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光明神殿的圣皇和圣女就在附近啊啊??!

    這是想大戰的節奏嗎?

    楊青緩緩朝南宮淺走去,淡聲道,“我為什么不能來?”

    南宮淺送他一個大白眼,“你不是明知故問嗎?”

    他既然跟到這里,說明他是知道帝弒天和宋雨婷就在她身邊的,他還這么大膽的出現,是想搞事情嗎?

    她這顆小心臟承受不了那么大的驚嚇!

    楊青直接走到桌子邊坐下,“難得看到你緊張的樣子,很好玩。”

    “……”南宮淺很想爆粗口。

    想了想,最后還是忍住了。

    “趕緊走。”南宮淺看著他嚴肅的說。

    “你不用緊張,他們不會知道我是黑暗神殿的人。”楊青自信滿滿的說。

    南宮淺眨眨眼,“為什么?”

    “我自然有辦法。”楊青意味深長的說。

    “你還是趕緊走,我心臟不好,你一定不想我被嚇死吧。”南宮淺甜美的笑。

    “……”楊青。

    南宮淺給他倒杯茶,“喝了茶就走吧。”

    “就這樣?”

    “不然你還想怎樣?”南宮淺笑。

    楊青抿唇。

    突然,兩人都朝門外望去,有人來了。

    “快,立刻從窗戶走。”南宮淺催促著,是帝弒天來了。

    她對他的腳步聲特別的熟悉。

    楊青抿了抿唇,最后不得不起身朝窗戶離開。

    南宮淺深吸口氣,然后坐在桌邊規規矩矩的看書。

    下一秒。

    帝弒天敲了門。

    “進來。”南宮淺淡定從容的說。

    帝弒天推開門進去,眸光犀利的朝四處張望。

    “你在看什么?”南宮淺笑看著他。

    “抓奸。”

    噗——

    南宮淺差點打翻茶杯。

    “帝弒天,你什么時候這么喜歡開玩笑了。”南宮淺嘴抽。

    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你這里剛剛有別人來過。”帝弒天走到南宮淺面前坐下,很確定的說。

    他坐的位置,正是之前楊青坐過的。

    南宮淺一臉茫然,“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在我們進來前,這里還真的有人來過,店小二在整理嘛。”

    “你不用跟我狡辯,是別的人,就是剛走的。”帝弒天半瞇著眼睛危險的說道。

    “……”南宮淺。

    帝弒天突然看向窗戶,冷笑,“或者說,他根本還沒有走。”

    南宮淺有些心虛,楊青還沒走嗎?

    他是在作死??!

    要是真的對上,會不會大戰?

    突然,又有敲門聲。

    南宮淺朝門口望去,“進來。”

    宋雨婷立刻推門走了進去,在看到帝弒天在時,一點也不意外。

    她就知道他會在這里。

    “婷婷,你怎么來了?”南宮淺笑問。

    “你這里之前有別的人嗎?”宋雨婷笑問,她感應到了黑暗魔法的氣息。

    所以才會過來。

    帝弒天會在這里,應該也是因為這個才來的。

    南宮淺在心里納悶,他們這是怎么了?

    難不成是感應到了楊青的存在?

    楊青不是說他可以讓他們感應不到嗎?

    騙子!

    他是想給她找麻煩嗎?

    帝弒天這邊倒是沒有問題,畢竟他知道她有黑暗魔法。

    但宋雨婷不知道啊。

    要是她知道后,恐怕她們連朋友都做不成。

    她作為光明神殿培養的圣女,心里肯定是想誅殺黑暗魔法的人。

    “沒有。”南宮淺搖搖頭,然后說道,“怎么了?”

    宋雨婷仔細感應著,那股她敏感的氣息已經沒了。

    難不成是她感應錯了?

    可是之前在房間里,她是真實感應到了,而且就是從淺淺房間里傳出來的。

    “剛剛有些不好的感應,所以這過來看看,但這會兒已經沒了。”宋雨婷想了想實話實說。

    “原來如此,我一直在這里看煉藥工會的手冊,什么都沒有發現。”南宮淺輕笑。

    宋雨婷笑,“你感應不到是正常的。”

    畢竟她對黑暗屬性不敏感,她和帝弒天可是被光明神殿從小培養的,只要附近出現黑暗屬性,他們都能清晰的感應到。

    南宮淺聽著這話,心里有些發虛。

    畢竟宋雨婷是真心和她做朋友,她卻欺騙了她。

    但她還是決定現在不能坦白。

    一切等以后再說。

    “既然沒什么事,我先走了。”宋雨婷起身笑道,即而往外面走去,畢竟她覺得自己坐在這里很多余。

    她也不應該來的。

    帝弒天比她更厲害,要是真的發現黑暗屬性,有他在這里完全可以解決。

    南宮淺在看到宋雨婷出去后,微微松了口氣。

    “你是選擇實話實說,還是選擇我逼問。”帝弒天眸光冰冷的看著南宮淺。

    南宮淺風中凌亂,即而雙手托著下巴,笑容甜美的看著他,“你打算怎么逼問我呀?”

    對上她曖昧的眼神,帝弒天的臉黑臭臭的。

    “肯定是你想不到的方式,所以你最好實話實話,剛剛是不是有黑暗神殿的人來過。”帝弒天沉聲問道。

    他的感應絕對不會錯。

    雖然對方只是釋放了一下,最后隱藏了起來。

    南宮淺抿了抿唇,看向窗戶,“沒錯,的確來過,然后走了。”

    “他下次要是還敢來,我可不會客氣。”帝弒天殺氣騰騰道,竟然跑進南宮淺的房間。

    “不是說好現在和平相處嗎?”

    “現在不想和平相處了。”

    “……”南宮淺。

    “你怎么像個小孩子似的。”南宮淺有些好笑的看著他。

    帝弒天高高挑眉,然后起身,“走,去接小太陽和小月亮。”

    南宮淺眼睛一亮,“你現在是承認他們是你兒子女兒了嗎?”

    帝弒天沒有說話,只是往外面走。

    南宮淺看一眼窗戶外面,迅速跟上帝弒天,心情特別的好。

    雖然這家伙沒有回她的話,但她知道,他已經承認了。

    兩人出去時,外面異常的熱鬧。

    南宮淺笑容燦爛,今天的她身穿著一件月牙白長裙,整個人散發著一股圣潔的仙氣,讓人忍不住多瞧幾眼。

    帝弒天身形挺拔高大,束腰的黑色華服將他的身材襯托的特別好,雖然帶著面具,但那雙妖艷的銀瞳足夠吸引人。

    再加上他身上與生俱來的王者貴氣,吸引了一眾少女。

    南宮淺在心里嘀咕,帶著面具也能招桃花,夠厲害的。

    “爹爹,娘親……”

    突然,兩道興奮又奶聲奶氣的聲音響起。

    南宮淺抬頭便看到小太陽和小月亮朝他們奔來,頓時一臉笑。

    這會兒足夠讓那些春心萌動的少女心碎。

    此時,她覺得特別的解氣。帝弒天看著小太陽和小月亮,銀瞳里的光芒漸漸變得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