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落風影緩緩走到戰無極身邊,嘴角噙著優雅高貴的笑。

    “戰無極,想知道這些天外面發生什么事了嗎?”

    戰無極頭也不抬,并不打算搭理落風影。

    “你的兒子和女兒來了這里,還有你們的朋友都來了。”落風影緩緩說道。

    戰無極依然沒有抬頭看他,一副不為所動的樣子。

    “你的兒子真的很像你,那雙銀瞳簡直一模一樣,你說我要挖了他的眼睛會怎樣?”落風影病態似的陰森笑道。

    戰無極猛然抬頭,眸光如剛出鞘的利劍盯著落風影,“你敢。”

    “我沒有什么不敢的。”

    “你覺得你那樣做后,淺淺會怎樣,小太陽和小月亮是她的心頭肉,如果他們真的出事,到時候把她逼急了,恐怕她真的會帶所有人跟你同歸于盡。”戰無極面若冰霜冷酷道。

    他知道落風影做了這么多,其實是不想淺淺死。

    否則,他哪里還會拖到現在。

    早就直接讓宇宙毀滅不就行了。

    恐怕他心里還惦記著淺淺嫁給他,只有那樣,他心里才不會有遺憾。

    淺淺一天不嫁他,他就不會真的毀滅宇宙。

    落風影抿唇,“你說的也是,她今天又給了我兩個條件,我很高興。”

    戰無極皺眉,淺淺提了什么條件?

    “她說,一是給我她冰冷的尸體,二是她終生待在這里,和我一起看盛世繁華,她為了天下所有的人,愿意把自己困在這里。”落風影雖然在笑,但他心里卻是苦澀的。

    因為她留下來,并不是因為他。

    但那又怎樣。

    只要她待在這里就行。

    這樣他心里就沒了遺憾。

    戰無極聽后并沒有任何詫異,似乎早就料到她會這樣做。

    “就算她待在這里,你也永遠得不到她。”戰無極沉聲道,她現在是不是很煎熬很累。

    他很自責,自己沒法出去幫她。

    但他一定會從這里出去。

    落風影笑,“我答應了她,不會碰她,但那又怎樣,只要她和我拜堂成親,成了我的妻子就行,反正以后她會跟我生活在一起。”

    “你是個瘋子。”戰無極鄙夷道。

    “你放心,我會經常過來跟你說我們之間的事,她說她現在要整頓宇宙,她想讓宇宙變得繁榮昌盛。”落風影微微笑。

    戰無極眼睛有些紅,他記得這是她曾經想要做的事。

    她希望太平盛世,希望所有人都能好好活著。

    “不管她以后要做什么,我都會陪在她身邊和她一起行動,以后你再也不會有機會站在她身邊。”落風影似笑非笑的說,臉上有些得意。

    戰無極眸光如淬了冰雪般瞪著他,“落風影,希望你能一直這么囂張。”

    落風影挑眉,“我謀劃了這么久,你覺得我還會給你機會嗎?你要知道,宇宙是生還是亡,始終被我掌控著,你要是敢亂來,我們所有人一起毀滅。”

    語落,他臉上露出變態般的笑容。

    戰無極死死抿著唇沒有說話,即而低著頭,打算不再搭理他。

    落風影達到目的后,轉身離開。

    他會經常來戰無極的傷口上撒鹽,讓他痛苦,卻又無可奈何。

    戰無極在確定落風影走了后才抬起來,雙眸危險的半瞇起,他朝四周看了看,這里布置了很強的結界,根本沒法向外界傳遞什么。

    而他現在的力量還沒有恢復。

    落風影對他的身體做了手腳,一直壓制著他的力量,否則的話,他現在肯定已經掙脫開縛魂鎖,哪里還會被他囚禁在這里。

    他必須想辦法恢復力量。

    只有如此,他才能出去。

    突然。

    外面傳來腳步聲。

    只見一名身形佝僂的老者走了進來,只見他手里提著一個籃子,里面放著飯菜。

    他是每餐來給戰無極送飯的人。

    須臾。

    他把飯菜擺在桌子上。

    戰無極拖動著鐵鏈朝桌子邊走去,看著飯菜,他皺了皺眉頭,隨即看向老者說道,“我想換個菜。”

    這是他第一次和他說話。

    老者先是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然后又張了張嘴。

    表示他聽不到,也不能說話。

    戰無極盯著他看了會,最后只能拿起筷子吃。

    突然,他抬頭看著老者,“你看得懂唇語嗎?知道我在說什么嗎?”

    老者盯著他看了一會,然后點頭。

    他聽不見,只能從唇形來分辨對方說了什么。

    “明天給我換個菜吧,把你們廚房的菜一餐給我換一個,這要求不過分吧。”戰無極說得特別慢,這樣可以讓老者看明白。

    老者似看明白了,他沒有立刻點頭,也沒有拒絕。

    “不行嗎?”戰無極皺眉,隨即放下筷子。

    “得請求上面。”老者說道,當然他是發不出聲音的。

    戰無極瞬間從他的唇形看懂,“你讓人去跟落風影說,就說我吵著要換飯菜吃。”

    老者點點頭,然后安靜的站在旁邊。

    戰無極本來不想吃,但想想,他還是拿起筷子繼續吃。

    畢竟他還有很多事要做,需要一個好的體魄。

    翌日。

    老者按時來送飯。

    戰無極一看,換了菜。

    看來落風影現在心情真的挺好的,竟然同意給他換飯菜。

    這頓飯,他將菜和飯全部一掃而空。

    “晚飯,我想吃魚。”戰無極看著老者說道。

    老者點點頭,畢竟上面說了,他想吃什么就給他準備什么,只要他不提過分的要求就行。

    “多謝。”戰無極說道。

    老者看他一眼,收拾好碗筷,隨即步伐緩慢的離開。

    戰無極在看到他出去后,拖著鐵鏈找了處地方打坐。

    ……

    小太陽和小月亮在看到花園里沒人后,偷偷的溜了出去。

    “哥哥,我們這樣出去會不會有事啊?”小月亮有些擔憂,畢竟娘親交待過不可以亂跑。

    小太陽挑眉,“我們只是逛逛,會出什么事?”

    “說的也是,那我們就只逛逛。”小月亮漸漸放了心,心里卻在想,也不知道爹爹被關在哪里。

    雖然答應了娘親不做什么,但他們心里始終很擔心。

    兩人毫無頭緒,只能沿著路亂走。

    一路上碰到很多人,他們也沒有出聲讓他們站住,頓時兩人越發大膽的亂逛起來。

    走著走著。

    他們看到了落風影。

    落風影看到小太陽和小月亮的時候也有些意外,沒想到他們會出來逛,他以為淺淺必定會囑咐他們,不讓他們亂走,怕他傷害他們。其實她的擔心是多余的。