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老祖,你認識他?”黑衣男人詫異不已。

    “她現在哪里?”

    “聽說她是光明神殿的人,但她已經離開了光明神殿,目前并不知道她在哪里。”

    “去找,立刻馬上,用最快的速度找到她。”暗啞的聲音語氣威嚴的說道。

    “是,我馬上去。”

    黑衣男人說完,轉身快速離開。

    只見陰暗黑漆漆的洞里,一個黑影盤腿坐在石臺上。

    “南宮淺,竟然是你,你竟然真的來了這個世界,看來你膽子挺大的。”屠嘯眸光陰沉的冷笑。

    她這個騙子!

    當初給他的根本不是真正的天眼血晶!

    想到這里,他便恨不得立刻將她碎尸萬斷!

    但現在不行,真正的天眼血晶必定還在她手里,她竟然得到了那顆傳說中的神石。

    是因為天眼血晶才找到的嗎?

    要知道這個世界曾經的巔峰強者都在找,卻沒有一個人找到。

    四年前,他回到這個世界后,便帶著假天眼血晶去了青湖島。

    他自然也想過,天眼血晶是宇宙中心那么重要的鑰匙,有它說不定能感應到神石,可最后什么也沒感應到。

    當時他有懷疑過他拿著的是假的,但想想南宮淺也不敢騙他。

    后來有一次練功,天眼血晶被震碎了!

    那時候他才意識到,南宮淺真的在騙他!

    天眼血晶那么重要的東西,怎么可能被他的力量震碎。

    他特意帶著碎片去了古董店里鑒定,好幾家店都告訴他,那是高級寶石碎片。

    當時他勃然大怒,恨不得立刻沖去那個世界殺了南宮淺。

    但通道口堵了,他根本過不去。

    現在倒好,她自己主動送上門來,那就別怪他不客氣。

    天眼血晶他要!

    神石他要!

    南宮淺要死!

    竟然敢那樣玩弄他!

    這是他絕對不能容忍的!

    屠嘯突然走下石臺,猙獰的臉異常的恐怖。

    如今,他終于有了自己的身體。

    南宮淺,你給我好好等著!

    ……

    帝家,武較場。

    秦青絲勾了勾紅唇,即而側身看向鳳若彤,“伯母,已經過了這么久,南宮淺還是沒有出來,是不是可以宣布成績了?”

    她已經給了南宮淺時間,這會兒很公平!

    宋雨婷雙眸瞪大,不行,現在還不能宣布,再給淺淺一點點時間,她必定會出來。

    “我不同意!”帝丞丞大聲說道,一臉的著急。

    他不相信嫂子會這樣輸!

    “我也不同意!”南宮月。

    “我也不同意現在宣布成績!”如意大聲說道。

    霜兒看了看她們,鄙視的說道,“我家小姐已經給了她這么久的時間,她還沒出來,只能怪她自己,這已經很公平。”

    帝振興和岳風雅同時看向遠處包圍著南宮淺的雪球。

    她真的沒出來。

    難道真要這樣結束了嗎?

    如果是這樣,那就是秦青絲贏了。

    風若彤看了看遠處的雪球,微微皺眉,她就真的不出來了嗎?

    如果再不出來,這場考核就真的要結束了。

    他們已經等了好一會。

    “老爺子,老夫人,你們覺得呢?”鳳若彤想了想還是決定問他們一聲比較好。

    帝振興和岳風雅皺眉,問他們?

    兒媳婦還是挺聰明的。

    要是他們現在同意,到時候秦青絲贏了,大孫子還不得怪他們啊。

    這個鍋,他們可不想背。

    “若彤,既然考核是你提出來的,你有決定權,所以你決定吧。”帝振興想了想說道。

    鳳若彤聽他這樣說,眉頭微皺,一時間也不知道要說什么!

    “南宮淺還沒有出來……”

    鳳若彤才說幾個字,突然一道震耳欲聾的爆破聲響起。

    嘭——

    只見雪花滿天飛,紅色的火焰沖天而起,將這一方天地印得通紅。

    溫度猛然上升,再也沒有之前刺骨的寒意。

    只見南宮淺安然無恙的站在原地,周身燃燒著耀眼的紅色火焰。

    南宮淺微微笑,她可是有紅蓮業火的。

    幸好紅玉醒了。

    如果她沒醒,沒有她的幫忙,她恐怕也用不了紅蓮業火。

    因為當時她的身體完全被秦青絲的力量凍得沒法動。

    她還是挺厲害的!

    難怪對自己那么有信心!

    但她還是失算了,不知道她有紅蓮業火!

    秦青絲在看到遠處安然無恙的南宮淺時,雙眸微微睜大,一臉的震驚和不可置信!

    她為什么沒事!

    竟然還沖破了她的雪球!

    不可能!

    明明當時她的力量已經凍住她的身體,不能讓她運氣,也不能釋放力量,她怎么可能還會成功沖破雪球。

    一定有人幫她!

    絕對有人!

    “哈哈哈,我就知道嫂子肯定可以的。”帝丞丞興奮的大叫,就好像是他自己贏了比賽似的。

    南宮月震驚過來,一臉狂喜道,“淺姐姐加油,你會贏的!”

    “我淺姐姐就是威武啊,竟然在這么關鍵的時間出來,真是嚇死我了。”如意捂著胸膛說道。

    宋雨婷微微笑,激動的眼睛有些發紅,幸好她沒事。

    南宮淺笑了笑,然后收起身上的紅蓮業火,最后看向帝弒天。

    帝弒天看到她出來那刻,一直緊緊繃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

    他不怕她輸,但怕她受傷。

    幸好她安然無恙。

    突然,他大步朝前面走去。

    “你不要過來,我和秦小姐的對戰還沒有結束。”南宮淺立刻出聲制止他,她知道他要做什么。

    剛剛肯定把他嚇倒了。

    帝弒天繼續往前面走。

    “帝弒天,你再過來我會生氣的,到時候我就躲得你找不到,現在立刻退回去。”南宮淺看著他嚴肅的說。

    對上她決絕堅定的眸光,帝弒天邁出去的腳還是收了回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相信我,我不會把你讓給別人。”南宮淺臉上露出如花般的笑容。

    帝弒天眸光深邃的看著她,隨即轉身回到原地。

    南宮淺見他回去后,側身看向遠處錯愕的秦青絲,“秦小姐,我還沒有輸哦,不過你把溫度弄那么低,是想凍死爺爺奶奶公公婆婆嗎?”

    “你在胡說八道什么!我不是那個意思。”秦青絲怒不可遏的說。

    她怎么可以那樣冤枉她。

    當時她只是想著跟她對戰而已。

    “你為了贏太沖動,根本不顧忌旁邊的人,我就算釋放紅蓮業火,也是把這里的溫度恢復正常,可沒有提高溫度燙到大家。”南宮淺笑眼瞇瞇的說。

    “哎喲,有些人為了贏可真是狠啊,剛剛凍死我了。”宋雨婷雙手抱胸鄙視的說。“剛剛我也以為自己會被凍死呢。”南宮月附合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