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小月亮看了看河里的水,皺眉道,“可是水很深,我怕叔叔出事,你還是不要下去,反正月姨釣到了魚。”

    “那不行,我必須親自下去給你抓魚。”帝丞丞非常的堅持。

    好不容易在侄女面前表現一次,他絕對不能就這樣放棄。

    不就是抓魚,小時候他也去河里抓過,又不是不會。

    小月亮鼓了鼓粉嫩嫩的小臉,“那你要小心。”

    “乖乖等著。”帝丞丞說完直接朝河里走去。

    他就不相信這條河會很深。

    更何況就算很深也沒有關系,反正他會游水,所以根本不怕。

    帝丞丞下河后,立刻朝南宮月扔魚鉤的地方走去。

    南宮月瞪眼,“帝丞丞,你做什么!”

    “抓魚!”

    “你,你是故意的。”南宮月氣呼呼的瞪著他。

    帝丞丞朝她做了一個鬼臉,“我可不是故意的,我下河來就是為了抓魚。”

    “你去那邊。”

    “不去。”

    “帝丞丞,你是不是想要打架啊。”南宮月咆哮道。

    “你下來啊。”

    南宮月站起身子,“哼,我才不下去,有本事你上來!”

    “我就不上去。”

    “你你你……”

    “臭小子,你是不是找打!”帝振興黑著臉暴怒道。

    他到底會不會追女孩子啊。

    這樣惹人家姑娘生氣,還想不想娶人家了!

    帝丞丞撇了撇嘴,然后專心抓魚。

    “娘親。”

    小月亮在看到遠處的人時,開心的叫道。

    帝振興和岳風雅迅速轉身,便看到南宮淺他們回來了。

    還好他們都沒事。

    今天他們看到惡魔島來了很多人,其實他們心里清楚,他們都是為了孫媳婦手里的神石來的。

    后來,他們看到很多受傷狼狽的人,也差不多猜到他們肯定和孫媳婦動了手,不過最后輸了。

    孫媳婦已經掌握神石那么強的力量,豈是他們想搶就能搶的。

    除非他們也有宇宙里的力量。

    不然那是不可能的。

    “你們這是在做什么?”南宮淺滿頭黑線。

    南宮月帶著小太陽和小月亮站在河岸邊,帝丞丞在河里。

    “娘親,叔叔下去給我們抓魚吃。”小月亮笑眼瞇瞇的說。

    南宮淺嘴角抽抽,突然,她揚起手朝河里的某處一揮。

    剎那間,河水翻滾。

    緊接著一條接一條魚從河里飛了出來。

    帝丞丞看得目瞪口呆!

    這樣也可以!

    厲害了我的嫂子!

    “娘親好厲害,好多魚。”小月亮興奮的鼓掌。

    南宮月哈哈大笑,然后看向河里一臉驚呆的帝丞丞,“你看看淺姐姐,你再看看你,真是弱爆了!”

    帝丞丞瞬間無話反駁,他不知道還可以那樣的啊。

    早知道如此,他就直接用力量,哪里還需要下河。

    片刻過后。

    河岸邊飄起一股特別誘人的魚香味,還有美味的雞肉香味。

    “嫂子,還是你的手藝最好,我和月兒學了這么久,都不及你的一半。”帝丞丞吃著魚特別滿足的稱贊著。

    南宮月白他一眼,“你烤的不好,可不要拉上我。”

    “明明你……”

    “嗯?”南宮月目光帶著警告的看著他。

    帝丞丞立刻換上討好的笑臉,“你比我厲害,我烤的東西最差。”

    這個南宮月!

    以為他要和她演戲,竟然這樣欺負他,可惡!

    “那是當然。”南宮月驕傲的說。

    “……”帝丞丞。

    南宮淺朝四周看了看,“天色越來越黑,一會兒我們找個地方晚上休息。”

    白天很順利,不知道晚上是否會像白天一樣。

    她知道白天那些來搶神石的人都不算強者。

    畢竟這個世界最強的人還沒有出現。

    至于那些頂級強者,她心里也沒有太多的把握。

    大家都點點頭。

    畢竟他們都沒有忘記,晚上的惡魔島才是最危險的。

    填飽肚子后,一行人快速尋找晚上休息的地方。

    片刻過后。

    一個山洞口出現在他們的視線里。

    “你們在這里等會,我先進去看看。”夜千然開口道。

    “你一個人行嗎?”東方陌問道。

    夜千然呵呵笑,“我不行,你肯定也不行。”

    語落,他大步走了進來。

    “……”東方陌。

    須臾,夜千然走了出來。

    “里面沒有危險,我們今晚就在里面休息。”夜千然笑道。

    眾人立刻走了進去。

    南宮淺檢查一番,還真的沒有感應到危險。

    半夜的時候。

    南宮淺突然驚醒,她總感覺黑暗里好像有一雙眼睛在盯著她似的。

    “怎么了?”帝弒天問道。

    南宮淺從他懷里坐起,壓低聲音說道,“你有沒有感應到有人在看我們?”

    “沒有。”帝弒天朝四周看了看,漆黑一片,其它什么都沒有。

    南宮淺風中凌亂。

    還真是怪了。

    為什么她每次都能遇到奇怪的事。

    “我剛剛睡著后總覺得有雙眼睛在看我們。”

    “是不是你做夢了?”帝弒天伸手摸摸她的頭。

    南宮淺皺眉,朝四周看了看,“可能是吧。”

    畢竟從她睜開眼睛后,她便沒感應到了。

    “睡吧,我會守著。”帝弒天輕聲說道。

    “嗯。”南宮淺說完靠在他胸膛上,隨即閉上眼睛睡覺。

    希望之前她感應到的那雙眼睛,真的只是她做夢。

    不然的話,就肯定是什么強者盯上她了!

    南宮淺快要睡著的時候,再次感應到了。

    這次她是半清醒半睡的狀態,所以整個人意識還是挺清醒的。

    那雙眼睛,并不是她做夢。

    而是真實存在。

    它就那樣靜靜的看著她。

    沒有充滿殺氣,沒有攻擊性,也沒有冰冷……

    “你是誰?”南宮淺閉著眼睛用意識說話。

    既然弒天看不到,那說明那雙眼睛也不是真的在外面存在。

    至于為什么偏偏是她感應到,她也很懵逼。

    “呵呵,看來你發現我了。”沙啞又低沉的聲音響起,似乎是從很遠古的時代傳來。

    充滿了滄桑!

    南宮淺心里很詫異,原來真的存在,還能說話。

    看來它并不只是一雙眼睛,而是一個人。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感應到你的存在,而且好像只有我能感應到你的存在。”南宮淺若有所思的說。

    “那是因為你身上有天眼血晶。”

    南宮淺身子僵住,心里是說不出的震驚。

    他怎么會知道她有天眼血晶的。

    難不成這個人也是從宇宙中心來的!

    這……

    南宮淺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郁悶。

    對方會不會搶她的天眼血晶?他都沒有看到東西,竟然就知道天眼血晶在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