    “我會通知毛球,讓它帶他們回來。”帝弒天冷冷道。

    那個夜千然在搞什么鬼!

    竟然還不帶他們回來!

    他真把小太陽和小月亮當成他的兒女了嗎?

    想到這里,帝弒天俊臉漆黑如墨,一臉不悅。

    他不知道的是,夜千然這會兒已經被他的崽女折騰的淚流滿面,不知道多凄慘苦逼。

    南宮淺聽帝弒天那樣說,便放了心,隨即回了自己的房間,拿出煉藥工會發的煉藥工會手冊看了起來。

    突然,房間里空氣一動。

    一道身影出現。

    “你怎么來了?”南宮淺在看到來者后,急急說道。他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